Photo by: Felix Wong

(JY編譯)塔科馬市議會通過了一項決議,指示該市執行長(City Manager)伊麗莎白·保利(Elizabeth Pauli)與塔科馬警察局(Tacoma Police Department)合作,收集交通執法(pull over)的數據,作為其全市範圍內反種族主義變革工作的一部分。

提案的發起人是塔科馬市副市長基思·布洛克爾(Keith Blocker),他在研討會議上說︰「全美研究和本地數據表明,警察截然不同的執法決定,尤其會影響到非裔美國人社區。」

該決議案引用了今年5月發表在經同行評審的《自然人的行為》雜誌(Nature Human Behaviour)上對超過1億件交通執法事件的研究結果,調查發現,非裔司機被警察「截停」的可能性,相對於白人司機高20%,並得出結論認為「警察的截停和搜尋一直受種族偏見影響」,同時也點明了減少這些差距(種族偏見)政策的價值所在。

市議會成員克里斯·比爾(Chris Beale)今夏與城市分享了關於交通截停與之對黑人社區迥然不同影響的文章,他認為需要有一種更好的方式在塔科馬市收集數據。比爾在上週的市議會會議上說︰「大家閱讀了文章後的反應是『好吧,我們並沒有真正追踪交通執法的數據,對此也沒有絲毫線索;當有人被指違規駕駛,我們不會去了解這是否對(種族)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響』…..這樣的態度似乎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塔科馬警察局(Tacoma Police Department,TSD)發言人溫迪·哈多(Wendy Haddow)表示,警察在開罰單時確實會記錄違規者的種族,但有時警員會寫「未知」,因為他們不想假定某人的種族身份。罰單信息被記錄後,將提交給市法院,因此,現時唯一查看數據的方法是通過公共記錄請求(public records request)。

TSD局長唐·拉姆斯德爾(Don Ramsdell)在郵件中說:「我們完全支持該決議,並期待與市執行長一起規範化未來的數據收集,以便我們更好地為社區服務,以及改善不足。」

上週通過的決議與原版內容略有不同,修訂版是在11月3日上提交給市議會的。最初提出的決議不僅指示市執行長收集種族數據,而且還對某些交通違規的執法降低優先級,包括未能在停車標誌(Stop Sign)處完全停下、在YIELD標誌處沒有讓行、車牌懸掛不當、不打信號燈換線或不繫安全帶等,換句話說,即鼓勵警員不要「僅僅」因為這些原因就對居民「截停」執法。

副市長布洛克爾當時解說︰「我的目的是避免警察與社區居民有太多不必要、可能導致負面後果的互動。因此,我相信這樣做(取消某些交通違規的執法),不僅會使社區居民感到更安全,同樣警察也會感到更安全。」

在會議上,一些市議員建議首先收集更多數據,並參考21st Century Policing Solutions的方案——一家總部位於芝加哥的諮詢公司,旨在幫助社區和機構應對公共安全公共安全挑戰。塔科馬市將向該公司支付約25萬美元,以審查警察部門執法的做法。初步報告預計將在本月底完成。

上週通過的決議著重於開始收集數據,還指示保利將收集到的數據提供給社區警察諮詢委員會(Community Police Advisory Committee),該委員會負責審查警隊使用武力的數據並就塔科馬警察局的政策提出建議。

塔科馬市議會承受著壓力,必須立即解決警察執法的種族差異。

上週,塔科馬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Tacoma 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反系統性種族主義律師會(Lawyers Against Systemic Racism)、和前皮爾斯縣警長候選人珍妮絲·布里奇斯(Janice Bridges)聯合發布新聞,敦促市議會減少或停止資助警隊,並「事不宜遲」。指「塔科馬市不需要更多的計劃、委員會、專員和協議。我們需要行動。」

市長維多利亞·伍德亞茲(Victoria Woodards)上週二修訂了該決議,其中包括進度表,將要求該市在2021年第一季度末之前收集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