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編譯)除非國會擴大與大流行有關的經濟刺激計劃,使更多的勞動力群體能夠得到援助,並且持續援助時間,否則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將在年底看到他們的失業救濟金消失了。

即將到期的失業救助計劃,將引發自7月底以來失業救濟金最大幅度的減少,當時每週600美元的補助金,也是《CARES法案》的一部分。隨著冠狀病毒感染激增,一些經濟學家警告說,冬季期間失業人數可能會上升,從而增加對援助的需求。

勞工部上週發布的數據顯示,大多數領取失業救濟金的人目前都在參與國會於3月為應對新冠病毒疫情通過的經濟刺激計劃。與此同時,領取定期失業救濟的人數正在減少,因為面臨長期失業的人耗盡了(通常有時限)州的常規失業救濟金,轉向求助大流行救助計劃。

如果一切都沒有改變,即沒有第二輪的紓困案,那麼超過1300萬人將面臨喪失其福利的風險,可能使他們沒有錢付租金、購買日用品和支付其他賬單。家庭收入下降,加上感染病例增加帶來的第二波封鎖措施,會進一步減緩消費支出。美國10月份零售額增長0.3%,低於路透調查經濟學家的預期。

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政策主任海蒂·希爾霍茲(Heidi Shierholz)表示:「最重要的是,這樣的經濟使勞動者生活水平大幅下降,貧困將加劇。」

《路透社》指,立法者必須決定是否延長兩項關鍵計劃。一個被稱為大流行性失業援助計劃,是向在正常情況下沒有資格領取失業援助金的自由職業者和自僱人士提供補助。另一個是流行緊急失業補償計劃,在各州政府失業補貼到期後,向失業人群提供額外13週的福利。

隨著常規失業救濟金期滿,越來越多的人轉移到大流行緊急失業補償計劃。在一個沒有到期的單獨計劃下,一些人或許還能夠收到13-20週的福利,但並非在所有州都該計劃。

當被問及他將如何幫助那些面臨長期失業的人時,「當選總統」拜登週一呼籲國會通過《英雄法案》(Heroes Act),該法案已在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通過,該法案將延長這兩個失業救濟計劃以及其他援助措施。

我們需要更強有力的紓困案

一些經濟學家說,CARES法案計劃通過更加慷慨地提供失業救濟金,並將其提供給通常不符合條件的人,包括在大流行期間因必須照顧而無法工作的父母,彌補了美國失業安全網中長期以來的漏洞。研究人員發現,這些救濟措施有助於人們增加了支出、儲蓄,即使在失業率上升的環境下,幫助數百萬人擺脫貧困。

世紀基金會(Century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失業救濟專家安德魯斯特特納(Andrew Stettner)說︰「人們意識到,我們需要比常規的(失業救濟金)更強大,更廣泛的援助措施,並且它確實有效。但現在我們過早就要將它結束。」

在大多數州,常規失業救濟金通常最多可以領取26週。一旦這些福利用盡,求職者可使用大流行的緊急失業援助,總共可以獲得39週的救濟金。對於自3月中旬以來失業的人們來說,這些緊急福利可能會在12月中旬到期。在當前危機開始之前失業的人,或者生活在佛羅里達州或北卡羅來納州等州救濟金發放週數較少的失業人士,其大流行補助可能正接近到期。

一些求職者可能能夠獲得所謂的延長救濟金,這是一項大流行前的計劃,根據該州的失業率,提供最多20週的額外救濟。但根據預算與政策優先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的分析,目前有13個州沒有這些福利。

一些經濟學家和分析師認為,由於疫情拉鋸得太久(drags on),失去工作的人需要更多的幫助,尤其是那些在受重創的娛樂業或旅遊行業的人,該些行業復甦緩慢。失業至少27週的長期失業人士,從9月份的240萬上增至10月份的360萬。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經濟研究研究員勞倫·鮑爾(Lauren Bauer)表示,救助懸崖可能「對整體經濟都有深遠的影響,尤其是那些失去工作並且仍無法找到新方向的人,處於非常脆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