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不經不覺,我們已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渡過了整整一年,疫情不但對大家的生活造成不同影響,更對各行各業造成重大打擊。

在眾多行業中,航空業可算是其中一個最受打擊的,大大減少了客運量,航空貨運需求之外,還有機場勞動人口和整體收入。

對民用航空而言,過去的二十年可說是風光時期。一九九八年,航空公司一共售出價值14.6億美元機票,而在去年,這個數字已飆升至45.4億美元。原來前景美好的航空業就在一年內被疫情完全粉碎。

航空業因今次疫情遭受了兩種不同的影響。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人們擔心病毒在密集的機艙內傳播,加上各國實施封城措施,令乘客數量大減。另外航空業間接影響全國生產總值,數字越高,就代表越多人飛。但疫情令經濟進入歷史性低位,乘客量亦隨下降。

航空業對上一次遭受相同困擾就是二零零三年的沙士非典型肺炎時期。雖然當時亦不適宜旅遊,但全球經濟並沒有像今年的打擊嚴重。二零零八年金融危機,雖然資金緊缺,但航空業並沒有因健康風險問題受太大影響。自從航空業誕生以來的110年中,根本從未遇過像今年般的打擊。

乘客需求量減少,航空公司需要的飛機數量自然減少。機場停機位有限以及停泊的費用昂貴,於是大量飛機被送到大型存儲庫,俗稱「骨場、墳場」(boneyard)。歐洲最大的骨場位於西班牙東部特魯埃爾(Teruel),是三十年代後期的飛機場,那裡的干燥氣候對金屬機身磨損比較低。

僅在今年四月三日的一天,特魯埃爾(Teruel)骨場就收到了五架波音747和兩架波音777 客機。之後幾週,陸續有飛機從漢莎航空(Lufthansa)、法國航空(Air France)、阿提哈德航空(Etihad Airways)和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s)運抵。疫情前,特魯埃爾只有78架飛機。但到六月已有114架,接近骨場的最高負荷。負責人表示,他在行的四十年來,從來未遇過這個情況。

受疫情影響而面臨破產或倒閉的航空公司包括維珍澳大利亞航空(Virgin Australia)和維珍航空 (Virgin Atlantic),英國的弗萊比航空(Flybe)、南​​非航空公司 (South African Airlines),南美洲的南美航空(LATAM Airlines)和阿維安卡航空(Avianca),以及美國的指南針航空(Compass Airlines)和跨州航空(Trans States),受影響公司數量史無前例。美國一個航空貿易組織估計,對上一次美國平均每日乘客少於100,000人已是在一九五四年,行業前景令人擔憂。

隨著今年航空業的命運滾落,看來它的未來取決於疫苗的誕生。但就算疫苗能夠舒緩人們對疫情的擔憂,也很難估計需要多長的時間才能令消費者對航空重拾信心,讓航業返回正軌。

在未來幾年,航空公司將要向其他方面發展。無疑它們的收入將保持在不穩定的低位一段時間。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預測旅客人數可能要到二零二三年才有機會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亦有其他業內專家估計需時更長。航空公司可能需要投資氣候變化計劃,碳排放補償金或資助研究等維持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