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編譯)當選總統喬·拜登(Joe Biden)任命平等與就業市場專家為其經濟團隊的負責人,他們建議拜登可以優先考慮幫助婦女和少數族裔工人的政策作為優先任務,尤其是受到新冠大流行嚴重打擊的人群。拜登為準備及解決經濟問題建立他的團隊,因為據估計,聖誕節後第二天(12月26日)美國將有1,200萬人失去失業救濟金,而其他提供學生貸款償還寬限和免遭驅逐的計劃也將結束。

拜登經濟團隊將需要找到方法來幫助那些在經濟得到改善時最後獲益的人群,特別是從業由於新冠疫情而受到極大破壞的款待、休閒娛樂以及旅遊行業的婦女和少數族裔。

經濟團隊的候選人包括前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出任財政部長、普林斯頓大學勞動經濟學家塞西莉亞·勞斯(Cecilia Rouse)出任經濟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CEA)主席。還有華盛頓公平增長中心(Washington Center for Equitable Growth)首席執行官希瑟·布希(Heather Boushey)將在CEA上與勞斯一起工作,她以公平和經濟增長的研究而著稱。而長期擔任顧問、一直推行縮小非裔和白人工人之間的就業差距政策的賈里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也包括在內。

喬治敦大學公共政策和經濟學教授阿德里安娜·庫格勒(Adriana Kugler)說,拜登對勞動經濟學家的重視「不是偶然的」。庫格勒說:「這是我們時代的關鍵問題。這是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庫格勒曾在奧巴馬和拜登執政期間擔任勞工部首席經濟學家。

隨著政府試圖讓更多的美國人重返工作崗位,以下是《路透社》預測的情況:

求職權

美國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AFL-CIO)首席經濟學家威廉·斯普里格斯(William Spriggs)表示,這些候選人標誌著CEA的初衷已經恢復。CEA的是在二戰後根據1946年的《就業法》制定的機構,該法案宣布「所有美國人」都有權從事全職工作(full-time work)。AFL-CIO,美國最大的工會聯合會。

斯普里格斯說:「在經濟體系中,擁有一個理解充分就業的重要性的CEA非常重要。」

在特朗普政府受大流行打擊前,失業率降至半個世紀低點,但即使如此,非裔失業率幾乎是白人的兩倍。

帶動穩定器

拜登呼籲議員們通過《英雄法案》(Heroes Act),這是一項眾議院財政刺激法案,該法案將延長失業救濟金,並向美國家庭提供更多直接付款,以及其他計劃。拜登的經濟團隊的人們已經強調了這些救助方案可以穩定家庭,並幫助經濟從低迷中復甦。

他們還偏愛使用所謂的自動穩定器(automatic stabilizers),將失業援助這類補助納入確保經濟健康的相關措施,並減少國會採取進一步行動的必要性。

布希於7月在參議院聯合經濟委員會作證時呼籲直接發更多的錢,將每週600美元的失業救濟金延續,並建議將這個增強版的失業救助設置為「自動穩定器」,直至經濟好轉。這樣就可以避免由於兩黨立法者之間的僵局而使救助金到期的情況,目前這種情況已經使全美失業人士迫在眉睫。

調高最低工資

這個經濟團隊可能採取的關鍵措施之一,是推動調高聯邦最低工資,這是拜登在競選活動中所支持的想法。斯普里格斯說,將最低工資從現時的每小時7.25美元調高至15美元,「對收入不平等,特別是對非裔婦女產生巨大影響。」

根據2018年美國勞工統計局的報告,非裔婦女中的2.7%,每小時時薪只獲得最低工資甚至更少,這在所有種族或民族群體中佔最高比例。

布希還談到提高最低工資可以如何降低貧困率、提高生產率並減少收入不平等問題。帳務及顧問公司格蘭·桑頓(Grant Thornton)首席分析師黛安·斯旺克(Diane Swonk)指出,這些措施可能會遭到國會共和黨議員的強烈抵制。

負擔得起托兒服務和帶薪假

布希對家庭友善政策(family-friendly policies)如何支撐經濟成長的研究在大流行期間引起了新的關注,因在疫情期間許多婦女因需照顧家庭等因素而被迫退出了勞動力大軍。

拜登的照護者計劃(plan for caregivers)要求增加對兒童照護的稅收抵免、擴大對老年看護服務,並提看護者的薪水和福利,其中包括布希在整個職業生涯中研究的許多政策。布希週一在Twitter上發布說:「我一生的工作一直集中在確保我們家庭和工作的價值能夠在經濟中得到適當重視。」

再培訓和基礎設施投資

斯普里格斯說,拜登團隊已承諾投資改善美國的基礎設施-廣義上來說,這是「政府採取怎樣的行動,使人們能夠上班工作」,其中包括改善獲得培訓計劃和托兒服務的機會。

他表示,勞斯和布希有可能將重點放在基礎架構的定義上。

庫格勒指出,政策制定者和企業可以通過投資有針對性的再培訓計劃來幫助面臨長期失業的人們,這些計劃可以幫助工人為醫療、信息技術和可再生能源等領域需求工作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