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Susie

今年7月,當南方公園(South Park)的無家可歸者營地裡,有數十人被查出新冠病毒陽性檢測結果時,悲傷和不安的情緒就已經開始在整個地區蔓延了。南方公園位於喬治敦(Georgetown)以南,塔克維拉市(Tukwila)以北。

營地裡的人們一旦檢測呈陽性就要被強制隔離,除了自己身處何地前途未卜,他們還擔心自己的財物被偷走。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想獨自一人面對死亡。其中1名確診無家可歸者肯尼·帕拉佐(Kenny Palazzo)更直接問他的個案經理黎明·惠特森(Dawn Whitson)︰「我需要在那裡住多久?」

這些問題都預示著金縣2021年針對流浪人群的疫苗接種難題。目前為止,這個人群是否會優先接種疫苗依然沒有定論。

在流浪庇護所居住的人群跟療養院和教改機構的人員同屬疫苗接種的第二梯隊。但是對於露天居住的流浪人群來說,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至今未提供相關說明。而根據金縣的最近統計來看,這一部分人群有5500人之多,佔據了流浪人群總人口的半數。

當輪到這群人接種疫苗的時候,其過程也將極其複雜:衛生官員要想辦法在這些居無定所、住地分散,且對醫療用藥非常不信任的人群中間分發藥物,而且在第二輪接種的時候要重複同樣繁瑣的工作。

不僅如此,西雅圖和金縣的公共衛生部門如果接不到國會延長提供的應急救濟金,就將面臨嚴重的財政困難,那也就意味著他們可能會裁掉將向流浪和低收入人群分發疫苗的工作人員。

截至目前,西雅圖記錄在案的無家可歸群體中發生的大規模疫情爆發還沒有出現,這一點倒是跟衛生專家們最初預測的不太一樣,甚至堪稱「神奇」(mysteriously),畢竟疫情以來流浪人群的帳篷可是肉眼可見在增長的。

自今年7月以來,有惠特森的機構和另一非營利醫療保健提供者鄰里關懷保健(Neighborcare Health)護士們就在努力號召流浪人士們在自己的帳篷中保持社交距離並佩戴口罩。甚至當附近的食品銀行因有確診病例需要關閉時,還一度為流浪人士們分發披薩,就是為了他們能夠不離開自己的帳篷。儘管如此,他們也做好了疫情會在流浪營地如野火一般肆虐的最壞準備,畢竟這裡的人們彼此相熟,且喜歡隨意走動和互相拜訪。

萬幸,糟糕的情況並沒有來臨。事實是,目前僅有15例陽性檢測者與上述營地相關。

關於金縣露天流浪營地目前只有15例確診的情況有多種理論解釋,最易理解的一個就是因為這些人一直在戶外活動,而戶外是病毒不易傳播的環境。另外這些人也很少大規模聚集,這就使得「超級傳播者」出現的可能性極大降低。

也有一種可能性是病毒其實已經在該人群中蔓延,只是並沒有被發現。傳染病醫生、海倫·朱(Helen Chu)博士最近發表了關於在西雅圖地區收容所中傳播的COVID-19的研究,據她的調研結果,金縣80%的庇護所陽性案例都是無症狀感染案例。與此同時,官方統計也很可能漏計了很多確診。根據西雅圖和金縣的公共衛生部門統計,露天營地的檢測只進行了600人,只是庇護所14,000 總檢測量的九牛一毛。

而南方公園營地之所以爆出群體感染,只是因為其中一個成員到當地的醫院尋求癌症治療,順便檢測出了陽性。

對疫苗的質疑

對很多無法在醫院接受到良好治療或有善對待的流浪漢來說,醫生和其處方治療都是值得質疑的。相對於醫生,他們更願意相信自己的社區外展人員。長時間的相處已經讓他們建立了很好的信任機制。公共衛生護士喬迪·勞赫(Jody Rauch)與無家可歸者網絡醫療保健協調無家可歸者的工作,他說這是因為外展人員會不斷來訪營地中的無家可歸者,久而久之與無家可歸者建立穩定關係。這種關係可能在這次的疫情中,起了關鍵作用。

據西雅圖流感研究所(Seattle Flu Study)調查所得,迄今為止,無家可歸人群中約有45%接種了流感疫苗。

金縣公共衛生部負責無家可歸者問題的科斯格羅夫(TJ Cosgrove)指出, 金縣已經在過去的三年時間裡成功說服上千名無家可歸人士接種各種不同的疫苗。在一次採訪中,他對能夠保留向生活在街上的流浪群體分發疫苗的工作人員持樂觀態度。

如果他的團隊可以保留,他希望可以復制幾年前的甲肝疫苗推廣的輝煌。目前為止,公共衛生部門已經為5,500 多名流浪人士接種甲肝疫苗,並成功見證了甲肝病例的驟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