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在街上被喊過“go back to your country”嗎?

Photo credit: Dan Edge

文 | Joelle, Eli

入冬以來,一路走高的新增病例似乎讓疫情的好轉看不到頭。隨公共衛生狀況惡化的不只是經濟,也有社區安全。而被刻意強調的“China Virus”一說,也推波助瀾了不少歧視、仇恨、甚至犯罪的發生。在新聞和社交媒體上,我們看到不少華人、亞裔被辱罵甚至攻擊的案例。

或許在西雅圖及周邊生活的大家是幸運的——在二月底的推送中我們發起過一次投票,249位參與者中,216位(佔87%)在那個階段並未遭受過不友好對待,有33位(佔13%)曾遭受過惡意對待(希望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這次也參與下投票,大家一起了解一下疫情至今是否有所變化)。

後續的本地新聞裡,我們也只是看到極個別關於亞裔人士受到歧視或攻擊的報導。但與此同時,西雅圖的總體狀況並不樂觀。 2020年上半年,西雅圖警局共收到358起基於仇恨/偏見的犯罪或事件,與2019上半年的229起相比,增長了56%。而亞裔身份在所有受害者類別事件中高居第三(前兩位是非裔身份和性取向)。

仇恨/偏見犯罪的定義

華州法律規定,因種族、性別、宗教、國籍、性取向以及精神身體障礙等原因,對他人進行攻擊、財產破壞和人身安全威脅的行為,都構成仇恨犯罪(Hate Crimes )。它與偏見犯罪(Bias Crimes)和惡意騷擾(Malicious Harassment)是可以互換的術語。 “惡意騷擾(Malicious Harassment)”是用於此類犯罪的法律術語。

西雅圖市對於Hate Crimes的定義更為廣泛:無家可歸、婚姻狀況、年齡、父母身份、性別認同、政治傾向等要素也在仇恨/偏見犯罪的範疇之內。

需要強調的是,施暴人單憑言語侮辱並不構成犯罪(Crime),但若置受害人的受保護身份不顧而做出以下任何行為,即屬仇恨犯罪: 

  • 對受害者或其他人造成人身傷害
  • 對受害者或其他人造成物理損壞或破壞其財產
  • 對受害人進行威脅,使個人或團體合理擔心對其人身或財產造成傷害 

仇恨/偏見犯罪就在我們身邊?

仇恨犯罪離我們並不遙遠。年初疫情爆發之後,中國城就有不少商家遭到嚴重打砸盜竊;來到年中,由抗議George Floyed遭受警察暴力執法的遊行示威活動,後續變質為對無辜商家的肆意破壞和嚴重打砸搶暴行,中國城也是重災區之一。我們曾先後推送過數次社區組織對於中國城商家和老年人群體的支持與幫助。

而在其他未被注意的角落,在華人普遍“息事寧人”的心理下,又有多少曾遭受威脅、身體攻擊,和財產破壞的同胞呢?

Photo credit: Andre Hunter

仇恨/偏見犯罪VS.仇恨/偏見事件

在明白仇恨犯罪的定義後,編者回憶起幾年前的親身經歷。剛買的新車停在社區街道邊,第二天一早發現只有自己的車被人用尖銳器物嚴重劃花,且破壞者巧妙躲過了監控位置。希望大家不會經歷類似遭遇,但如果你懷疑自己的財產遭到惡意破壞或許與Hate Crime有關,可以在報案時特別說明。關於這一點,SPD是如下描述的:

“警方對仇恨犯罪舉報的即刻處理會像其他電話一樣。然而:

如果您認為該事件由您的身份引起,請要求接聽官員在報告中進行記錄。

如果可以的話,請給警官確切的措詞,無論其有多冒犯。

如果有事件的目擊者,請指出現場的人員。

如果該案件符合仇恨犯罪的標準,您的案件將被轉發給SPD的偏見犯罪偵探或當地轄區偵探進行後續調查。“

如前文所說,Hate Crime屬於比較嚴重的刑事犯罪。言語侮辱、歧視性話語並不構成犯罪,僅構成仇恨事件(Hate Incident),但是當地警局仍舊鼓勵大家向警方報告此類事件:

“如果發現該事件不是惡意騷擾或其他任何類型的犯罪,警察通常不會採取太多執法行動。SPD確實保留了所有偏見事件的詳細統計信息,我們非常鼓勵報告此類事件”;

“如果發現警察沒有可直接採取的應對行動,這並不意味著您應該受到這樣的遭遇。“

值得一提的是,SPD針對bias-based刑事犯罪和非刑事犯罪的記錄,比FBI Hate Crime更為精細,主要分成三類,分別是:Hate Crime/Malicious Harassment;並不主要基於仇恨/偏見而行使的犯罪行為,但在過程中也有仇恨/偏見要素(比如在搶劫時同時咒罵,或者機車黨亂穿馬路時辱罵行人);仇恨/偏見事件。

仇恨犯罪遠遠超出了罪行本身,它會給人帶來心理上的創傷。即便未到構成犯罪的程度,受害者也可以選擇對犯罪嫌疑人提起民事訴訟。與刑事執法相比,其舉證責任較低。犯罪嫌疑人可能對受害者承擔實際損失,懲罰性賠償,合理的律師費和其他費用。不過需要聯繫私人律師才能開始民事訴訟。

需要注意的是,美國同時也有對freedom of speech的保護,但其與hate crime的區別也很明確——如果一個人用侮辱性語言攻擊另一個人,這僅算作一個稱呼,不能被認為是犯罪。因為這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儘管這個稱呼帶有敵意和冒犯;但是,如果一個人僅出於種族原因用侮辱性語言攻擊另一個人,就會被算作仇恨事件甚至是仇恨犯罪。

遭遇仇恨事件/仇恨犯罪我們該怎麼辦?

如果事件正在發生或剛剛發生,請立即致電9-1-1。 

如果事件已經發生,表明直接危險已經過去,且沒有人員受傷,請致電(206)625-5011

如果對聯繫警方有些發怵,大家也可以尋求社區組織的幫助,比如專注於華人群體和中國城社區建設的組織CISC和SCIDpada。

仁人服務社(CISC)和西雅圖唐人街國際區保護與發展局(SCIDpda)在今年8月加入了反仇恨與偏見聯盟(Coalition Against Hate & Bias,後文簡稱聯盟)。該聯盟得到了金縣公平與社會正義辦公室(King County Office of Equity and Social Justice ,OESJ)的支持。

該聯盟是一個社區主導的倡議組織,旨在通過加強和聯繫曾受種族主義和偏見對待以及各種形式壓迫的社區來解決仇恨和偏見事件。其他合作夥伴包括COVID-19社區應急基金聯盟( COVID-19 Community Response Fund Alliance),西雅圖索馬里社區服務(Somali Community Service of Seattle)和全部落印第安人聯合基金會(United Indians of All Tribes Foundation)。

自從新冠病毒暴發以來,有關反亞裔種族主義和人身攻擊的事件就在持續增加。為了向社區提供文化和語言上的適當支持,CISC、SCIDpda和其他聯盟夥伴進行了「仇恨和偏見事件響應調查」(Hate and Bias Incident Response Survey),從受到仇恨和偏見影響的社區收集數據。調查所得的個人或識別信息均不會與OESJ或任何理事機構共享。

OESJ民權項目經理克里斯托弗·班(Christopher Bhang)表示:「成立聯盟旨在消除社區歷來不向警察報告仇恨和偏見事件的障礙。像CISC和SCIDpda這樣的聯盟合作夥伴因受到其社區的信任,可以在政府和執法部門無法做到的方面提供支持和機會,並成為倡導者。」

SCIDpda社區倡議總監傑米·李(Jamie Lee)指出︰「作為聯盟的合作夥伴,我們希望藉此機會向社區成員介紹仇恨和偏見事件/犯罪的表現形式,同時也可以幫助人們成為一個值得被信賴的社區成員,這樣當人們意識到仇恨和偏見事件的發生時,就會向我們報告。重要的是可以為舉報者提供一種安全、無語言障礙的舉報環境、並能提供考慮到文化差異的、富有同情心的處理方式,將人們與他們所需的資源聯繫起來。」

CISC執行總監Michael Itti表示︰「當有社區成員報告仇恨和偏見事件時,我們能夠提供信息、資源和支持。我們鼓勵社區成員舉報事件,以便CISC和我們的聯盟夥伴可以倡導加強社區安全的方法。 」

社區成員若要報告仇恨和偏見事件,可以聯繫:

CISC員工:

  • 粵語/英語:(206)468- 5981
  • 國語/英語:(206)957-8515
  • 西班牙語/英語:(425)598-5436
  • 或電子郵件至:antihb@cisc-seattle.org。

SCIDpda工作人員(廣東話,普通話,越南語和英語):

  • Miran Kim,電郵mirank@hhcoworks.org
  • Jamie Lee,電話206-838-8713或電郵至jamiel@scidpda.org。

讀者可造訪「反對仇恨和偏見聯盟」網頁,以了解更多信息:

https://www.kingcounty.gov/elected/executive/equity-social-justice/Coalition-Against-Hate-And-Bias.aspx

「反對仇恨與偏見聯盟」不是緊急服務。如果社區人士有危險,請致電911。

ref:

https://www.seattle.gov/Documents/Departments/Police/Publications/Bias_Report_1st_Half_2020.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