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Toa Heftiba

文 | Eli

西雅圖市對上一次的租房人口數量超過房主的數量,是派克市場(Pike Place Market)落成的年份,即1907年。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1910年,西雅圖的租房居民大約比自有住房居民多1.5萬人。但是到了1920年,自有住房者已經佔據了多數,並且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世紀。但這情況,在2019年被改寫了。

根據人口普查數據顯示,2019年,西雅圖的租房者數量約為36.6萬,略高於自有住房者的36.2萬。當然,這些數字是估計值,帶有一定的誤差範圍。儘管如此,從人口普查數據可以清楚地看到,西雅圖近年來已逐漸朝著「租房為主」(renter-majority)的趨勢。由華盛頓州財務管理辦公室(Office of Financial Management)提供截至2020年4月1日的人口普查數據,約有76.1萬人居住在西雅圖市。

事實上,自有住房者最高峰的比例是在19世紀60年代。那個時候西雅圖市並沒有科技巨頭亞馬遜。是全球最大飛機製造商波音公司,為西雅圖帶來了繁榮。數據顯示,60年代,約有36.4萬名西雅圖居民(67%)居住在自己的房子裡,有趣的是,這一數字與今天幾乎完全相同。但是,當時住在出租房中的人口還不到一半,只有大約17.8萬人。

戰後時期,隨著西雅圖的快速發展,大部分人口增長小區被獨棟住宅(single family home)組成的社區。時至今日,大多數城市住宅用地都被劃為獨棟住宅用地。報導這篇新聞的《西雅圖時報》專欄作家指出,這使許多當地城市主義者(urbanists)感到沮喪,因為他們認為都市土地需要多樣化的住房類型,才能讓更多的人能負擔得起居住在都市內。

作者認為,不管是50、60年代的嬰兒潮,或是現今社會,有小孩的家庭更傾向選擇自置物業,而單身人士則更有可能選擇租房。這與房屋租賃平台RentCafe的數據相符。去年12月,RentCafe分析顯示,年薪15萬美元以上的「高收入」租房人口增加了157%。Z世代超越X世代,成為2020年唯一變得更加「活躍」於租房生活的一代。另外,全美租金最貴的十大城市的公寓租金均出現下跌狀況。

當然,愈來愈多美國人租房而不是買房子的原因有很多,但主要的原因之一是房價。西雅圖的房價長期以來一直高於全國平均水平,在過去十年中,即使對於許多高收入人群來說,房價也飆升至無法企及的高峰。根據房地產數據公司Zillow去年11月的數據,西雅圖房屋的平均價值為804,500美元。這肯定與為什麼西雅圖的租房人口,在10年內增長了一倍有關。雖然西雅圖的家庭收入中位數,在2019年飆升至10萬美元以上,但房價上漲的更快,一個年入10萬美元的家庭需要多少年才能擁有自己的物業。

在美國50個人口最多、租房者數量比例最多的城市排名中,西雅圖僅排第18位。邁阿密租房者比率最高,達到66%。紐約以65%排名第二,其次是波士頓,為62%。

弗吉尼亞海灘(Virginia Beach)則自有住房者比例最多,約有65%的人口居住在自己的房子中。奧馬哈(Omaha)和沃思堡(Fort Worth)緊隨其後。

*有些住在人口普查局所稱的「集體宿舍」(group quarters)中,即養老院、宿舍、軍營、監獄、庇護所和其他所收容機構。住在集體宿舍的人既不被視為房客,也不被視為房主。在西雅圖,約有26,000人(佔人口的3.5%)居住在團體宿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