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Tango Tsuttie

據《西雅圖時報》報導,波音公司(Boeing)計劃今年關閉位於西雅圖的先進複合材料開發中心(Advanced Developmental Composites Center,ADC),將目前工作轉移到其他波音公司研發基地。波音公司將簡化運營,繼續在整個企業範圍內採取綜合行動,投資開發用於未來產品的先進複合材料,以適應新的市場,並將未來業務轉型為更精簡、更可持續的類型。

根據波音公司的文件,該複合材料開發中心的工作包括波音787飛機結構開發,以及為航天飛機開發液氫燃料箱。其實在10年前,波音擴大了該工廠,並將其描繪為未來內部製造能力創新的中心。從那時起,複合材料已成為主流。

由於波音商用飛機的工作處於低點,目前在這家工廠工作的人相對較少,航空航天專業工程僱員協會(SPEEA)表示,目前只有29名成員在ADC工作。但它的象徵意義將加劇人們對這家飛機製造商在該地區未來的擔憂。SPEEA發言人比爾·杜戈維奇(Bill Dugovich)表示,關閉工廠的消息令人擔憂,工會正在向該公司尋求更多信息。

幾十年來,波音公司一直在這裡進行其最重要、最秘密的製造研究項目,包括軍事和商業項目。製造B2隱形轟炸機和787夢幻客機關鍵部件的關鍵技術都是在這裡開發的。該工廠有兩個被稱為熱壓罐的大型高壓烤箱,用於將碳複合材料烘烤到要求的硬度狀態,以及用於製造大型複合材料結構件的機器人設備。

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這是我們簡化運營、更有效利用工廠空間所採取的幾個步驟之一。「該公司還表示,一些非商業飛機的工作將在大樓內「暫時」繼續進行。

一名熟悉關閉計劃的不願透露姓名人士,表達了對未來開發工作「將需要在其他地方進行,很可能在州外進行「的擔憂。波音否認將工作移出該地區是計劃的一部分。該公司在聲明中表示,目前在ADC完成的未來產品先進複合材料的開發將繼續進行,但「將過渡到波音的其他工廠,主要在普吉特灣。」波音公司在當地的其他複合材料製造工廠還包括位於華盛頓州弗雷德里克森的工廠。

秘密工作的傳奇歷史

在20世紀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ADC內部的波音工人製造了B-2隱形轟炸機的大型複合材料部件,並在2000年代中期製造了F-22猛禽戰鬥機的機翼。21世紀初,在這裡,工程師們完善了製造波音最後一款全新噴氣式飛機787夢想客機機翼的方法,並培訓了來自日本和意大利的來訪工程師和機械師來做生產工作。

2004年,波音副總裁弗蘭克·斯塔庫斯(Frank Statkus),當時負責787夢想客機項目製造技術的主管,罕見地在不允許攝像情況下,帶記者參觀了工廠。他向記者展示了當時被稱為787的全複合材料飛機的第一個原型工具。那天,他宣稱「世界上沒有人」能與展示的技術相媲美。

斯塔庫斯在2004年提出的先進技術現在已應用於日常生產。位於埃弗雷特的波音777X複合材料機翼中心耗資10億美元,該中心的工作代表了該技術的前沿。

2013年,當波音公司致力於改進777機身的製造工藝時,秘密開發工作不是在ADC進行的,而是在華州阿納科特斯(Anacortes)的一個大倉庫裡進行的。因此,也許有一種情況是,ADC不再需要。儘管如此,在阿納科特斯開發的技術遭遇慘敗,最終在2019年被放棄。

波音公司在分配ADC工作時肯定會失去的是一個技術集中的核心功能,在這裡,商用飛機內的頂尖機械師和工程師一起工作,研發創新的動手技術。這就是波音曾設想在2010年787年生產工作外包後成為全球合作夥伴。波音公司宣布了一項售後逆向商業項目:計劃擴大西雅圖ADC,採用最高900人熟練工人,提高其內部製造能力。

十年過去了,隨著波音公司業務遭受的連續打擊,這一雄心被粉碎。

首先,波音737 MAX墜機事件使這款飛機停飛了21個月,關閉了其主要現金流。然後,COVID-19疫情引發了航空業的嚴重衰退,迫使波音的其他飛機減產。由於波音公司努力解決製造過程中的質量控制問題,787客機的交付在去年11月完全停止。

作為減負措施,波音公司曾表示,將在2021年底保持約13萬名員工的規模,比2019年底的員工人數減少約20%,還打算將其房地產業務減少30%。波音執行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格雷格·史密斯(Greg Smith)在去年10月份表示:「我們正在評估每一塊房地產、每一棟建築、每一份租約、每一個倉庫、每一個工地。」

波音公司星期二表示,仍在考慮出售其位於倫頓朗acres的商用飛機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