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 | JY

Photo credit: Karsten Winegeart

根據美國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和美國稅收公平協會(Americans for Tax Fairness)週二發布的最新報告,自去年3月中旬新冠大流行爆發以來,截至1月18日,美國億萬富翁們的總財富增加了1.1萬億美元,接近40%的升幅。與此同時,數百萬的美國人跌落貧困線,是50多年來最大幅度上升。

換句話說,這些超級富豪們不僅恢復了去年春季的經濟損失,而且許多人的狀況還比以前好得多。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股市強勁地高漲。如特斯拉(Tesla)的市值大幅飛漲,僅該公司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財富已增至約1,550億美元。

該報告稱,自2020年3月18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新冠為「全球大流行」的一週後,就有46人加入了億萬富翁行列。報告發現,美國的660位億萬富翁們,現共擁有4.1萬億美元的財富,比處於美國最底收入層的50%人口的總財富多三分之二。

顯然,這種流行病正在加劇美國本已令人不安的不平等危機。最頂層的收入驚人地增長,與底層的經濟困境形成鮮明對比,其中許多人因大流行首當其衝,失去了工作或減薪。

貧困率急劇上升

根據芝加哥大學,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和經濟機會實驗室(Lab for Economic Opportunities)的經濟學家發布的實時估計顯示,2020年最後半年內,有超過800萬美國人陷入貧困。在大流行的頭幾個月,美國的貧困率所下降,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聯邦政府出台的刺激措施。然而,經濟學家發現,同年下半年的貧困率上升了2.4個百分點,幾乎是1960年代以來最大的年度貧困增幅的兩倍。

一些群體遭受的痛苦大於其他群體。經濟學家發現,如今非裔美國人的貧困率比2020年6月時,高5.4個百分點,這意味著有240萬人陷入了貧困。另外,擁有高中或以下學歷者的群體,貧困率從去年6月份的17%上升到22.5%。

此外,佛羅里達州、密西西比州、亞利桑那州和北卡羅來納州是貧困率上升幅度最大的州。經濟學家在報告中說,州級的調查結果表明,「在失業保險制度效率較低的州,貧困率飆升了。」

拜登如何解決不平等危機

財富和貧困統計數據進一步證明了美國的K型經濟復甦。

股市創歷史新高,房地產市場和科技巨頭(Big Tech)蓬勃發展。但是,包括航空、餐飲、酒店和電影院在內的其他行業,仍處於混亂狀態。

總統拜登新任命的財政部長詹妮特·耶倫(Janet Yellen)承認了這個問題,並表示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耶倫在上週的確認聽證會上告訴國會議員說:「Covid-19在美國出現第一例前,我們就生活在一個K型經濟中,這裡的生財之道就是『錢滾錢』,而工薪家庭的收入進一步下跌,導致越來越被甩在後面。」

拜登和耶倫呼籲國會採取「大膽」的刺激措施,以減輕不平等危機。拜登的1.9萬億美元的美國救援計劃包括1400美元的刺激性支票、3500億美元的州和地方援助,以及增加失業救濟金。預計白宮還將推動一項數万億美元的基礎設施一攬子計劃,旨在進一步促進經濟發展,並且可以通過提高對公司和富人的稅收來,為部分計劃籌集資金。

房價,股市飆升

這場流行病對房地產市場來說是一個福音。2020年,現有房屋銷售達到14年來的最高水平。房價飆升是主要的財富來源,創下了歷史新高。

同時,股票市場在貧富差距中起著重要作用。儘管美國經濟尚未從大流行中完全恢復,但標準普爾500指數仍較去年3月份的低點上漲了72%。這種V型復甦反映出人們對疫苗的樂觀態度、白宮提供的數万億美元救濟,以及美聯儲采取的前所未有的措施,這些措施實質上在迫使投資者押注在股票市場。

不令人意外的是,飆升的股價對富特別有利,因此他們有財力承擔「衍生的風險」( skin in the game)。根據美聯儲的數據,截至2020年初,美國最富有的10%的家庭擁有美國所有股票和共同基金的87%。 相比之下,數百萬名最底收入層家庭,感受不到股市的繁榮的好處。

根據財富報告,特斯拉股價的飛漲使馬斯克的財富增加了600%以上。其他大贏家包括亞馬遜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在大流行期間,他的財富增加了680億美元以上。Facebook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財富比去年3月中旬增加了370億美元左右。

貧富差距不平等不僅僅是美國的問題。根據樂施會國際組織週日發布的年度不平等報告,世界上最貧窮的人群,需要花費十多年的時間來彌補這場大流行所造成的損失。相比之下,全球排名前1000位的億萬富翁僅花了9個月的時間就「康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