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e編譯)8年多之前, 華州成為將娛樂型大麻合法化的全美第一州,攜手科羅拉多州被後續的多州依次效仿。然而時至今日,華州這個大麻合法界的先鋒卻已然在大麻種植合法化問題上嚴重滯後︰就是在家種植娛樂用大麻仍然是重罪。

Photo credit: Esteban-Lopez

不過最近這一情況有所進展。華州立法部門已將一項提議提上日程,該提議將允許21歲及以上的成年人每人在家種植最多6株大麻類植物,每家不超過15株此類植物,用於娛樂目的。

眾議院1019號法案(HB 1019)於上月獲得了立法委員會的兩黨支持,並已在週二(9日)在眾議院撥款委員會(Hous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召開聽證會。這一舉措已經獲得了倡導平等及公民自由激進人士的一致擁護,也被大麻合法銷售產業領域的大佬們寄予厚望— 他們希望家種大麻的合法化可以像自釀啤酒對小啤酒廠的推進那樣,產生擴大人們消費慾望的正向影響。

該法案也受到了種植肥料界的行業大佬,如Scotts Miracle-Gro 等多家在家得寶(Home Depot)貨架上,讓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大公司的悄然支持。

反對者大談潛在風險

反對者陣營包括預防藥物濫用和執法部門的相關人士。他們擔心 HB 1019 的通過會加大青少年對毒品藥物的接觸,並會因其特有的不良氣味導致鄰里不睦。

「我覺得這不是什麼好政策,」塔科馬(Tacoma)一家公共衛生非營利機構的負責人普里西拉·里西奇(Priscilla Lisicich)說道。她認為允許人們在家種植大麻可能會助長毒品黑市的買賣,並進一步荼毒青少年群體。

里西奇與其他批評人士也指出,華州立法機構已經屢次短缺本該用於大麻合法化進程中防範和教育項目的資金。

在關於該法案的一次聽證會上,立法部門的代表人之一,華州警官警長協會的政策主管詹姆斯·麥克馬漢(James McMahan)也警示道,警察們針對家種大麻的執法會「比較稀有」, 因為他們要想斷定住戶是否違反大麻種植規定,得先進入到居民家中。

但是這一政策的支持者們則表示這些異議都是誇大其詞,華州應該效仿他州,放鬆對藥物問題的爭執,尤其是大麻的種植問題,並舉例引用了藥物問題相關逮捕中的不平衡性和對有色人種的針對性。

自2012年華州里程碑式的502倡議通過以來,已經陸續有十幾個州跟隨步伐,將娛樂型大麻合法化了。但在目前這些州已陸續將家種娛樂用大麻合法化的現狀下,卻只有華州和伊利諾伊州還沒有跟上腳步。

「就其他州的經歷來看,這項政策的推廣真的不會產生問題,」來自柯克蘭選區民主黨籍的HB 1019 主要發起人雪萊·克洛巴(Shelley Kloba)說道。目前她也是眾議院商業與博彩委員會(House Commerce and Gaming Committe)的主席,而該委員會剛在1月26日以7比2投票通過了這一法案。 (華州已經允許部分被認證的醫用大麻使用患者在家種植限定數量的大麻。)

肥料業界大佬的深度參與

大麻在美國的合法種植化讓像總部位於俄亥俄州馬里斯維爾(Marysville)Scotts 這樣的草坪養護公司大獲其利,尤其是在其2018年以4億5千萬美金買下華州溫哥華的水栽培公司Sunlight Supply以來,其公司的利潤達到創紀錄水平。

通過旗下一家子公司,Scotts 現正銷售供室內大麻種植所需的,包括照明、通風、空氣過濾和水栽培等在內的各種設備。熱銷的市場疊加疫情讓大家困守在家的現實,讓Scotts 在2020財政年狂收41.3億美金,年利潤巨幅增長了31%。

作為推廣家種大麻營銷方案的一部分,Scotts 投資3萬美金給華盛頓州立大學的大麻聯盟影響中心(Impact Center for the Washington State Cannabis Alliance,IMPACT)進行相關研究,並發現合法大麻的銷售在2020年為華州貢獻了18.5億美金的經濟收入,大麻產業更為華州帶來了1萬8千7百個工作崗位。

該研究的執行者,華盛頓州立大學的助理研究教授蒂莫西·納德羅(Timothy Nadreau)在上個月的 HB 1019 聽證會上作證表示,自己對家種大麻法案持中立態度,是一名客觀的研究者。納德羅的研究也表明,家種大麻對大麻零售行業影響甚微,也不會對華州的徵稅造成什麼威脅。

納德羅並沒有在自己的證詞中披露 Scotts 公司在其研究中的經濟影響。但在對《西雅圖時報》的採訪中,他聲稱自己在設計和執行研究工作的過程中擁有「絕對的自主權」。他同時也指出這一研究的財政安排並不罕見,華州州立大學的 IMPACT 中心也在土豆和奶製品領域的研究中採用了相似的經濟策略。

支持者大談公平問題

對很多政策支持者來說,民權和公平性是他們首要考慮的問題,而非利潤。

「關於藥物和毒品的爭戰本就是一場失敗, 也在近10年前就被華州拒絕過了,」律師丹妮卡·諾布爾(Danica Noble)在上個月的聽證會上指出。「其產生是基於種族偏見,並消耗了大量的財力,而它帶來的執法和禁用成本都被有色人種不成比例地承擔了下來。」

總體來看,大麻相關的司法拘捕已經自I-502通過以來直線下降。但是研究也同時表明,種族不平等性依然存在,尤其是黑人群體比白人更容易遭到拘捕。

為了緩和潛在的疑慮,HB 1019 對家種大麻進行了一些限制,包括將大麻在鄰里街道之間的輕易可見性和「可聞」性定為民事違法行為。法案同時也禁止了家庭托兒所和寄養家庭等處所的大麻種植,也允許租戶禁止其房客進行任何大麻種植。

在該法案下,娛樂型大麻的家庭種植並不需要任何許可,而管理大麻零售市場的華州酒類和大麻委員會(LCB)也不會扮演任何執法角色。

家住倫頓(Renton)的退休建築工人唐·史基奇(Don Skakie)表示,如果該法案獲得通過,他會在自己的家中合法種植大麻。而作為一名房東,他也不會介意房客在室外合法種植一些大麻。但史基奇也同時指出,很多人並沒有意識到大麻的種植是一件費時費力的工作,它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