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國法綱常,安良除暴,乃享厚祿受尊崇的法官對國家與人民應盡的義務,庶民不知法而犯法,情有可原,但法官知法犯法,執法犯法,不但不能原諒,且應罪加一等。較保守的東方國家,執法者無論受賄行賄,列為重罪,起碼五年以上,可知刑法懲處該類司法蠧蟲,中外從嚴不貸。
維護國法綱常,安良除暴,乃享厚祿受尊崇的法官對國家與人民應盡的義務,庶民不知法而犯法,情有可原,但法官知法犯法,執法犯法,不但不能原諒,且應罪加一等。較保守的東方國家,執法者無論受賄行賄,列為重罪,起碼五年以上,可知刑法懲處該類司法蠧蟲,中外從嚴不貸。

繼台北多名高階警官交往黑道不足半月,台灣上週又驚爆近數十年來最大的司法醜聞,四名高級法曹因受賄被捕覊押禁見,法界震驚,由政府以至民間,對可超生可判死的法曹集體貪瀆事,表示痛心疾首不可思議。

俗語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李陳蔡三名高庭法官及一名邱姓檢察官,(姑隱其名)因朋分已被一審判刑19年二審改判15年的前任立法委員何智輝800萬,被台北地方法院7月14日拘拿庭訊。以犯行重大收押禁見,另兩名據說是蔡官賴姓密友及何智輝謝姓密友一併以行賄罪同案被捕,至於賄犯何智輝,家中「靈犬」狂吠救主及時突破檢警包圍,第二度逃脫。相信不日必被逮捕歸案。(首次逃脫在2003年被圍捕後與妻脫逃轉赴大陸)

這次四名司法人員拋棄其崇高地位與人格尊嚴,無非抵受不住銅鑼案被告受刑人何智輝的金錢誘惑。各得不當酬勞公然翻案。利令智昏,何其可笑可憐。一般人對銅鑼案中銅鑼二字,少知其詳,查銅纙案實為「銅鑼科學園區圖利案」簡稱,當年主犯何智輝因在開發該科學園區中圖利有據,與乃妻同被定罪。今年何以800萬行賄成功,4法曹敵不住金錢攻勢,竟冒大不韙罪名硃筆一揮,改判無罪。使何某能預先準備花炮登時燃放。每人只分得台幣200萬左右,相當於7萬美元,一世威望尊嚴,即時消散。李陳蔡邱四員執法多年竟然不知顧忌公然吞餌,其中陳及蔡兩姓法官,大名早已入列黑名單,這回因貪被捕,鐵窗之內渡其餘生,枉拋多年磨穿鐵硯與個人奮鬥的努力,亦負國家國民之所托。

在芸芸公僕之中,除總統外,法官上頂國法光環,公座之前,一聲起立,庭內無論元首政要或庶民,一律起立以示尊敬。港星律師或原、被告必以「法官大人」相稱(按稱法官為大人及法官戴古羅馬法吏假髮上庭之舉,乃殖民主義遺痕,早日免除為合)。既然代表國法,縱然總統犯案,法官亦可援律定讞!而法官一旦受任,多以無懼權勢,無私論法的高度精神,毋枉毋縱論罪。台灣爆出司法大醜聞,對整個司法界的損害,實難估度。連司法院長賴英照、高院院長黃水通,亦受輿論壓力呈辭。醜聞震撼幅度,將會直攻執政黨之五都選事,是綠營攻擊的大好題材!

最新消息捲入醜聞旋渦中,四官二婦共6人,證人亦三四十人之多。關心台灣時局讀者,震驚固然,但8年來,台灣貪瀆大案,一樁接一樁,第一家庭帶頭,連同多名扁朝部長、總統府高官,徇私妄取,或藉詞政治獻金,或假借外交活動,賣官鬻爵、機要費買狗糧、交罰單等,弊案頻盈。使法官、檢警,疲於奔命,上行下效,貪污風氣早已形成,司法人員操守精神脆弱者,容易人貪我貪,恬無羞恥。最足令海內外僑界驚悚的是檢調人員跟監司法醜聞時,竟然發現另有法曹兩人於公務時間大搞婚外情,賓館內一次劈三女的荒唐行徑,司法界敗壞如此,連行政院法務部也宣佈效法港星急設廉政署專捉貪官。

要遏止貪風,小懲實在不足以戢止金錢對公僕的誘惑。北宋時京兆尹(職比現時首都直轄市長),包拯府庭內經常放置虎頭(專鍘王親國戚)及狗頭(專鍘白衣小民)鍘刀各一,連續劇每見黑面包拯在官案上擲下殺犯紅籤,高叫「開鍘」,威儀震懾觀眾心神,雖然情節每多附會,但「開鍘」杜絕重大影響國法者,今時今日,是否有其必要?讀者高見如何?!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