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比利時出席亞歐首腦會議的日本首相菅直人終於見到了中國總理溫家寶,兩人握手的時間是在北京時間今日清晨。兩國首腦在布魯塞爾首腦會議結束後的會場的走廊裡「偶然相遇」,於是坐下來進行了25分鐘的會談。這是「中國漁船事件」之後,兩國首腦首次舉行會談。這一條消息,成了今天上午日本各大電視台報道的重點,各家媒體均表示「熱烈歡迎」。

這是6日網上流傳的一個日本記者報道:

正在比利時出席亞歐首腦會議的日本首相菅直人終於見到了中國總理溫家寶,兩人握手的時間是在北京時間今日清晨。兩國首腦在布魯塞爾首腦會議結束後的會場的走廊裡「偶然相遇」,於是坐下來進行了25分鐘的會談。這是「中國漁船事件」之後,兩國首腦首次舉行會談。這一條消息,成了今天上午日本各大電視台報道的重點,各家媒體均表示「熱烈歡迎」。

日本新聞網一早發出的消息說,首腦會議散會後,菅直人首相與溫家寶總理對向走時,在走廊裡相遇,相互打了招呼,剛好走廊裡有兩把椅子,於是兩人坐下來進行了會談。消息說,「剛好還有一名翻譯在場」。

這一場「走廊會談」進行了25分鐘。至於會談內容,據菅直人首相事後向記者表述:「溫總理說了一些原則性的話,我也強調了尖閣列島(中國名「釣魚島」)是日本固有的領土,日中之間不存在領土問題」。同時,「雙方都認為現在的日中關係不是一個好勢頭,都認為應該進一步推進戰略互惠關係」。兩國首腦還同意儘快適時恢復高層會晤,恢復民間的交流。菅直人首相說:「兩國關係能夠回到原點上,真是好事情」。

新華社事後發表了簡短的消息《溫家寶會見菅直人重申釣魚島為我國固有領土》,消息說:「國務院總理溫家寶4日和日本首相菅直人在第八茝亞歐首腦會議期間進行了交談。溫家寶重申,釣魚島是中國固有領土。溫家寶指出,維護和推進中日戰略互惠關係符合兩國和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雙方同意,加強兩國民間交流和政府間溝通,適時實現中日高層會晤。」

從新華社的消息來看,兩國領導人說的話,幾乎相近。

菅直人首相說:溫家寶總理說了一些原則性的話。

「中國漁船事件」發生後,中日關係下滑到恢復邦交正常化38年來的最低點。事後,菅直人首相幾次放出風來,希望與溫家寶總理直接對話。菅直人尋找的第一次機會,是在9月下旬出席聯合國大會。但是,中國政府顯然沒有同意日方的這一要求。於是,菅直人派了一名秘使攜帶親筆信前往北京,向中國政府進行解釋和融通。這一位元秘使,就是民主黨的前代理幹事長細野豪志,細野是日本執政的民主黨內有名的政策通,更因為在去年11月,140名國會議員集體訪問中國時,他擔任秘書長,負責了整個訪中活動的聯絡工作,與中國高層建立了密切的關係。雖然,菅直人否認了細野是自己「秘使」的說法,但是,從細野訪中後第二天,中國方面就釋放了3名被拘押的日本人一事來看,細野向中方傳達的資訊,絕非是其個人所能為的內容。

細野豪志是小澤一郎的得意弟子,因此輿論懷疑菅直人首相最後還是拜托小澤通融中國。

在「紐約會談」無法實現後,菅直人首相突然改變了不參加亞歐首腦會談的主意,臨時決定出席會議,而出席會議的最大的目的,就是尋求與溫家寶總理的會談。日本內閣官房長官仙谷由人在記者會上公開說:「儘快實現兩國高層的直接對話尤為重要」。日本的一位政界人士曾經對我說:「哪怕兩國總理站著說幾句話也行,當然有椅子坐更好」。為了實現「布魯塞爾會談」,日本政府通過各種渠道,幷指示在布魯塞爾的日本外務省官員,與中方人員進行接觸,希望在會議期間,能夠安排菅直人首相與溫家寶總理的會晤。

但是,直到3日中午菅直人首相坐上專機離開東京前,他還是放心不下。他對記者團說:「還沒有與溫家寶總理進行會談的計劃」。

為最終實現「布魯塞爾會談」,菅直人在抵達比利時後,在與韓國和越南等國領導人的會談中,大大降低了批評中國的聲音,只是向這些國家的領導人解釋了日本政府在釣魚島問題上的立場。首相官邸的消息說:「任何刺激中國的事情都應該避免」。

趕在亞歐首腦會議開幕前,在布魯塞爾的中日兩國外交部門終於在水面下達成了首腦會談的意向。於是,兩國首腦的會談有了三大「偶然」,一是散會後在走廊裡「偶然相遇」,二是走廊裡「偶然有兩把椅子」,三是「偶然有一名翻譯」。於是「偶然」舉行了25分鐘的「走廊會談」。這一非常時期非常地點的非常會談,相信會成為中日關係史上的一大佳話。

菅直人首相在會談後會晤日本記者時,是露出了笑容。他終於鬆了一口氣,中日關係不儘快改善的話,他的首相寶座底下等於是埋了一顆地雷。今晚,他終於可以輕鬆回國,因為「布魯塞爾會談」的實現,可以堵住一些國會內與野黨對於他的政治責任追究。

今天中午,日本外務大臣前原誠司將舉行一個外國記者懇談會,我也受邀其中。我想問前原大臣一個簡單問題:中日首腦「走廊會談」後,日本接下來該怎麼辦?

 

在野黨不信偶然 菅直人捱轟

據日本傳媒報道,日本首相菅直人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進行「走廊交談」,當時日方沒有中文翻譯在場。據分析,菅直人沒有帶中文翻譯是要隱瞞外務大臣前原誠司,因為他是這次中日關係緊張的「始作俑者」。不過,在野黨已經表示,絕對不會放過菅直人這次的「黑箱作業」,要他在國會說清楚為何不帶中文翻譯。

《日本新聞網》報道,菅直人與溫家寶4日在布魯塞爾進行「走廊交談」時,日方沒有中文翻譯在場,所以交談中出現了這樣的一幕:菅直人的話由自己的翻譯翻譯成英語,再由溫家寶的翻譯將英語翻譯成中文。結果,這次交談也變成了一場中日領導人之間少有的「英語對話」。

日本首相會見中國要員的首席翻譯,是外務省中國課課長助理岡田勝,無論是中日首腦會談,還是日本天皇會見中國領導人,都是由他來翻譯。不過,菅直人這次出席亞歐首腦會議,竟然沒有帶上岡田。

如果預先知道要與溫家寶舉行某種形式的交談,而不帶上岡田,一種解釋就是此事要瞞著外務省。事實上,這次交談是由日本內閣官房長官仙谷由人促成,他先派遣前黨代理幹事長細野豪志擔任密使,到北京和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商談,再親自和戴秉國通電話,他們除了同意兩國領袖碰頭,更確認戰略互惠關係的重要性。如此可知,一切都是直接由首相官邸掌控。

菅直人不僅向外務省隱瞞了「絕密消息」,在3日中午離開東京前往比利時的時候,面對日本記者的提問時口風仍相當緊,稱「沒有與溫家寶總理舉行會晤的計劃」。

為什麼菅直人要隱瞞外務省?一個最好的解釋是,想隱瞞外務大臣前原誠司,因為他是這次中日關係緊張的「始作俑者」,中國媒體則形容他為「鷹派」。菅直人擔心前原誠司反對,或者怕他囉嗦再度激化中日關係,於是把他蒙在鼓裡。這就是菅直人沒有帶岡田這個御用中文翻譯的原因。

不過,日本在野黨對此表示強烈不滿,要求菅直人在國會說清楚為何不帶中文翻譯。自民黨眾議員小野寺五典抨擊稱:「連菅直人首相的發言如何被翻譯成中文都無法確認,這是一次極其不尋常的會談。」自民黨認為民主黨在危機管理上存在問題,擬在國會進行追究。

共同社報道,外務省負責人在會上解釋稱,由於此次交談在計劃之外,因此包括翻譯在內沒有做好準備。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