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與海洋守護協會周二在國際捕鯨委員會召開的年會上,就南極海域捕鯨問題僵持不下,互相抨擊。國際捕鯨委員會已經禁止在南冰洋鯨魚保護區進行任何形式的商業捕鯨。但在過去的5年裡,日本以「科學研究」為由在該海域進行大量捕鯨,據其自稱的數據顯示,每年有近1000隻鯨被捕殺。雖然該捕殺數目是在捕鯨委員會允許的範圍內的,但其他國家及環境組織則譴責該行為事實上是偽裝的商業捕鯨。會上,日本代表團領袖香川賢治猛烈抨擊海洋守護協會對日本捕鯨船隻的追擊,稱其為「大破壞」和「暴力的非法行為」。在播放公海對抗的錄像片段時,香川呼籲澳洲和荷蘭停止讓海洋守護協會的船舶登記,並禁止在他們的港口停靠。香川表示,澳洲與荷蘭應「充分採取行動阻止海洋協會的行為並保證他們不會再發生」。海洋守護協會的首腦保羅則誓言,如果日方今年再回南極鯨魚保護區,會繼續追擊日本的捕鯨者。保羅在年會上對法新社說:「我們試圖弄清日本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他們再回南冰洋,我們也會跟著去」。保羅稱,日本311地震和海嘯災難並不會改變他一貫以來的立場和策略。

日本與海洋守護協會周二在國際捕鯨委員會召開的年會上,就南極海域捕鯨問題僵持不下,互相抨擊。國際捕鯨委員會已經禁止在南冰洋鯨魚保護區進行任何形式的商業捕鯨。但在過去的5年裡,日本以「科學研究」為由在該海域進行大量捕鯨,據其自稱的數據顯示,每年有近1000隻鯨被捕殺。雖然該捕殺數目是在捕鯨委員會允許的範圍內的,但其他國家及環境組織則譴責該行為事實上是偽裝的商業捕鯨。

會上,日本代表團領袖香川賢治猛烈抨擊海洋守護協會對日本捕鯨船隻的追擊,稱其為「大破壞」和「暴力的非法行為」。在播放公海對抗的錄像片段時,香川呼籲澳洲和荷蘭停止讓海洋守護協會的船舶登記,並禁止在他們的港口停靠。香川表示,澳洲與荷蘭應「充分採取行動阻止海洋協會的行為並保證他們不會再發生」。

海洋守護協會的首腦保羅則誓言,如果日方今年再回南極鯨魚保護區,會繼續追擊日本的捕鯨者。保羅在年會上對法新社說:「我們試圖弄清日本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他們再回南冰洋,我們也會跟著去」。保羅稱,日本311地震和海嘯災難並不會改變他一貫以來的立場和策略。

今年二月,由於海洋守護協會的干涉,日本曾提前召回在南極捕鯨的船隊,僅完成該次捕鯨任務的五分之一。《解剖捕鯨辯論》的作者、東京大學的淳石井教授說,現在日本已經盡量避免進食鯨肉,因為大家都接受了生態學家對保護鯨魚的建議。他還表示,現冰存的鯨肉多於6000公噸,足夠日本人吃18個月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