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絲路 細訴好風光 (第十天) (Silk Road)敦煌日出聞名全國,第十天(十月十七日)作者將要離開敦煌到嘉峪關去,當然心中感覺依依不捨,並要拍一輯日落或日出照片。我因日前的黃昏未能拍到優美的日落 照,今晨決定再來捕捉璀璨奇美的日出照,終於得償所願。回想當時早餐未了,拿了相機腳架跑到天台。此時尚早,並無遊人。故此任何位置,角度,我都可優先選 擇。挑選得有利位置,放好腳架,按裝照相機,耐心等待。此時有些愛好攝影的人士都開始到達,一一選得位置,裝備相機。過了一小時多,心中有點失望,意味今 天日出可能拍攝不到,因今早雲層甚厚,一時間恐怕太陽都難以顯現。不耐煩的人,都開始離去。我正在心中想,等了這麼久,又何妨多等一會。說時遲,那時快, 蒼暝的天邊曙光一露,我意味到機會到了。任何人拍攝過日出都會明白,日出不但變化奇快,時間也短,把握時機甚為重要。

遊絲路 細訴好風光 (第十天) (Silk Road)敦煌日出聞名全國,第十天(十月十七日)作者將要離開敦煌到嘉峪關去,當然心中感覺依依不捨,並要拍一輯日落或日出照片。我因日前的黃昏未能拍到優美的日落照,今晨決定再來捕捉璀璨奇美的日出照,終於得償所願。回想當時早餐未了,拿了相機腳架跑到天台。此時尚早,並無遊人。故此任何位置,角度,我都可優先選擇。挑選得有利位置,放好腳架,按裝照相機,耐心等待。此時有些愛好攝影的人士都開始到達,一一選得位置,裝備相機。過了一小時多,心中有點失望,意味今天日出可能拍攝不到,因今早雲層甚厚,一時間恐怕太陽都難以顯現。不耐煩的人,都開始離去。我正在心中想,等了這麼久,又何妨多等一會。說時遲,那時快,蒼暝的天邊曙光一露,我意味到機會到了。任何人拍攝過日出都會明白,日出不但變化奇快,時間也短,把握時機甚為重要。需然今天朝陽比較柔弱,小心翼翼地將每一刻都拍攝下來,效果亦有一番不同的風格。時間不早了,馬上下樓往餐廳走。此期間,已是高朋滿座,先點了種類繁多糕點,也連忙品嚐我至愛的地道牛肉拉麵。這些麵條都是即場制的,不但功夫巧究,麵條有靭道而彈牙,加點原味牛肉湯,其味無窮,不愧為清真美味。

小販難纏是當地一大特色。當天我們吃過餐,由於時間尚早,我們決定往「鳴沙山」前的小市集一遊,看看土產及手工藝品。一行數人跳上兩輛計程車,不到十分鐘便到埗。這時有些攤販仍未開始營業,也有剛擺設的。再往前走,發覺前方有兩排攤檔已經開始營業,更見到我們另外團友已在此逛遊,開始購物。這裡商品與昨夜市的大同小異,但價格比較便宜,又可以討價還價。團友一於來個還價戰,展開策略。其中一檔專營銷絲印畫布,有千手觀萻象,有「飛天仙女圖」,貨品質量不差。相信購物還價實是女性的專長,一於以數量壓價,女團友們合力將貨壓至四分之一,事因我們合同採購的數量較大,一口成交,攤販馬上跳上摩托車到村口取貨。未己貨物都被帶到,大家意欲付款取貨之際,一年長婦人殺到,自稱為檔主,又指責價格太底,無法買入,力辯之下,途勞無功。大家要取回已付款項,更出人意表的,就是售貨員卻極力否認曾經收過任何款項。這回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奈可奈何!唯有一笑至之。再到附近攤檔去。購物完畢,回到酒店拍照,「敦煌山莊」建築考究,裝飾典雅,園林美景,不小人拍得好景點。在約定時間,同進午飯。事因長途在即,一於選點美食,再來冰凍的啤酒,人生一樂事也。飯後齊到車場,點數行李,取得在車上需要應用品,馬上開車上路。穿過市中心,與敦煌市地標琵琶仙子塑象道別。

河西走廊,是中國開發西部經濟重點之一。大家登車後,先駛過農田旁的小徑,再轉上收費的高速公路。可能是由於這是主要幹線,路面特別平滑寬闊,最闊路段,竟是三線行車,三上三落,簡直是國際標準。路上車輛,種類繁多,有大型貨車及貨櫃車,車身整潔。又有豪華房車,跑車,休閒車,更見到大小歐美名牌車輛,在路上飛馳。這可算是自從烏魯木齊開始,較繁榮及富有的路段。沿途可看見各種不同的種植田及梯田等。有些農民正在收割,有農民正在準備春耕的來臨。又有大小牛羊畜牧,顯然這一帶都經濟豐裕。沿途又有大小規模的工廠,學校及小鎮。一路上高壓電桿,密麻麻地高架公路兩旁。這是河西走廊,國家正在極力發展的一段。由於公路兩旁都是原野,有利耕種及水利系統,但明顯的水患衝擊,比比皆是,必須及早防範控制,不然後果嚴重可知。這段比較長途的旅程,開始時導遊先講旅遊點的歷史,又說笑話,又講個人小趣事,無所不談。過了一會,導遊開始察覺到有些團友開始入睡。此情此境,只好讓各人各適其適。有人睡覺休憩,有人看書,有人吃小食,我們沿途大玩撲克牌,殺得昏天暗地。一到休息站,全部人等馬上醒來,跳出車箱,以作方便,又買小吃。但是已經沒有哈蜜瓜的蹤影,多麼可惜!從敦煌離開往嘉峪關跨段,再次觀賞大漠戈壁的壯麗景色,敦煌至嘉峪關約為385公里,途經西安、鎖陽、玉門關等行車需要六小時多。本來西安及玉門關,都是很有相當觀看及旅遊價值的景點,奈何時間不足,只得學習夏禹治水,過其門而不入吧了。一站又一站,幾經艱難,過了六個漫長的小時。汽車開始駛入收費公路,駛進狹窄的小街道。沿途駛經一巨型化工廠,據說此乃為本地最大的工廠,超過半數本地人,都是這家工業單位的勞工。駛過化工廠,進入市區,輾轉來到「酒鋼賓館」。很明顯此酒店非五星級,因經長途車程,只求能及早安頓明天再算。拿到鎖匙馬上上房,怎料地壇清洗既畢,走廊都滿地粗布。走廊都充滿不知是清潔劑的氣味,還是不潔地壇的污垢氣味,難聞之極。一進房間,杏色的地壇竟然污積滿佈。一於下樓向櫃檯要求換房。來到大堂,所有團友及導遊都不見蹤影,跟服務經理查詢可否換房,不是推說客滿,就說明天才知有否房間空出,無功而回。心想反正在此只待兩天,行李一經打開,再來收拾,實在太煩。回房再看情況,只得免強接受,不換房也罷了。

(撰文及攝影:陳紹裘)


遊絲路 細訴好風光 (第十天) (Silk Road) 遊絲路 細訴好風光 (第十天) (Silk Road) 遊絲路 細訴好風光 (第十天) (Silk Road)

遊絲路 細訴好風光 (第十天) (Silk Road) 遊絲路 細訴好風光 (第十天) (Silk Road)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