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危機爆發前,西班牙房地產每年上漲10%,銀行經理想盡辦法借錢給企業投資,馬德里Afi企管顧問公司經濟學家賀斯(Jose Aotonio Herce)說,「政府、營建業、銀行家一起炒房,大家都瘋了;如今派對結束了,百萬空屋至少要五年以上時間消化。」

「馬德里的不動產沒有跌下來過,要不要多借一點?」「利率這麼低,不借錢投資是傻瓜。」在危機爆發前,西班牙房地產每年上漲10%,銀行經理想盡辦法借錢給企業投資,馬德里Afi企管顧問公司經濟學家賀斯(Jose Aotonio Herce)說,「政府、營建業、銀行家一起炒房,大家都瘋了;如今派對結束了,百萬空屋至少要五年以上時間消化。」

搭乘馬德里地鐵一號抵達終點站「Valdecarros」,地鐵站冷冷清清,走出地面,放眼盡是空蕩蕩的公寓大樓,有些工程進行一半,有些掛「出售出租」布條。這兒是馬德里最大的都市計畫,原準備蓋五萬四千戶,目前空地長滿雜草,工地則以鐵絲網圍了起來。

下午七時許,陽光依然燦爛,但這個廣大住宅區行人稀稀疏疏,久久才出現一輛車,入夜宛如鬼城。在馬德里住了四十年的歐洲台灣商會總會長李耀熊說,「馬德里外圍,像這樣的鬼城非常多。」

90年代西班牙利率高達20%,1999年加入歐元區之後,利率大跌至個位數。低利率的誘惑,讓許多人加入了這場世紀大泡沫。不動產推廣商協會理事長加林多(Jose Manuel Galindo)指出,「馬德里每年需求卅至卅五萬戶住宅,但2007年就蓋了七十萬戶,超過需求的一倍。」

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產,當時西班牙總理薩巴特羅誇口說,「西班牙的銀行是全球最穩健的。」不久之後,房地產泡沫破裂,銀行緊縮信用,民間企業和個人都借不到錢,一棟棟空屋變成了荒涼的鬼城。西班牙從事不動產相關行業有260多萬人,房市泡沫破裂導致一半以上的人失業。

在瘋狂的年代,最需要一個冷靜的吹哨人。從十七世紀荷蘭的鬱金香泡沫到21世紀華爾街的金融海嘯,人們似乎很難從歷史中學到教訓。賀斯認為,「大家總是等泡沫破了,才意識到泡沫。景氣過熱時,央行應踩煞車;這個工作很難,但不能不做,西班牙提供了慘痛的教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