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łoneczny poranek / Sunny Morning, 2010, 102 x 151 cm與作者有約 – Kazimierz Poznanski 《長歌》分享
時間:七月五日 (星期四) 晚上八時半
地點:Café Zeitgeist (171 S Jackson St. Seattle WA 98104)

與作者有約 – Kazimierz Poznanski 《長歌》分享
時間:七月五日 (星期四) 晚上八時半
地點:Café Zeitgeist (171 S Jackson St. Seattle WA 98104)

Poznanski簡歷

Kazimierz Poznanski,美籍波蘭裔作家及抽象派畫家,現於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任職政治經濟學教授。他的藝術作品風格獨特,並帶有濃厚的東方哲學色彩。 Poznanski曾在中國出版許多學術論文,2011年間出版了中譯本小說《牡丹雲》(Peony Cloud) ,並在2011年歐洲畫展後,把作品整合撰成書畫冊《Kazimierz Poznanski》。

《長歌》(Long Poem)   ISBN: 978-7-5411-3208-7
《牡丹雲》(Peony Cloud)   ISBN: 978-83-60736-29-6
《Kazimierz Poznanski》   ISBN: 978-83-205-5460-1

賞析

Słoneczny poranek / Sunny Morning, 2010, 102 x 151 cm I always took care of you
even when you needed no
help loosening up my shirt
to pull it over my head
stripping down the whole rest
along the slippery knees
and then slid to the floor
with your hand left in the air

我總要把你照顧
即使你不用幫助
就解開我的襯衣
把它從頭上掀掉
揭下我身上全部
沿著光滑雙膝
它們飄落在地
你的手停在空中

Słoneczny poranek / Sunny Morning, 2010, 102 x 151 cm

這是全書對兩性最直接的描寫。在書中另一首詩,作者寫道:「我已穿戴整齊 / 我想抓筆作畫 / 可思緒如麻 / 一心只念你 / 感覺無所不在 / 猜想你坐我身後 / 想要什麼 / 又會給我什麼」,這種似有還無的暗示,是作者對親密觸感的一貫處理。 在此,作者一反對於性的輕描淡寫,改以一種西方的角度描寫愛情,把男女的結合視為理所當然。雖然如此,「她」依舊似近還遠:「它們飄落在地 / 你的手停在空中」,結句營造出另一個充滿張力的瞬間,詩人巧妙地凝住那一刻,讓讀者自己想象那未完的話語。

賞析

Chińskie ryby / Chinese Fishes, 2010, 66 x 101 cm Fish sends air up to bubble
close to lake’s sandy shore    
tight scales shine like metal
but they are nearly weightless
fin cuts thin the deep water
glassy surface seems broken
sharp edges can’t be touched
didn’t I beg you to be careful

靠近沙岸的湖裡
魚兒吐著水泡
鱗片緊密輕若無物
閃耀金屬光澤
魚鰭劃過深水
割破如鏡湖面
難道我不曾央你小心
別碰尖利魚背

Chińskie ryby / Chinese Fishes, 2010, 66 x 101 cm

這是一篇對大自然絢麗的讚頌。詩人以滿心的欣賞描繪四周的景色:「靠近沙岸的湖裡 / 魚兒吐著水泡」,平靜而看似平凡的一幕,在詩人的筆下變成如詩般醉人的畫面:「鱗片緊閉輕若無物 / 閃耀金屬光澤」。作者喜愛以色彩點綴風景,像書中另一首詩,詩人成功把平凡的取材繪成一幅斑斕的油畫:「為何你不讓我 / 畫出世界本貌 / 南瓜在此生長 / 蒼蠅觸碰瓜皮 / 鳥群循著光亮 / 刺破凝雨的雲層 / 雲下山谷相連 / 輕隨幽風搖擺」。

在詩的尾段,作者在陶醉於眼前美景之際想起了「她」,腦中閃出一個溫柔的念頭:「魚鰭划過深水 / 割破如鏡湖面 / 難道我不曾央你小心 / 別踫尖利魚背」。湖面本不能被割破,魚背也不曾尖利至傷人,但作者因著對「她」的關心和保護,把最自然不過的景物想象成潛在的危險。

賞析

Wiszące winogrona / Grapes down, 2009, 102 x 151 cm Smashed by early storms
drunk fruit falling down
bounces from the ground
covered by autumn crops
ready for usual slow decay
skin is wrinkling with grey
fermented from its inside
and molds sit all over around

早來的風暴擊碎
熟醉落下的果實
在鋪滿秋實的地上
它上下顛簸
等著如常點點爛去
果皮皺起變灰
果心開始發酵
黴菌爬滿它全身

Chińskie ryby / Chinese Fishes, 2010, 66 x 101 cm

這一篇說的是易學中的永恆,以及生命輪迴的無始無終。作者取材自田園生活,以果實成熟以至發酵的過程衍生出生命循環不盡,生生相息的意念。作者在書中另一首詩對易學有著更直接的參照:「生命當真未曾開始/ 當能量恆久地 / 蓄存在巨石裡 / 它在某處裂開 / 一分為二,彼此相異 / 一半稀世難求 / 一半高深莫測 / 和合,求索永恆」,敘述陰陽相生的關係。

「早來的風暴擊碎 / 熟碎落下的果實 / 在鋪滿秋實的地上 / 它上下顛簸 / 等著如常點點爛去」,描述的是一個生命的終結。作者卻給予腐爛的過程一個全新的意義:「果皮皺起」、「果心發酵」、「霉菌爬滿全身」,這何嘗不是另一種生命的開始?生命的曼妙正正於其生生相息,代代相傳的本質。畫中的葡萄已然熟醉,每顆葡萄皆含著滿滿的醇酒,乃作者對此意念的另一表現。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