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西雅圖,來往行人人手一杯咖啡,在這座隨處可見「Espresso」招牌的城市,他們無庸置疑在實踐「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往咖啡館路上」的生活哲學。

早晨的西雅圖,來往行人人手一杯咖啡,在這座隨處可見「Espresso」招牌的城市,他們無庸置疑在實踐「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往咖啡館路上」的生活哲學。

翻開歐洲近代史,咖啡代表的不只是飲品,而是文化乃至一段革命。1650年,牛津大學附近開了英格蘭第一間咖啡館,有志之士出入其中,不列顛的政治藍圖亦隨即描繪。來到十九世紀的維也納,歐陸文化的精隨,就藏於咖啡廳陳列的雜誌與閒談的話題!而抵達大西洋彼岸的新大陸,這杯咖啡代表的又是什麼?

位於西雅圖華盛頓大學(UW)旁的Allegro Café,營業始於1975年,是西雅圖第一間Espresso Bar。不同於商店大多聚集在University Way NE (The Ave)兩旁,她隱身於42街的巷弄內,卻因而區分了她的獨特。她外觀就像狄更斯筆下的客棧,簡陋的招牌,吱吱作響的老舊木門,店外延伸出一塊筆直的的長板,在不下雨的早晨午後總聚集無數來此歇息的人們,他們彼此實無交集,卻隔著一杯咖啡的距離相談甚歡,有時更傳來一時興起的吉他與歌聲,爾後人群散去,獨留靜默的巷道。

走入店內,只要是座無虛席,大家便默契地同桌分享。對美國人而言,這種社交再自然不過,時常可見素昧平生的客人聊得天南地北,一會兒則揮手道別,不帶走隻字片語。

觀察咖啡師傅也很有意思,那位外貌粗曠的師傅常背著大包袱前來,下班後不忘喝杯Espresso,那位女師傅則四平八穩,面對再多的客人仍維持固定速率!

在Allegro,有些人的生命甚至與其緊密相連。黎,圖書館館員,幾次在館內差肩而過,卻都僅止於簡單問候。一次,我望出Allegro的窗口,見黎在店外與背包客閒談,爾後又不時在店內和她眼神交會。我們終於有了共同話題。

「二十多年前,我和我先生便是在那認識的,他當時是UW的學生,在轉角的Magus二手書店打工,而我們幾乎每天都去那裡喝杯咖啡。那是段很美的時光,但,再也沒有了。」在借閱的櫃台,她緩緩道來。對其而言,Allegro擁有她生命最美好的記憶,而她的故事,在那人來人往的空間,或許不是唯一。

在電影“You’ve got mail”裡,編劇Noro Ephron傳達星巴克對美國人的意義:For only $2.95, get not just a cup of coffee but an absolutely defining sense of self. 對照一部紀錄Allegro的影片,一位老咖啡師傅說道:「It ain’t just the coffee!」

同樣「不只是一杯咖啡!」Ephron談的是人們活在現代的牢籠,卻自視為獨立的個體,老師傅說的則是那逝去的價值,是享受生命的動力來自掌心的那杯咖啡。

的確,或許現今我們不再聚集咖啡廳談革命,而是在臉書案下參與或婉拒,但每個前來的人們,卻必定夾帶一杯咖啡之外的打算,而對Allegro而言,她還是無數遊子停泊西雅圖的一站。天色漸暗,我走出巷道延著42街前行,對照Allegro的人聲鼎沸,左手邊的星巴克倒還有不少空位。在西雅圖,星巴克從不是首選,我始終這麼認定。

4214 University Way NE, Seattle, WA 98105
seattleallegro.com


吳象元 — 台灣人,天主教徒,華大傑克遜學院中國研究組研究生。一場泰北志工旅行,改變人生關懷方向;2011年前往西雅圖,就此愛上這座四季分明的雨都,隨後便以CIVICUS(拉丁文意為「市民的」)為題,書寫行走於書本、咖啡和城市的小日子。熱愛攝影、電影、巧克力、紙本書、甜點配茶、走路和跳躍,成為留學生後愛上烹飪,尤其搭配食物的醬汁和餅皮。相信—跟隨心底的聲音,這世界就沒有重力,肩上擔負的重任也就不再沉重;把最好的分享給需要的,就是生命的完滿。

個人部落格CIVICUS: yuan-civicus.blogspot.com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