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柏宇 Jason Chan

香港當紅歌手陳柏宇(Jason Chan),聲音獨特細膩,情感真摯,從2007年出道作品「固執」到其後的「I Will Be Loving You」、「你瞞我瞞」和「尊嚴」,歌曲都離不開愛情這個主題。其實,在陳柏宇的世界裡面,愛情並不是一個需要拿出來跟大家分享的東西。

陳柏宇 Jason Chan

「我想要讓大家知道我自己內心的世界覺得有意義的東西是甚麼。」──陳柏宇

香港當紅歌手陳柏宇(Jason Chan),聲音獨特細膩,情感真摯,從2007年出道作品「固執」到其後的「I Will Be Loving You」、「你瞞我瞞」和「尊嚴」,歌曲都離不開愛情這個主題。其實,在陳柏宇的世界裡面,愛情並不是一個需要拿出來跟大家分享的東西。

早前陳柏宇被邀請來到西雅圖作為華盛頓大學香港同學會歌唱比賽(SingCon)的表演嘉賓。在專訪當中,筆者有幸與Jason分享他對歌唱比賽的想法和對自己音樂的發展,認識在情歌以外的他。

陳柏宇 Jason Chan

筆者:你在2004年參加過多倫多新秀比賽,作為過來人,可以跟SingCon參賽者分享一些舞台技巧嗎?

陳:其實我自己沒有甚麼所謂的舞台上面的技巧。我常常覺得唱歌,是歌唱比賽與否,最重要是enjoy(享受)你自己在台上表演的時間。不要給「比賽」、「輸贏」哪些想法去讓自己有緊張的情況出現,每次的演出都把它看成是最後一次……那甚麼時候都會是好的。

筆者:對於有意回去亞洲發展的參賽者,你覺得,亞洲樂壇有這個空間嗎?現在是一個好的時間點嗎?

陳:時間和地方的好壞純粹是你喜不喜歡,這是不是你最有火的時間。譬如說:我今年想要當歌手,欸,但是我先不做,幾年後才做,因為我覺得不是時候;那我很肯定幾年後也不會是對的時候。我覺得“you have to dive into it”(你要完全投身),不要想太多。會不會說香港不需要新的歌手呢?不會的。我覺得世界各地都不停需要有不同的聲音去參與那個社區,令事情變得比較有趣,多一點競爭,就自然有進步。

筆者:在選歌方面,參賽者會有機會在亞洲唱英文歌嗎?

陳:我覺得,不要拿這個歌唱比賽來斷定自己入行以後會選擇的歌路或者是路線。所以在這個時候,最重要是選擇一些你想唱的歌、喜歡唱的歌。因為“the chances are”(機會是),當你入行以後,不只是在香港,在世界各地也是,其實你不一定能完全做你想做的音樂。因為marketing(策劃)要顧慮到觀眾的口味,很多時候artist(藝人)和marketing的想法有很大的分別,所以趁著現在有機會,要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入行之後可能沒這個機會。

筆者:今年較早時推出的《The Next Moment》這張專輯的概念是甚麼?你的曲風與過去的有甚麼不同?

陳:這次《The Next Moment》這張專輯裡面,曲風和歌詞上的題材都有很大的轉變。以前我唱的很多都是情歌,比較慘情、飲泣一點的ballad(謠曲)情歌。這次有很多非情歌類別的歌曲,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有參與作曲。我覺得我自己其實內心想表達、想要放進去音樂裡面的、跟大家分享的訊息,是關於家人或者是關於一些看法,一些思想上的東西。因為愛情……在我的生活裡愛情不是一種很慘的事,所以唱情歌其實很辛苦,在某個程度上真的是很難,很難去投入,你要去演,要以一個演繹的角度。但是這次很開心,做了很多不是關於情歌的歌曲,自己是比較容易去投入,而且比較容易去相信歌詞內容想要表達的東西。還有,這次與恭碩良和Kelvin Avon合作,他們給了我很多inspiration(靈感),無論是曲風或者是演繹上都有很大的轉變。走到錄音室裡面,其實就用了一把不同的聲音去唱他們所寫的歌曲。我覺得這點令我對於自己的聲音更熟悉。

筆者:創作的過程有遇到甚麼好玩的,或者是困難的呢?會繼續創作嗎?

陳:作曲困難的地方在於你有沒有那麼多題材。我是在一個很初步的階段,今年才真真正正開始投入作曲這個行列,所以現在還有貨,還有東西可以寫。難度會在將來,會在我寫了兩三張專輯之後,還能否找到新鮮的題材,還有沒有一些「有火」的題材在歌曲裡面。創作,就甚麼都好玩。因為我創作的歌曲對自己來說是特別的有意義,無論是歌詞還是melody-wise(旋律);其實本身的旋律已經在表達一個故事,而歌詞是把它文字化。

陳柏宇 Jason Chan

筆者:這次與恭碩良(Jun)合作,將來會想要跟誰合作呢?

陳:都是想要跟Jun合作!現在的計劃會是在年底推出另一張專輯。剛發的這張專輯是與Alex(馮翰銘)、Jun、Gareth(陳考威)和阿Kay去做,年底的新專輯應該只會跟Jun和Alex去做,希望可以narrow down(收窄)那個種類,讓我們可以專注一點的完成這件事,希望可以立定一個明確一點的音樂方向讓自己去走。

筆者:之前的專輯曾經收錄了一些國語歌曲,那你未來有想要出一張純國語專輯嗎?

陳:想就當然有想過,每個人都有在想。而且在香港做歌手,始終華語市場比香港大很多很多,所以當然有想過,但是暫時還沒有一個既定的時間表去做國語專輯。廣東專輯這方面還有很多東西想做,有很多目標想要達到。如果貿貿然走去做國語專輯,就好像突然間把在香港辛苦經營、花了這麼多時間的一個名譽丟到別的地方去……好像不是太好。慢慢來吧。

筆者:這次來到西雅圖,有甚麼感想?

這次來的目的是唱歌,想要跟大家分享自己的音樂。第一次來Seattle(西雅圖),覺得很榮幸有機會被邀請來這邊當歌唱比賽的嘉賓。我覺得作為歌唱比賽的嘉賓對我的意義特別大。對於以前有參加過歌唱比賽的自己,其實非常渴望有前輩能給自己有關在台上表演的意見,有甚麼可以做的更好。現在有機會去做給別人advice(建議)的角色,蠻有意義的。

[成熟的表現]

陳柏宇給了筆者一個成熟,一個了解自己、勇於挑戰的感覺。他努力求變,今天的音樂涉獵了許多不同的題材,不再只是一味商業化地談情說愛,而是更貼近、更關心社會。現在他做音樂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想要反映自己真實的性格。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