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絨絨的小腦袋,圓滾滾的小肚子,還有一小截短尾巴,小尾巴還一顫一顫的,偶爾夾雜著一兩聲嗚咽聲,霎是惹人憐愛,再大的脾氣也發不出來。「狗是人類最忠心的朋友」,這句話很少有人會懷疑牠的真實性,如果家中有養狗的人,便會知道狗狗是多麼的貼心和忠誠。

 

毛絨絨的小腦袋,圓滾滾的小肚子,還有一小截短尾巴,小尾巴還一顫一顫的,偶爾夾雜著一兩聲嗚咽聲,霎是惹人憐愛,再大的脾氣也發不出來。

「狗是人類最忠心的朋友」,這句話很少有人會懷疑牠的真實性,如果家中有養狗的人,便會知道狗狗是多麼的貼心和忠誠。當回到家裡時,一團毛球歡天喜地的朝你衝了過來;心情不好時,毛球暖暖的偎在你的腳邊,不時的用鼻子、舌頭碰碰你,希望你開心;總是快樂的搖著尾巴,巴望著你能陪他一同玩耍。狗狗就像毛天使,帶給人們笑和愛,而對於視障人士來說,與自己朝夕相處的導盲犬就是自己的自由與光明。

導盲犬中心(Guide Dogs For the Blind)於10月12日假西雅圖飛航博物館(Museum of Flight)天際線廳(Skyline room),舉行在華州的第一場導盲犬結訓典禮。典禮會場,導盲犬飼育培訓者及受贈導盲犬之視障人士一同出席,並發表親身感言,場面相當催淚溫馨。

視障者琳達.艾爾-默凱(Linda Al-Molky)自培訓者艾莉克希斯(Alexis)、梅姬(Maggi)、喬恩.華德(Jon Ward)的手中接過導盲犬「那可」(Naoko)的繩索──象徵那可正式結業──她感性的說:「『那可』是我第六隻導盲犬。我有好長一段時間過著沒有導盲犬的生活,擁有『那可』真的讓我很興奮。我討厭那支白枴杖。有了『那可』代表著我的自由又回來了。」

對於視障人士而言,導盲犬是比家人朋友還要親密的夥伴,不僅僅是忠心的朋友,還是傾心相賴,如唇齒相依般的最佳拍檔。然而,礙於經費及支援度問題,並不是所有的視障人士都能擁有一隻讓他們能重獲光明、自由、甚至是自尊的導盲犬。

導盲犬中心於是致力於讓視障者都能有一隻有如他們雙眼的導盲犬,引導他們接下來的人生。

發展總監(Director of Development)克里斯.瓊斯(Chris Jones)表示:「我們沒有拿政府的一毛錢。所有的經費來源都是來自個人樂捐,以及志工的投入。像結訓典禮如此活動,可以讓人們更能了解導盲犬計畫,進而捐獻。」

導盲犬中心目前只有在加州聖拉斐爾(San Rafael, California)以及俄勒岡州波特蘭(Portland, Oregon)設訓練園區,而中心亦有計畫想把導盲犬培育及培訓計畫拓展至華州。

華州社區代表(Washington state Community Field Representative)安.泰森(Anne Tyson)指出:「華州現在還未有導盲犬中心的訓練園區,不過我們有建立的計畫。現在,華州有80個導盲犬培訓俱樂部,共培訓大約100隻的導盲犬。」

導盲犬一生幾乎都奉獻給社會,為視障者指引道路,不能有太多自身的情緒,不能隨意追逐有趣的事物,這些犬隻用盡一生盡心盡力的將視障者導引至正確的方向。更因為有了導盲犬,才使得這些視障人士的生命重新有了希望。

在每個視障人的心中,「導盲犬不只是隻導盲犬,更是親人,在他的人生路途中做最重要的支柱。導盲犬是上天賜與人類的天使,牠搖著尾巴,將愛與信任的力量灌注到每一個孤獨絕望的靈魂裡,賦予視障者自由與希望,帶領他們跨越障礙黑暗、迎向幸福溫暖的未來。」(註一)

註一:節錄自日本紀實文學作品《再見吧,可魯》。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