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韓媒4日報導,在堅果返航事件中,被大韓航空前副社長趙顯娥逐下飛機的大韓航空乘務長朴某復工後,被安排的飛行行程緊密,睡2至3個小時也成為一種「奢侈」。朴某稱,工作18年來從未遇到過這種「地獄行程」,他懷疑公司對其實施人事報復。

據韓媒4日報導,在堅果返航事件中,被大韓航空前副社長趙顯娥逐下飛機的大韓航空乘務長朴某復工後,被安排的飛行行程緊密,睡2至3個小時也成為一種「奢侈」。朴某稱,工作18年來從未遇到過這種「地獄行程」,他懷疑公司對其實施人事報復。

據報導,趙顯娥涉嫌於去年12月5日乘坐從紐約甘迺迪機場飛往仁川的KE086次班機時,因對空乘人員提供堅果的方式不滿,在飛機駛向跑道還未起飛的情況下,要求機長將飛機重新開回登機口,並讓乘務長朴某下飛機。

據了解,韓國國內線和短距離國際綫被業內稱為「沒錢賺又累人」的工作,收入可觀的則是長距離國際綫。而朴某2月份的行程大多由國內線和日本、中國、東南亞等短距離國際綫構成。原本每月至少飛3次以上的長距離國際綫,本月只有一次。

業內人士透露稱,韓國國內線與短距離國際綫大多不會在當地停留,而是直接接收乘客,因此相當耗費體力。乘務員們喜歡飛行補助多、可以拿到駐外補貼的長距離航線。但是就朴某的情況來看,即便是國際綫,大多也是抵達當地後隨即出發的航線。尤其是11日的飛行,被安排一同飛行的都是堅果返航事件發生時的乘務員。

曾做過乘務員的某匿名人士稱,這種行程安排基本和經常參加工會活動的職員所受到的處罰水平差不多。

對此,大韓航空表示:「作為帶領14名乘務員的乘務長,他的飛行工作和其他乘務長差不多,都是72小時。乘務員的行程由電腦自動分配,不存在人為控制一說。」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