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Zita)2018年2月,金县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在没有司法授权的情况下与移民官员分享个人信息。 据该县审计员周二透露,在通过法律的一年内,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官员仍继续登入监狱数据库超过1000次。

通过数据库,ICE的官员能够看到超过4万个囚犯的照片、外形描述、地址和别名。 地址报告称,「通过照片和地址,联邦特工可以更容易地识别和定位不同的人,从而进行对县居民的拘留或迁移。」

在某些情况下,监狱官员还收集了公民身份信息。报告称,这表面上是为了通知外国领事馆他们的公民被拘留,但这些信息是在不知情和同意的情况下获得的,数据亦可能会受到被泄露的影响。

此外,根据该报告,金县治安官办公室在2018年1月至2019年5月期间给ICE二十多个未经编辑的案件档案。这揭露了政策和实践之间的惊人脱节情况—类似的情况发生在去年,国家许可部门被发现经常与ICE分享照片和驾驶执照申请。州长杰伊·英斯利(Jay Inslee)当时指自己并不知情,并曾下令州政府官员不要与移民执法部门合作。

本周,华盛顿邮报报导,ICE和FBI一直在使用全国各地许可机构的照片来应用面部识别技术。

在发现金县的数据被披露后,审计员在4月份通知了该县的成人和少年拘留部门,该部门在5个工作日内切断了对ICE的访问权利。发言人瑞安雅培(Ryan Abbott)长官表示,治安官办公室也「立即改变」了程序。

西北移民权利项目(NWIRP)的执行董事豪尔赫·巴隆(Jorge Barón)称这情况「令人非常失望和不安」。

县政府道康斯坦丁(Dow Constantine)在7月1日致金县审计员的信中同意了培训建议和保护居民隐私的具体计划,但没有解释过去未能做到这一点。

县议会主席怀德宝斯奇(Rod Dembowski)说他很沮丧。 「你通过了一项法律,执行官负责实施它。」德宝斯奇说他的理解是,ICE和其他执法机构一直使用监狱数据库长达十年之久。 在理事会通过其条例后,却没有人停用ICE账户。 记录显示,根据审计报告,15名ICE官员继续登录。

德宝斯奇说,ICE官员知道他们不能再登录该数据库,称他们所做的是「故意违反法律,以任何方式获取信息。」

「ICE对使用这技术作调查没有评论,」ICE发言人坦尼娅罗曼(Tanya Roman)在一份声明中说。 它还批评了庇护政策,例如县议会通过的条例。「ICE坚持认为,地方机构的合作是促进公共安全不可或缺的部分。」

德宝斯奇说他想知道ICE是否保存了其官员在网上看到的信息,如果是这样,该机构是否会同意销毁它。理事会主席表示,该县还在寻求律师和其他方就这情况作出最佳建议,尤其是知道该县是否应该通知那些隐私受到侵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