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由於禁止餐館提供堂食服務,餐館只能通過外賣維持運營。與此同時,諸如Grubhub和Doordash之類的第三方外送服務平台,因對餐館的「待遇」而受到抨擊,無論是通過向餐館收取過高佣金還是對他們從未同意的服務進行註冊。

芝加哥一個食品卡車《Chicago Pizza Boss》的老闆朱塞佩·貝達拉曼蒂(Giuseppe Badalamenti)在Facebook上發表了Grubhub三月向他發出的帳單,以使人們瞭解其對Grubhub支付費用的細分。看到這張帳單人們驚呆了。

貝達拉曼蒂的帖子顯示,他的46筆預付訂單總值$1,042.63美元,包括42筆Grubhub提供的外送和4筆客戶自取外賣。但最終他只淨賺了$376.54美元,他指「幾乎足以支付食物成本」。根據Grubhub細分了不同的費用包括:市場佣金費用20%、送餐費10%、「手續費」(processing fee)3.05%加每筆訂單$ 0.30美元。就算是食客自取外賣,只要通過Grubhub網站或應用程序上下訂單,有些費用Grubhub還是要收取。還有一筆$231美元的「促銷」(Promotions)費用,原因不明。根據Grubhub提供的百分比,貝達拉曼蒂是被正確地收取費用。

在4月,Grubhub推出了一項促銷活動,顧客只要訂滿$30美元以上即減$10美元的折扣優惠。但是,細則表明,選擇參與是次促銷活動的餐廳將承擔這些費用,Grubhub將根據折扣前的訂單總額收取費用。

儘管你是否認為貝達拉曼蒂應受到公平地收取費用,第三方外送服務平台無疑已經通過外包外送人員來「幫助」許多餐館。

但是現在許多餐館都在質疑成本問題,並開始要求顧客打電話到店內直接下訂單。通過線上或手機應用程序下訂享受外送服務,一定會比打電話到店內自取方便,但是正如貝達拉曼蒂所寫,現在是時候「停止相信通過第三方外送服務平台訂購來支持你的對社區」。

這些第三方外送服務平台不但向餐館收取費用,也向顧客收取費用,同時他們的外送員由於是外包的「零工經濟」(Gig Workers),沒有最低時薪等勞工保障。然而,疫情期間確實應盡量減少不必要的外出,甚至外送平台也實施無接觸外送服務。一些店家表示,在疫情期間外送平台的確幫助了它們,但認為非常時期這些平台應調整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