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 让全美警务执法问题,及警备预算问题都受到了整个社会的强势关注。而面对抗议者排山倒海、要求对全美执法部门进行全面变革的呼声,西雅图警备部门将会作何回应?让我们跟随《西雅图时报》的视角,看一下未来的前景和将要面临的困难。

最近几年来,西雅图警察局(SPD)一直在联邦政府监管下进行财政清算。这期间增加了不少包括首席运营官,首席信息官在内的一系列新的文职职位,以及相当一批数据分析师。除此之外,警局还增加了众多其他职位用以完成警力现代化,社区信任化,以及落实美国司法部的2012年结算。而2018下半年警察工会上达成的协议,又大幅度提高了警务工作者的工资,用以配合增强警务人员的自律和监管。

西雅图警察局的这一系列整改,正是其过去5年内预算膨胀了超过一亿美金的原因。要知道,这是在警务人员数量基本没有变化的前提下生生增长了36%。2018年至今,西雅图市政在包括消防局和其他部门在内的公共安全领域的开支上,增长速度比全国其他任何大城市都要快很多。

多年的预算一掷千金后,如今的西雅图警察局面临完全不同的清算局面︰示威者们要求市政府领导人解散西雅图警局,或者削减其预算。毕竟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夹击之下,市政预算已经是捉襟见肘。再加上上个月发生的弗洛伊德事件后开始的日常示威活动中,日益增长的反对呼声和示威游行让西雅图警局的改革更加举步维艰。现在警局依然受联邦法官的监管,而其预算也成为了西雅图市议会一项财政「审讯」(inquest)的主题。

不到一年以前,负责监管司法部结算的联邦法官还点明表扬了西雅图警局,认为其警力改革、危机调解和拘留工作都堪称「全国典范」。但同时也指出其在警员执法不当方面的进展不足。

「我认为一些钱是花了在值得的地方,并用于一些改革工作,但我认为不是所有这些改革都取得成功。」杰伊·霍林斯沃思(Jay Hollingsworth)说,他于2013年至2019年担任该市社区警察委员会的委员。警方问责制的倡导者霍林斯沃思称赞反偏见和降低冲突的技巧培训,但他也指出,三年前白人警察枪杀了当时怀有约15周的非裔孕妇夏琳娜·莱尔斯(Charleena Lyles)事件,被开了7枪,是失败例子之一。他认为「减少警察的权力」,并支持重新分配警察资源,以帮助减轻贫困社区和改善教育机会。

2015年,该部门增加了一名文职首席运营官,负责监督从购买和雇用到犯罪分析和专业标准的所有事务。而新的首席信息官将帮助利用技术工具来遵守美国司法部的解决方案。「学术课程开发专业人员」(academic curriculum development professional)将帮助设计SPD的培训技术。 培训预算每年增加140万美元。

在随后的几年中,SPD建立了一个数据平台,并设有分析师,以监控使用武力事件、投诉和其他指标。它增加了与无家可归者接触的警员培训,警员既可以通过导航团队,也可以独立工作以清理街道和人行道,但这并非没有争议。

SPD越来越多的预算反映出不仅仅是增加警察资源,还有养老金、医疗保健和保险费用的不断上涨。根据市议会上周的报告,即使增加了文职职位,警务人员仍占SPD劳动成本的77%。但是在过去几年中,SPD一直在努力招募和挽留警察。到2019年底,宣誓就职的警务人员为1,369人,只比五年前增加了1%。西雅图市长詹妮·杜肯(Jenny Durkan)和西雅图警察局长卡门·贝斯特(Carmen Best)均表示,与西雅图警察协会的合同对于招募和保留警察至关重要。SPD的工会协议授权增加工资和补薪,一直是支出激增的主要因素。根据《西雅图时报》审查城市记录,2019年,SPD的44名员工的基本工资超过20万美元,而至五年前只有9名员工的基本工资超过20万美元。

根据《西雅图时报》,SPD的实际支出与预算有所不同,这些数字并不容易获得。尽管如此,该市在公共安全方面的支出,包括警察和消防,能计算出警察的大概预算。根据该市当年的经审计财务报表,该市在2018年为公共安全费用支付了6.869亿美元。这样算来,每个西雅图人约925美元。根据梅里特研究服务公司(Merritt Research Services)的数据,尽管其他城市对公共安全支出的计算方式有所不同,但西雅图的人均占有率在2018年美国30个最大城市中排名第六。

根据梅里特(Merritt)汇编的数据,西雅图在五年内的公共安全支出增长了32%,是这30个城市中仅次于休斯敦的第二高。

SPD大改革的根源可追溯到2011年在社区发生一连串暴力事件,其后联邦民权对SPD进行调查。当时担任华盛顿西部区美国检察官的杜肯,参与了该部门的改革长达十多年,并支持社区领导人提出的要求司法部干预的请求。

2012年,美国司法部发布了一份报告,发现SPD经常使用过度的武力,根据《西雅图时报》,占了五分之一。并概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警务模式,但该报告未对此问题做出正式结论,称其缺乏足够的数据。司法部提起诉讼,该市与SPD签署了和解协议(也称为同意令),该协议今天仍然有效。负责监督和解工作的美国地方法官詹姆斯·罗伯特(James Robart)发现,该部门除了在一个关键领域,警员问责制,以外的所有其他领域都基本合规。该市曾要求法院终止联邦监督,但在弗洛伊德事件后,撤回了这一请求。

SPD还会管理「CHOP」吗?

就在周日(14日)晚上,国会山「CHOP」区域附近的一家汽车修理店Car Tenders的店主约翰·麦克德莫特(John McDermott)声称,自己多次拨打911电话求助都没有得到警局的回应。据店主描述,自己的门店先是被入室抢劫和纵火,后来门外的围栏又被推翻了,围栏被推部分还有视频传到了社交媒体。

警察局长贝斯特对此评论︰「警局确实接到了声称店面被斧头砸坏并入室抢劫及纵火的报案电话,警员们也对电话求助做出了回应。但是警务人员远距离观察事发地点后,并没有发现烟雾和纵火痕迹,也没有争吵局面。就我拿到的报告显示,警察们没有发现任何危及生命的迹象,也就没有进入店面。」另外,一位警局高层尝试打电话给报案人,但是没有接通,电话进入了语音信箱。贝斯特说她在周一的新闻简报前看过该事件的视频,并将亲自跟踪此案的发展。

该案发生的国会山「有组织抗议区」(Capitol Hill Organized Protest,CHOP)被称作是无警察区域,但贝斯特指出这一说法并不属实,且过去的48小时内警察们已经就此区域发生的犯罪案件做过多次汇报。另外,调度员和警务人员一直在与案件受害人或者电话报案人协调沟通,希望其与警察在CHOP区域边界碰面,并且一旦有危及性命的事件发生,警察会毫不犹豫进驻此区域。「西雅图没有无警察区域,很多人在散布我们城市被包围攻陷的谣言,那都不是真的。」贝斯特补充说道。

其后晚些时间的新闻简报中,贝斯特称警务人员们会就「CHOP」区域事件谨慎回应:「目前情况下,我们不想让事态升级,更不想让社区人民面临任何潜在的危险,或受到任何不必要的伤害。」据贝斯特解释,警局正寄予市府官员跟「CHOP」领导人协商,将东部辖区归还警局。而且自从警局撤走设备,拿木板围好了辖区里的窗户后,一周内警察在整个东部辖区的回应次数已经增加了三倍。但是目前的交通情况下,从收到报案到赶至事发地点,行动时间也要比之前长出了三倍。

同日,在市政厅,市议会一致投票通过,禁止警察使用锁颈方法和警察控制人时常用的武器,如催泪弹及不得遮掩警员徽章编号。市议员克沙玛·沙旺(Kshama Sawant)将这些行动称为历史性行动,将其描述为朝着使警察部门非军事化和降低其经费的第一步。 根据禁止武器的规定,任何西雅图机构都不得拥有、购买、租赁、储存或使用「动能弹、化学刺激物、声学武器、能量武器、水砲、超声波大砲或任何其他类似设备」。该法案还适用于向西雅图提供援助的外部机构。它允许使用胡椒喷雾剂,但不能用于示威游行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