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6月8日,当西雅图警察局(SPD)表示,撤离东管辖区分局,并将警察局用木板封起来后,西雅图国会山(Capitol Hill)地区附近,包括警察局大楼及卡尔·安德森公园(Cal Anderson Park)在内的数个街区,被一群示威者占领着。

刚过去的周末起,3天内该区域发生了3宗枪击案,1死3伤。由周六(20日)的第一宗枪击事件后,人民群众的焦虑和恐慌日益增长。周六的事件发生在凌晨2点20分,一名19岁男子被突发的枪击射中,紧急送往医院后救治无效死亡。半小时后一街之隔又有第二次枪击发生,这次的受害者33岁,正在海景医疗中心(Harborview)重症监护室接受观察,情况危急。周日的枪击事件在晚上10点30分左右,一名17岁青少年肩部中弹受伤,被送往海景医疗中心。他已接受治疗后出院,但拒绝与SPD调查人员合作。周二凌晨,第4名,30岁男子被枪伤,并无大碍。

在周六枪击案发近40小时后,市长詹妮·杜肯(Jenny Durkan)终于就此事发表了一篇有准备的声明:

「在国会山,每天都有上千名和平示威者聚集,其他地区每天也有总计上万名群众。所以市政府的重要职责就是确保全西雅图地区在所有时间内保持安全,尤其是傍晚时段的国会山。警察局长卡门·贝斯特(Carmen Best)和SPD正在与西雅图消防部等其他部门紧密合作,致力于出台应对不断变化形势的新策略。市政府将会继续推进对该地区的改革,并同时寻求非裔社区内大小机构、商户、居民、示威组织,以及可靠通讯机构等致力于平息事态工作的社会力量的支持。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相信我们可以齐心协力共建拥有和平游行环境的国会山,保证居民的生活质量,并向着警务工作的新方向迈出坚实的步伐。我们会顺应时代的诉求,倾听示威抗议的声音,继续推进摒除种族歧视的体制性改革,并持续改善有色人种,尤其是黑人社区的公共健康和经济建设。」

同时,市长发言人发表声明:「市长和市政工作人员一直在与CHOP区域周边的居民和小商户保持沟通,获悉这个区域的情况日夜差别很大。我们一直与这些居民和小商户讨论合作,以解决他们安全方面的担忧,并努力使他们收到骚乱威胁后可以第一时间得到紧急救助。同时,我们也在与该区域的LGBTQ人群合作,毕竟国会山都是他们的重要活动区域,尤其眼下还是他们的同志骄傲月(Pride month), 而其庆祝活动因为新冠疫情也被取消了,这是几十年来的头一回。还有一些社区组织和调解机构合作,使区域对话更加顺畅,协调区域关系,警务改革,共建社区信任友好关系。」

但是一些国会山的居民表示,杜肯应该做出更多举措,而不是只发个声明。一名住在CHOP区域附近,不想透露姓名的男子喊话道,「我想邀请杜肯市长来CHOP区域住一晚,这样她就能亲身感受这里的状况了。是市长让我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她需要负起责任,参与进来,落实执法,而不是只口头说说。我们现在的感觉是,因为市政官员的不作为,我们正在自己的街区当人质!」而多位接受《KOMO》新闻访问的居民都表示,自己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活动,但同时指出现在的CHOP已经不只是抗议那么简单了。他们很担心这样的情况持续越久,情况就会越糟。

其后,CHOP区域的一个小组发出针对枪击事件的声明,称事件的升级是因为群伙效应,结尾点出,「我们一直追求的都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所有人的公平。」一些CHOP区域内的示威者,还给呼吁市政府改革的组织人士发了公开信,提出了例如在CHOP区域设立毒品酒精安全使用区域、缩短抗议活动时长,以防止夜间混乱等方面的建议。同时信里也呼吁大家,除了使用社交媒体之外还要采取更好的沟通方式。

数小时后,第2宗枪击案发生。对此,杜肯周一表示,SPD将返回被废弃的东管辖区分局。她说:「没有暴力行为是可以接受的。我们为解决枪械暴力问题做出了不懈努力。」市长指,暴力正在扰乱数千名寻求解决种族不平等和警察过求使用武力行为的和平抗议者。她再次强调CHOP区域的暴力事件,已导致周边的企业和居民的处于困境。杜肯说:「这座城市不允许在国会山附近的继续发生枪械暴力事件。如果有人继续留在公园里,我们将考虑采取进一步行动来保护社区安全。包括与非裔领导的组织合作,与CHOP区域的人们进行沟通。并向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提供外展服务。」

杜肯表示,贝斯特清楚地表明,SPD需要返回分局,以响应及解决该区的治安问题。另外,贝斯特赞同杜肯的观点,即只有警方和社区成员共同合作下,这座城市才能前进。贝斯特指出,CHOP区内的许多示威者都是和平的,但有一群人从事犯罪的人。贝斯特说:「这与政治无关,我不是政治家。这是生死攸关。我不能袖手旁观,不能再看着另一个非裔或其他人在我们的街道上死去时,有人激进地阻止警察及其他急救人员进行救援。」

贝斯特指:「如果不是仓促立法,可能可以挽救生命。」贝斯特指的是,市议会禁止警方使用催泪弹等「不致命武器」。但负责监督警方的市议员称,不应归咎理事会。市议员丽莎·赫尔博尔德(Lisa Herbold)指:「我不知道催泪弹将如何帮助挽救那个在周六被枪杀的青年的生命。当警察到达现场时,该名青年已被送院。 」

同样地,市长及警察局长没有明确表明,将何时及如执行「清场」行动,还有何时重返分局。

杜肯其后宣布,在她重新评审2020年预算后,她提议在2020年剩下的六个月,削减西雅图警察局约百分之五的预算,约2000万美元,并未像市议员期望的那样大幅地削减。另外,杜肯指该2000万元,将填补因新冠病毒疫情给西雅图市创造了3.78亿美元的缺口。杜肯的建议还有明年暂停招聘新警员,直到制定出「能反映社区公共安全优先事项」的新计划。杜肯将在周三向西雅图市议会的演讲中提出该削减建议。市长还要求警察局在7月底前准备好将预算削减20%、30%和50%的模型。市长还提出了一项有色人种青年导师项目,预计支出500万美元。

周二凌晨的枪击案后,即使市长周一已要求人们开始清理及清拆CHOP区域后,示威者还是无动于衷。一些社区领导人和国会山居民们终于向示威者发出声音,要求示威者在出现其他受害者之前回家。

「这次不是这样」(Not This Time)的创始人安德烈·泰勒(Andre Taylor)表示,由于煽动者的心态和导致19岁的洛伦佐·安德森(Lorenzo Anderson)被谋杀的暴力行为,占领行动已经变得无效。泰勒说:「我们的社区不支持暴力。而且在这里被杀的是一名非裔青年。如果他们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将不会被困在某个地方。我认为他们还不理解『CHOP』的意思。 这就是问题。」泰勒一直在与CHOP区域示威者们交谈,希望他们把「CHOP」看作一种可以全世界推广的理念,而不是一个地方。

他计划本周与牧师们一起回到抗议区,说服者示威者。在社区领导人将继续进行局势降级讨论的同时,该市正在等待着社区领导人对CHOP的计划。

@CHOPOfficialSEA在周三发表的推文中写道:「CHOP占领运动现已结束。」他们说,该组织在得知未实现的潜在威胁后,于周二晚离开了附近的卡尔·安德森公园。 但是,仍有数十名示威者聚集在警局以外的街区。他们说,在满足他们的要求之前,他们没有离开的计划。 这些要求包括将警察预算削减50%,将资金用于修复式司法(restorative justice)等社区活动,并确保不起诉被捕的示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