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康妮·韋德(Connie Wade)和她12歲的女兒艾米莉安(Emilyanne)是西雅圖無家可歸大軍中的一個普通家庭。最近,這位媽媽發現他們已經無法在汽車中居住或在街上露營,因為患有唐氏綜合症的艾米莉安亟需使用人工呼吸器。如果沒有持續性正壓呼吸器(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CPAP),艾米莉安的呼吸每六分鐘就會中斷一次。而雖然典型的開放式收容所內都設有電源插座,但母親韋德認為其安全性很難保證。

幸運的是在這不久之後,一家專為無家可歸家庭而設的非營利組織╴「瑪麗之家」(Mary’s Place)邀請了她們入住。該組織於5月底在亞馬遜西雅圖總部一棟大樓內開設了新收容所並已正式啟用。這也是全美第一個在企業內部建立的收容所。大樓外是一個安靜、整潔的科技園區。

Mary’s Place 下設有一個名為「冰棒坊」(Popsicle Place)的計劃,旨在幫助那些無家可歸併需照顧有健康狀況兒童的家庭。其執行董事馬蒂·哈特曼(Marty Hartman)說過:「如果沒有『冰棒坊』,這些孩子將更接近死亡邊緣。」

亞馬遜八層高的建築物,使新收容所有6.3萬平方英尺之空間,每年可容納1000個家庭。入住的每個家庭都獲得了帶雙層床、約175平方英尺的私人空間。他們戴著口罩、進行體溫檢查,並在食堂、室外露台、兒童遊戲室和洗衣房等公共場所保持社交距離。其中的兩層樓更是被預留出來,專為有健康狀況兒童的家庭而設。他們當中許多兒童的免疫系統正遭受慢性疾病或化學療法的損害。雖然浴室是共用的,但每個家庭有私人水槽可處理醫療需求,例如灌食後管子的沖洗清潔等。

很多受「冰棒坊」計劃幫助的家庭,在孩子出現健康問題前都有工作和安穩的家庭。但後來因為父母要照顧孩子無法工作,或者因為醫療費用使他們無法負擔住房,無奈淪為了無家可歸人士。而無家可歸也意味著要經常搬遷,隨時面臨治療中斷問題,以及三餐溫飽問題。

韋德對亞馬遜的設施表示感謝,稱其感覺就像是豪華酒店,一點都不像收容所。當描述女兒多麼喜歡這個地方時,她笑完竟流下了淚水,「她不會記得自己曾無家可歸。但是我知道她會記住這個地方。」

終止無家可歸全國聯盟(National Alliance to End Homelessness,NAEH)和全國無家可歸者醫療保健委員會(National Health Care for the Homeless Council,NHCHC )的專家說,「冰棒坊」計劃是他們從未見過的模式。 NHCHC首席執行官鮑比·沃茨(Bobby Watts)指出,該計劃的執行至關重要,因為在過去40年中,過高的醫療費用一直是美國個人財務破產的首要原因,而且無家可歸的兒童更有可能患有慢性健康狀況。沃茨說,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有健康狀況兒童的無家可歸家庭,因為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U.S.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僅追蹤無家可歸成年人的健康狀況。

對Mary’s Place的1億美元資助,是該科技巨頭對其家鄉西雅圖的最大單筆慈善捐款。

亞馬遜帶來的收益與問題

亞馬遜為大西雅圖地區帶來成千上萬的高薪科技工作崗位,但也同時加劇了該地區收入不平等和住房費用高昂的問題。據《美聯社》報道,一些批評人士指出亞馬遜過去十年的「爆炸性」增長,助長了西雅圖日益嚴重的無家可歸者危機。

兩年前(2018年),西雅圖市市政府,本來打算向該市的大企業徵收「人頭稅」,以資助該市為無家可歸者提供服務的支出。而這一稅費改革將嚴重影響亞馬遜,這家全球最大的線上零售商。

當時亞馬遜的副總裁德魯·赫德爾(Drew Herdener)表示,亞馬遜向該市繳交的稅款,比人口增長還要多。西雅圖市並沒有收益上的問題,而是有支出效率的問題。該公司內部的一位消息人士在2018向《西雅圖時報》透露,亞馬遜在2017年支付了約2.5億美元的州稅和地方稅。另據知情人士表示,亞馬遜在2018年支付了近3億美元的州稅和地方稅。對於亞馬遜而言,2018是豐收的一年。亞馬遜的利潤在這一年增長了兩倍多,達到101億美元。

當年的最終結果是,市政府撤回了該提案。同時,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宣布,他的私人慈善基金將解決該市無家可歸的問題。除了貝佐斯的私人資助外,該科技巨頭也表示將繼續撥款給當地幫助無家可歸者的非營利組織,Mary’s Place 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事件後來有反轉。據CNBC報導,亞馬遜在2018年並沒有支付任何聯邦所得稅,還從聯邦政府那裡獲得了1.29億美元的退稅。這一數字是研究人員和新聞記者是通過計算亞馬遜有資格獲得的稅收漏洞和稅收抵免得出的。這一研究結果引起一片嘩然,也使西雅圖市議會議員宣稱要在今年繼續「努力」提高對該公司的稅收。

大公司被逼稅?快來看看這波新稅法

2020年上半年,西雅圖市議員特蕾莎·摩絲達(Teresa Mosqueda)、克沙瑪·沙旺(Kshama Sawant)和塔米·莫拉萊斯(Tammy Morales),先後提出了新的「人頭稅」議案。市議會即將批准的新「人頭稅」,將再次從大企業中收取資金,以解決無家可歸問題、建造適價住房,以及填補新冠疫情帶來的5.5億美元的財政缺口。

上週三(7月1日),這一議案進展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市預算委員會就每年籌集2億美金用於住房,商業協助和社區發展預算的提議進行了投票。要知道僅僅兩年前,市議會就曾迫於來自如亞馬遜等大公司的反對,以及公民投票權的種種壓力,撤銷過一項僅頒布了一個月,每年向大公司徵收4,700萬美金稅收的政策。

如今的2020,這項被市議員摩絲達稱為「啟動西雅圖」(Jumpstart)的全新稅收計劃,目標是花高薪僱傭員工的大公司。提案一出,週邊一眾公司和組織紛紛抗議,並於週三投票前給市政廳寫信反對,稱這一新稅政策對正在與疫情搏鬥的西雅圖來說極不明智。

而與此同時,也有數十家工會、社區組織、非營利性機構以及宗教組織紛紛表示支持此案。幾乎所有參與週三聽證會(遠程召開)公共評論環節的組織都強烈要求市政廳做出實際行動,應對西雅圖因疫情日益惡化的流浪人群和住房問題。

在「啟動西雅圖」新稅制下,每年要發超過7百萬工資的大公司都要為年收入超過15萬美金的員工逐一繳稅。週三的預算委員會將這個稅率定為0.7% 到2.4%的範圍內,內分不同等級和相應數額。舉例來說,一家每年要發七百多萬美金公司的大公司裡,一個年收入20萬美金的員工要繳納其20萬美金的0.7%,也就是$1,400的稅款。而2018 的稅收政策只針對年收入2千萬美金以上的大公司,且無論員工具體薪資如何,每人只收275美金。

週三的投票結果是7票支持和2票反對。反對的亞歷克斯·皮德森(Alex Pedersen)和德博拉·華雷斯(Debora Juarez)指出這項決議應該留到11月,讓選民決定。市長珍妮·杜肯(Jenny Durkan)也同意此觀點,並認為現在實行新的稅法會迫使一些大公司搬離金縣。市長可以否決新稅法,但她的否決也可以被市議會的6票取消。

新稅法能夠籌集多少稅款很難預測,因為當下的工資數據並不準確,且經濟形勢非常嚴峻。不過市議會的分析員表示,新稅法可以在2021年帶來至少2億1400萬美金的稅收收入。

最終,週一(7日),晚些時候以7票對2票通過,預計將於2021年生效。依舊,皮德森和華雷斯投票反對該稅收方案。「這是一個巨大的勝利,」摩絲達說。「它將幫助西雅圖渡過新冠疫情危機,並讓西雅圖變得更加強大和減緩貧富差距。」該法案週一進行了修改,此次新的稅收政策將不影響雜貨商店,決議也免除了一些醫療機構,時限為新冠疫情危機期間三年內,並允許該法案在頒布後的20年內終止或廢除。

西雅圖市中心協會(Downtown Seattle Association)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喬恩·斯科爾斯(Jon Scholes)在投票後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人頭稅」是不良的公共政策。此外,對他而言,最令人擔憂的問題是,西雅圖已面臨的兩位數失業率。

雖然,亞馬遜房地產首席主管約翰·舍特勒(John Schoettler)曾表示,該公司並不完全反對稅收「人頭稅」,並稱新收容所是解決無家可歸問題的「第一步」(an initial step)。但近年來,該公司已開始不斷在西雅圖以外的城市及其周圍建立業務。就在上個月亞馬遜宣佈,將在雷德蒙德(Redmond)的購物中心租用111,000平方英尺的辦公室,以容納600多名員工,主要為亞馬遜網站服務(Amazon Web Services)工程師團隊。另外,其衛星業務-庫伊珀計劃(Project Kuiper)團隊,亦搬遷至雷德蒙德,辦公空間更達219,000平方英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