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編譯) 自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一名白人警察跪壓致死以來,在數週的全國抗議活動後,總統特朗普週二簽署了一項有關警察改革的行政命令。特朗普在玫瑰園簽字儀式前與在與警察的拘捕行動中喪生的幾個非裔美國人的家庭私下會面,並說他為失去的生命和遭受破壞的家庭而感到悲痛。同時,特朗普在講話中,提到了尊重和支持「穿著藍色制服的、勇敢的男人和女人們,他們守衛著我們的街道並保護我們的安全」的必要性。他指使用過分武力的警員在值得信賴的警隊中為「零星」數字。

根據特朗普的行政命令,聯邦將建立一個數據庫,以追查被投訴使用過分武力的警員。許多涉及致命事件的警察都有被投訴的記錄,包括明尼阿波利斯白人警察德里克·沙文(Derek Chauvin),他因在弗洛伊德死後被指控謀殺。這些報告通常不會公開,因此大眾很難知道那些警員有這樣的記錄。該命令還將給予警察部門一項財務誘因,以鼓勵他們採用最佳做法及安排社工一同處理涉及精神健康、濫藥、無家可歸等非暴力問題。

特朗普說,作為命令的一部分,將禁止使用已成為警察暴行標誌的鎖頸動作,「除非警員的生命受到威脅」,另外要求警員使用電槍等低致命性的武器。現時,全美多個州及地市已禁止警察部門使用鎖頸的做法。

特朗普稱讚自己的努力是「歷史性的」,但民主黨人和其他批評者表示,他的努力還遠遠不夠。參議院民主黨領導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一個適度的行政命令不足以彌補他數十年來的煽動性言論,以及他最近旨在挫敗我們前幾年取得進展的政策。」民主黨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該命令「嚴重缺乏應對種族不公和警察殘暴行徑殺害了數百名非裔美國人所需要的條件」。美國國際特赦組織的克里斯蒂娜·羅斯(Kristina Roth)說,該命令「試圖以不足的方式處理嚴重的問題」。

特朗普指行政命令是有關「撤回警察預算」(Defund the police)建議的替代方案,他抨擊「Defund the police」抗議是「激進和危險的」。他堅決反對撤資或解散警隊的訴求。特朗普說︰「美國人知道真相,他們知道沒有警察,就會有混亂。沒有法律,就會有無政府狀態,沒有安全,就會有災難。」他對受害非裔美國人的家人說:「對於所有遭受傷害的家庭,我想讓你知道所有美國人都和你們共同哀悼。你們所愛的人不會白白死去。」

白宮新聞秘書凱里·麥肯尼(Kayleigh McEnany)告訴記者,會議上流下了許多眼淚,因為「總統遭到了破壞」。白宮顧問史密斯( Ja’Ron Smith)說︰「我們希望有機會真正聽到家人的聲音並保護他們。有些民權組織甚至因為他們來到與總統而襲擊他們,我認為實在是很不幸。」

與此同時,美國兩黨議員也開始製定立法建議。參議院唯一的非裔共和黨人,南卡羅來納州參議員蒂姆·斯科特(Tim Scott)一直在制定方案,其中包括對警察使用鎖頸的新限制和更好地利用警察隨身攝像機等措施。民主黨提案上週已公布,這些提案將在下週進行眾議院投票。目前尚不清楚雙方是否能夠找到共同點。儘管他們的提案有許多類似的規定,例如,兩黨都指出要創建一個國家數據庫,追蹤警察隊伍中的違規者,並在警察被調任至不同警察部門的情況下分享這些信息,但是仍然存在分歧。

隨著抗議活動的不斷推進,紐約州、新澤西州和康涅狄格州均宣布,當地的警察部門將進行改革,增加透明度並禁止使用一些致命武力。紐約市警察局更於15日,宣布解散由約600名便衣警察組成的打擊犯罪部門。西雅圖市議會週一投票通過禁止警察使用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

大規模反種族歧視抗議也讓對美國警察的仇視和警方的執法環境更加惡化。同日晚上,紐約市3名警察在曼哈頓一家Shake Shack餐館喝到可能疑似滲入漂白劑的「毒飲料」奶昔。當時他們在用餐時開始喝奶昔時感到不適,隨後3名警察被送醫救治。紐約市警察慈善協會主席林奇表示:「當紐約警察連吃飯都免不了遭受攻擊時,很明顯,我們的工作環境已經惡化到一個臨界高度。我們一刻也不能放鬆警惕。」美國緝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說︰「紐約市和全國各地的警察正受到惡性犯罪分子的攻擊,他們僅僅因為我們穿的製服而討厭我們。」 Shake Shack表示,該事件使該公司「感到恐懼」,但未詳細說明可能造成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