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lahoma Army and Air National Guardsmen, under direction of Oklahoma Governor Kevin Stitt and alongside healthcare workers from the Oklahoma State Department of Health, help conduct COVID-19 testing at the Texas County Activity Center in Guymon, Oklahoma, May 16, 2020. As of May 19, 2020, Guymon had 650 confirmed cases of COVID-19, making it second in the total number of cases in Oklahoma. Oklahoma City, which has the highest number of COVID-19 cases, has the largest population of any city in Oklahoma, Guymon is 40th. The testing site was the first in the hotspot city to be open to all residents and not just those with doctor referrals. (Oklahoma Air National Guard photo by Tech. Sgt. Kasey M. Phipps)

(Susie 编译)在距华州发现首例新冠病毒阳性患者已有6个月的今天,卫生官员们认为当前的局势正处于「爆炸阶段」。虽然我们的医疗系统并没有超负荷运转,但是病毒也并没有被控制。有专家指出,我们现在正处于目前疫情最严重州之一的佛罗里达州几个周前的状态— 虽然各项疫情数据都在恶性狂飙,但也没到不可逆转的地步。

上周四,州长杰伊·英斯利(Jay Inslee)已针对部分商业和聚集发布了更加严格的限制禁令,并且宣布所有居民出门必须佩戴口罩,不再只限公众场所。与此同时,每个疫苗的相关进展都会激起一丝战胜病毒的希望,然而事实是,胜利的那天依然遥不可及。

在华州,每日确诊数字不断攀升,一方面是因为检测数量的增加,但主要原因还是人们警惕性的放松导致病毒传播开来。与3月相比,我们每天的检测数量已经是当时的2到3倍,但依然没有达到州长英斯利的标准。与此同时,疫情大流行让华州感染的不平等性也暴露无遗—占总人口只有13%的西裔人群却占了确诊率的43%

在亚基马县(Yakima),病毒在从事农业的移民群体中蔓延,导致该县内死亡率是全州的4倍之巨。

而在学校里,疫情肆虐让本就落后的有色族群以及贫困家庭的学生遭受重创— 学校停课期间的远程网课,让这些没有持续网络保证的学生更难追赶他们的同学。数以千计的商舖关门歇业。有的复工了,但有的永远也不会再开了。八十多万人丢掉了工作,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可以回到工作岗位。

当下的交通也许奇怪地比以往还要拥堵,但是影院、集市、现场音乐?想太多,现在只有外卖和Zoom!

截7月27,晚上11:59分的DOH数据,目前华州已经有1,548人死于新冠病毒,这并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数字,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和背后被摧毁的家庭。而如果我们不严格佩戴口罩,这一数字还会在11月之前飙升,没有上限。

在疫情登陆华州的半年内,《西雅图时报》派出了大批记者来探查疫情的发展,从病毒死亡率到医院住院率,再到疫情对华州经济和教育的影响。目标就是要明确情势的发展,了解病毒的走向。

病毒传播:目前COVID-19已经在全国蔓延,并呈现出种族和地域的不平等性。

全州范围内每天的确诊率已经高于最初的峰值,引发卫生官员们的极端禁令。

据上周一份疫情报告显示,「目前华盛顿州已经处于病毒感染爆炸性增长的初期阶段,如果不改变公共行为并出台引导正确行为的相关政策,此严重事态将不可逆转。」

过去的两周内,华州每10万居民有129例确诊,而之前的峰值是每10万居民72例。目前专家官员们都把重心放在了阳性检测率上。今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WHO)规定重启经济的标准是连续14天以上的阳性检测率在5%以下。而华州的目标是2%。

截至7月15日一周,华州的阳性检测率为5.5%,低于全国连续7日的平均值8.6%。纽约这一数值是1%,而亚利桑那州高达25%。但是,截7月27的数据,华州的阳性检测率上升了少许,达5.7%。

然而在奥卡诺根县(Okanogan)、基帝塔什县(Kittitas)、道格拉斯县(Douglas)和本顿县(Benton)等气温飙高的各县,阳性检测率截至7.15一周已经达到了20%,其他偏乡野的县市,如富兰克林县(Franklin)、亚当斯县(Adams)、惠特曼县(Whitman)、格兰特县(Grant)和奇兰县(Chelan)等都在10%以上,虽然亚基马县由于居民佩戴口罩此数字有所下降,但截7月27的数据,该县的阳性检测率高达24.8%。

而人均阳性确诊率直逼州内平均值的金县,阳性检测率截至7.15一周只有3.8%,至7月27的数据已升至5.2%。金县的卫生官员杰夫·杜钦(Jeff Duchin)博士指出,「现在令人担忧的是,今年秋冬季,COVID-19病毒很可能会随着流感季卷土重来。」

疫情当前,全州范围内的有色人种群体更是承受了疫情的主要打击。据不完整统计,占总人口13%的西班牙裔和拉丁裔族群确诊率高达43%。而据美国卫生部的数据分析,华州的西班牙裔、夏威夷原住民、以及太平洋岛民的新冠住院及死亡率都比州内的白人居民要高。

专家称这些群体相对有限的医疗资源是此数据差距的一大原因。包括农民在内的很多低收入从业人员无法实现有效的自我隔离。「他们需要能够自由表达自己的担忧或获得(医疗保健和劳动力)资源,而不必担心受到报复,」亚基马拉美裔社区基金(Latino Community Fund)组织者克里斯蒂娜·奥尔特加(Cristina Ortega)说。「有些人甚至不知道他们享有病假。」

病毒检测︰犹如「打地鼠」,检测量上来了,但是检测设备短缺和延迟的问题依然存在。

目前华州检测数量较疫情初期有明显提升,但是检测系统依然面临严重障碍。检测能力不均,实验室设备减少,检测供应短缺等都是限制检测后续发展的因素。华州官员称,联邦政府疫情以来不温不火的支持措施,也让是州内检测后续无力的重要原因。

州长英斯利的高级顾问里德·舒勒(Reed Schuler)就此评论,「我们现在就像是在打地鼠,这边问题刚解决,那边问题就冒出来了。」

今年3月份,华州的日检测量为4,000至5,000次,主要针对有症状患者及其密切接触者,以及有国际旅行史的人群。自那以后,检测量随着门诊和实验室的加入以及无症状患者的参检,实现了不止翻倍的增长,达到了每天12,000-13,000次。截至7月27,晚上11:59分,已有945,234华州居民已经参与了新冠病毒检测。

华州已经克服了早期的鼻咽拭子短缺等问题,但是随着流感季的逼近,检测资源短缺问题依然存在,且会直线上升。

据专家解释,检测需求的攀升影响了全美两个最大检测实验室的周转时间,这两大实验室检测了华州近五分之一的阳性病例。而检测结果的滞后则导致隔离和感染追踪措施更难实行。在巨大的检测需求下,供应商调配关键材料给其他各州,也导致使华州最高效的新冠检测实验室— 华盛顿医学院病毒研究实验室(UW Medicine’s Virology Lab)举步维艰。

疫情初期,华州的人均检测率是在全国名列前5位的,但是如今每1000名居民116例检测的成绩已经排到了全国第38位。解决这些问题的策略包括支持发展最新科技,摆脱对有限实验室供应的依赖;以及鼓励门诊使用没有积压检测量的实验室等。

住院率: 相比疫情初期,目前住院率明显下降,但专家担心情况会随着病毒在老年群体内的传播发生改变。

目前华州的医院并没有不堪负荷,毕竟住院人数并没有如感染人数那样飙升。不过专家警告,这样的态势还需要强有力的措施来维持。

7月以来,每周大约每10万华州居民就有3名被新冠病毒送进医院,这比5月的每10万人2人住院有了增长。但是相较于今年初春疫情疯狂侵略疗养院时每10万人7人的住院率,这项数据已经有了长足的下降。

与此同时,有关专家们于上周发布警告,称华州疫情目前在年轻人群体中的传播很可能会像佛州经历过的那样,传播到老年人群体,而后者更容易发展到病重及需住院治疗。并指出频繁的家庭聚会是这种传播的主要途径。

目前金县不少疗养机构里也出现了感染,官员们称这很可能是因为年轻的无症状医疗工作者在不知情情况下传播了病毒,进而导致了住院人数的增长。除金县外,其他县市的病床也在趋于饱和,虽然这一现像在华州东部更为显著。

在斯波坎县(Spokane),至6月28日以来已经有25人陆续住院,第一次超过了其3月末的一周新高,20人。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了奇兰县、道格拉斯县、富兰克林县和格兰特县等县。在亚基马县,住院率有所缓慢下降,但是其疫情传播和住院人数都有过爆炸性增长,尤其在农业和食品制造业人群当中。并且每10万人中有14人的住院率依然是各县市中的偏高水平。

而在金县,近期确诊的病例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年龄在40岁以下的年轻人。住院人群的平均年龄为46岁,相较于疫情初期的80岁有了巨幅下降。

然而据上周五发布的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研究显示,轻症新冠肺炎的痊愈即使对于年轻人来说也要花费数周时间。

死亡率: 专家预警,目前的低死亡率很可能难以维持。狡猾的新冠病毒总是能找到最没有抵抗力的人群下手。

在华州,目前死亡率的平台期数字在感染率一路飙升的情况下依然走低。但是州卫生部官员凯西·洛菲(Kathy Lofy)已经表达了担忧,称这种走势恐难保持。随着疫情在重症率较低的年轻人群体中的传播,卫生官员预期病毒会被带入到老年人群体,并导致部分老年人的死亡。

今年年初,华州曾经是全美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几州之一,无论是感染率还是死亡率都遥遥领先。随着时间的推移,及疫情在佛罗里达州、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密歇根州、德克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及其他各州的肆虐,华州慢慢排到了后面。

华州每10万人19.5的死亡率与加州持平,远低于纽约的每10万人167.5人。不过具体到县市来说,死亡数据就有点高到惊人。东部县市,尤其是亚基马县、富兰克林县和本顿县等县,人均死亡率已经可以与全国范围内疫情最严重的区域相比。

亚基马县每10万人的死亡人数是77人。而疫情严重的佛州迈阿密戴德县(Miami-Dade County)每10万人的死亡人数只有48人, 这一数字跟华州东部小县本顿县差不多,仅略高于富兰克林县。金县的死亡率是每10万人28人,虽然这一数据很可能被初期金县疗养院的死亡人数影响产生偏差。

(本文编译在7月29日,下午4时,华州卫生部(DOH)的网页数据,停留在7月27,晚上11:5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