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编译)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任命平等与就业市场专家为其经济团队的负责人,他们建议拜登可以优先考虑帮助妇女和少数族裔工人的政策作为优先任务,尤其是受到新冠大流行严重打击的人群。拜登为准备及解决经济问题建立他的团队,因为据估计,圣诞节后第二天(12月26日)美国将有1,200万人失去失业救济金,而其他提供学生贷款偿还宽限和免遭驱逐的计划也将结束。

拜登经济团队将需要找到方法来帮助那些在经济得到改善时最后获益的人群,特别是从业由于新冠疫情而受到极大破坏的款待、休闲娱乐以及旅游行业的妇女和少数族裔。

经济团队的候选人包括前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出任财政部长、普林斯顿大学劳动经济学家塞西莉亚·劳斯(Cecilia Rouse)出任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CEA)主席。还有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Washington Center for Equitable Growth)首席执行官希瑟·布希(Heather Boushey)将在CEA上与劳斯一起工作,她以公平和经济增长的研究而著称。而长期担任顾问、一直推行缩小非裔和白人工人之间的就业差距政策的贾里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也包括在内。

乔治敦大学公共政策和经济学教授阿德里安娜·库格勒(Adriana Kugler)说,拜登对劳动经济学家的重视「不是偶然的」。库格勒说:「这是我们时代的关键问题。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库格勒曾在奥巴马和拜登执政期间担任劳工部首席经济学家。

随着政府试图让更多的美国人重返工作岗位,以下是《路透社》预测的情况:

求职权

美国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AFL-CIO)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斯普里格斯(William Spriggs)表示,这些候选人标志着CEA的初衷已经恢复。CEA的是在二战后根据1946年的《就业法》制定的机构,该法案宣布「所有美国人」都有权从事全职工作(full-time work)。AFL-CIO,美国最大的工会联合会。

斯普里格斯说:「在经济体系中,拥有一个理解充分就业的重要性的CEA非常重要。」

在特朗普政府受大流行打击前,失业率降至半个世纪低点,但即使如此,非裔失业率几乎是白人的两倍。

带动稳定器

拜登呼吁议员们通过《英雄法案》(Heroes Act),这是一项众议院财政刺激法案,该法案将延长失业救济金,并向美国家庭提供更多直接付款,以及其他计划。拜登的经济团队的人们已经强调了这些救助方案可以稳定家庭,并帮助经济从低迷中复苏。

他们还偏爱使用所谓的自动稳定器(automatic stabilizers),将失业援助这类补助纳入确保经济健康的相关措施,并减少国会采取进一步行动的必要性。

布希于7月在参议院联合经济委员会作证时呼吁直接发更多的钱,将每周6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延续,并建议将这个增强版的失业救助设置为「自动稳定器」,直至经济好转。这样就可以避免由于两党立法者之间的僵局而使救助金到期的情况,目前这种情况已经使全美失业人士迫在眉睫。

调高最低工资

这个经济团队可能采取的关键措施之一,是推动调高联邦最低工资,这是拜登在竞选活动中所支持的想法。斯普里格斯说,将最低工资从现时的每小时7.25美元调高至15美元,「对收入不平等,特别是对非裔妇女产生巨大影响。」

根据2018年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报告,非裔妇女中的2.7%,每小时时薪只获得最低工资甚至更少,这在所有种族或民族群体中占最高比例。

布希还谈到提高最低工资可以如何降低贫困率、提高生产率并减少收入不平等问题。帐务及顾问公司格兰·桑顿(Grant Thornton)首席分析师黛安·斯旺克(Diane Swonk)指出,这些措施可能会遭到国会共和党议员的强烈抵制。

负担得起托儿服务和带薪假

布希对家庭友善政策(family-friendly policies)如何支撑经济成长的研究在大流行期间引起了新的关注,因在疫情期间许多妇女因需照顾家庭等因素而被迫退出了劳动力大军。

拜登的照护者计划(plan for caregivers)要求增加对儿童照护的税收抵免、扩大对老年看护服务,并提看护者的薪水和福利,其中包括布希在整个职业生涯中研究的许多政策。布希周一在Twitter上发布说:「我一生的工作一直集中在确保我们家庭和工作的价值能够在经济中得到适当重视。」

再培训和基础设施投资

斯普里格斯说,拜登团队已承诺投资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广义上来说,这是「政府采取怎样的行动,使人们能够上班工作」,其中包括改善获得培训计划和托儿服务的机会。

他表示,劳斯和布希有可能将重点放在基础架构的定义上。

库格勒指出,政策制定者和企业可以通过投资有针对性的再培训计划来帮助面临长期失业的人们,这些计划可以帮助工人为医疗、信息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等领域需求工作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