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Zita)西雅图儿童医院首席执行官周一透露,自2001年以来,有14名患者被曲霉菌感染,其中六人死亡。这归咎于医院未能识别出感染情况与手术室空气过滤系统(HVAC)之间的联系。

儿童医院首席执行官杰夫·斯珀林(Jeff Sperring)博士说,医院认为较早的感染是孤立的事件,但最近的病例促使工作人员重新审视。「回想一下,我们应该早点察觉事件的联系,」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简单地说,我们失败了。」

十几年前,尤金(Eugene)和克拉丽莎·帕特诺(Clarissa Patnode)认为医院的空气过滤系统直接导致他们12岁女儿的曲霉菌感染,并变成永久性残疾。

「这让我感到恶心,」帕特诺一家的约翰·莱曼(John Layman)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整个案子都是关于HVAC的问题,似乎从未解决过。」这个家庭没有回应评论。

法庭记录显示,当时儿童医院积极地否认了这一指控,并在法庭上与家人进行了近三年的战斗。 该诉讼于2008年达成和解,金额不详。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之后,该医院的发言人没有回答其他问题。这间举世闻名、受业内医生追捧的医疗机构自五月来,一直在努力消除其空气系统中的霉菌。

根据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曲霉菌是一种常见的霉菌,在室外和室内都有,在人们日常呼吸时不会导致生病。 患有肺部疾病或免疫系统较弱的人,尤其是器官或干细胞移植患者,罹患曲霉病的风险较高,其范围从轻度到严重,肺部或其他器官会表现过敏或感染。

西雅图和金县公共卫生部公共卫生官杰夫·杜钦(Jeff Duchin)说,在美国住院期间发生的曲霉菌感染尚未得到广泛报导或确认,而且医院HVAC系统中对曲霉菌的了解还很少。

顽固霉菌

在与曲霉菌和空气处理系统相关的七宗感染和一宗死亡事件后,儿童医院表示,它追溯到以前的病例,并在2001年至2014年之间发现了七宗相关感染和五宗死亡。近年来,儿童医院已采取预防感染的措施,受到了监管机构的审查。 2017年10月,国家卫生部的检查员认为该医院严重违反了其「执行和监控有效的感染预防程序」的规定。在检测到曲霉菌后,医院于2018年6月关闭了两个手术室和一个设备储藏室,为期三天。它认为,霉菌的出现是由于手术室墙壁上的小缝隙造成的。

医院官员将今年5月发现的另一次感染,归因于空气处理单元中的小型空气过滤器的间隙。国家检查员于5月30日访问了儿童医院,并指出该医院未能充分维修其空气处理装置和排气扇等缺点。该州签署了儿童医院的计划来解决这些问题。

该医院当时已关闭所有手术室,并于7月4日重新开放。儿童医院首席医学官马克·德尔·贝卡罗(Mark Del Beccaro)表示,当时对患者的风险「非常低」。然后,11月10日,医院透露再次在其三个手术室中发现了曲霉菌。医院在两天后确认,一名外科病人生病了,正在监测第二名病人是否可能被霉菌感染。医院于11月13日关闭了剩余的手术室,以对它们进行消毒并检查为房间提供服务的空气处理系统。

为了应对今年出现的一系列霉菌问题,医院关闭了一个空气处理单元,并对另一个空气处理单元进行了清洁和消毒。医院在五月订购了新的空气处理机,在本周到达。斯珀林周一说,医院现在已经订购了第二套空气处理系统。此外,医院还为三个手术室安装了新的空气过滤系统。 他指,新系统现在将扩展到所有14个手术室。

该医院表示,自7月4日以来,它每周至少对手术室及附属区域的霉菌孢子进行一次测试,并将会每天进行。自7月4日手术室重新开放以来,约有3,000名患者接受了手术。

医院发言人说,儿童医院正在推迟计划中的手术,并将患者转移到其他医院,包括儿童医院的贝尔维尤的地点、威斯康星大学医学中心、港景医疗中心、瑞典医学中心和塔科马的玛丽桥儿童医院。她说,在西雅图地点为患者进行的意外手术将在医院的其他地方进行。

「严重关切」

2002年12月,帕特诺患有脑瘤的12岁女儿从亚基马(Yakima)来到当时称为「儿童医院和地区医疗中心」。根据法庭记录,医生们经过八个小时的手术切除了肿瘤,但随后她的大脑和脊柱感染了曲霉病。家人质疑女儿若在无菌环境的手术室中怎会受到感染,于是他们在2005年起诉了儿童医院。帕特诺的律师收集了广泛的证据,包括前工作人员对手术室中空气处理系统状态和维护的证词。

从2002年10月至2003年3月,医院建筑和工程经理玛格丽特·布朗(Margaret Brown)在一份宣誓声明中说,「感染控制人员告诉她,曲霉菌是一个问题,」并补充说,「我对医院的重症监护系统如何影响其患者人数感到严重关切。」在向上级主管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之后,布朗在声明中说:「我突然被通知不再需要在医院提供服务。」

根据该家庭律师的诉词,曾任该医院首席工程师的肯·约翰逊(Ken Johnson)看到「霉菌在风机盘管和排水盘周围生长,活禽和死禽以及粪便堵塞了进气系统。」

医院律师协会辩称,受帕特诺聘请的专家无法证明曲霉菌已经进入手术室,或者维护问题导致了女儿的感染。他们在2008年的法院文件中辩称,帕特诺聘请的专家无法确定「手术前空气中的霉菌」数量,而专家无法确定「到底有多少进入手术室」。

在驳斥约翰逊的证词时,医院的律师辩称「无法证明存在禽鸟粪便」导致了女孩的感染,因此他们对空气处理单元的泄漏和积水问题提出了异议,称约翰逊和布朗无法「具体说明这些泄漏发生的时间或地点。」

一名法官同意驳回帕特诺的某些要求,但裁定可以对「与曲霉菌的来源及其如何通过HVAC进入手术室有关」进行审判。 医院及其家人于2008年8月达成和解,金额不详。十年后的现在,儿童医院也面临着类似的诉讼。 一名十几岁男孩的父母于上月末起诉医院,称医院「未能采取合理的审慎措施防止曲霉菌感染」其儿子,导致他残废。

医院发言人上周在回应诉讼时表示:「我们仍然致力于通过法律程序与这个家庭合作,并在我们所知道非常困难的时期为他们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