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康妮·韦德(Connie Wade)和她12岁的女儿艾米莉安(Emilyanne)是西雅图无家可归大军中的一个普通家庭。最近,这位妈妈发现他们已经无法在汽车中居住或在街上露营,因为患有唐氏综合症的艾米莉安亟需使用人工呼吸器。如果没有持续性正压呼吸器(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CPAP),艾米莉安的呼吸每六分钟就会中断一次。而虽然典型的开放式收容所内都设有电源插座,但母亲韦德认为其安全性很难保证。

幸运的是在这不久之后,一家专为无家可归家庭而设的非营利组织╴「玛丽之家」(Mary’s Place)邀请了她们入住。该组织于5月底在亚马逊西雅图总部一栋大楼内开设了新收容所并已正式启用。这也是全美第一个在企业内部建立的收容所。大楼外是一个安静、整洁的科技园区。

Mary’s Place 下设有一个名为「冰棒坊」(Popsicle Place)的计划,旨在帮助那些无家可归并需照顾有健康状况儿童的家庭。其执行董事马蒂·哈特曼(Marty Hartman)说过:「如果没有『冰棒坊』,这些孩子将更接近死亡边缘。」

亚马逊八层高的建筑物,使新收容所有6.3万平方英尺之空间,每年可容纳1000个家庭。入住的每个家庭都获得了带双层床、约175平方英尺的私人空间。他们戴着口罩、进行体温检查,并在食堂、室外露台、儿童游戏室和洗衣房等公共场所保持社交距离。其中的两层楼更是被预留出来,专为有健康状况儿童的家庭而设。他们当中许多儿童的免疫系统正遭受慢性疾病或化学疗法的损害。虽然浴室是共用的,但每个家庭有私人水槽可处理医疗需求,例如灌食后管子的冲洗清洁等。

很多受「冰棒坊」计划帮助的家庭,在孩子出现健康问题前都有工作和安稳的家庭。但后来因为父母要照顾孩子无法工作,或者因为医疗费用使他们无法负担住房,无奈沦为了无家可归人士。而无家可归也意味着要经常搬迁,随时面临治疗中断问题,以及三餐温饱问题。

韦德对亚马逊的设施表示感谢,称其感觉就像是豪华酒店,一点都不像收容所。当描述女儿多么喜欢这个地方时,她笑完竟流下了泪水,「她不会记得自己曾无家可归。但是我知道她会记住这个地方。」

终止无家可归全国联盟(National Alliance to End Homelessness,NAEH)和全国无家可归者医疗保健委员会(National Health Care for the Homeless Council,NHCHC )的专家说,「冰棒坊」计划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模式。 NHCHC首席执行官鲍比·沃茨(Bobby Watts)指出,该计划的执行至关重要,因为在过去40年中,过高的医疗费用一直是美国个人财务破产的首要原因,而且无家可归的儿童更有可能患有慢性健康状况。沃茨说,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有健康状况儿童的无家可归家庭,因为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U.S.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仅追踪无家可归成年人的健康状况。

对Mary’s Place的1亿美元资助,是该科技巨头对其家乡西雅图的最大单笔慈善捐款。

亚马逊带来的收益与问题

亚马逊为大西雅图地区带来成千上万的高薪科技工作岗位,但也同时加剧了该地区收入不平等和住房费用高昂的问题。据《美联社》报道,一些批评人士指出亚马逊过去十年的「爆炸性」增长,助长了西雅图日益严重的无家可归者危机。

两年前(2018年),西雅图市市政府,本来打算向该市的大企业征收「人头税」,以资助该市为无家可归者提供服务的支出。而这一税费改革将严重影响亚马逊,这家全球最大的线上零售商。

当时亚马逊的副总裁德鲁·赫德尔(Drew Herdener)表示,亚马逊向该市缴交的税款,比人口增长还要多。西雅图市并没有收益上的问题,而是有支出效率的问题。该公司内部的一位消息人士在2018向《西雅图时报》透露,亚马逊在2017年支付了约2.5亿美元的州税和地方税。另据知情人士表示,亚马逊在2018年支付了近3亿美元的州税和地方税。对于亚马逊而言,2018是丰收的一年。亚马逊的利润在这一年增长了两倍多,达到101亿美元。

当年的最终结果是,市政府撤回了该提案。同时,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宣布,他的私人慈善基金将解决该市无家可归的问题。除了贝佐斯的私人资助外,该科技巨头也表示将继续拨款给当地帮助无家可归者的非营利组织,Mary’s Place 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事件后来有反转。据CNBC报导,亚马逊在2018年并没有支付任何联邦所得税,还从联邦政府那里获得了1.29亿美元的退税。这一数字是研究人员和新闻记者是通过计算亚马逊有资格获得的税收漏洞和税收抵免得出的。这一研究结果引起一片哗然,也使西雅图市议会议员宣称要在今年继续「努力」提高对该公司的税收。

大公司被逼税?快来看看这波新税法

2020年上半年,西雅图市议员特蕾莎·摩丝达(Teresa Mosqueda)、克沙玛·沙旺(Kshama Sawant)和塔米·莫拉莱斯(Tammy Morales),先后提出了新的「人头税」议案。市议会即将批准的新「人头税」,将再次从大企业中收取资金,以解决无家可归问题、建造适价住房,以及填补新冠疫情带来的5.5亿美元的财政缺口。

上周三(7月1日),这一议案进展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市预算委员会就每年筹集2亿美金用于住房,商业协助和社区发展预算的提议进行了投票。要知道仅仅两年前,市议会就曾迫于来自如亚马逊等大公司的反对,以及公民投票权的种种压力,撤销过一项仅颁布了一个月,每年向大公司征收4,700万美金税收的政策。

如今的2020,这项被市议员摩丝达称为「启动西雅图」(Jumpstart)的全新税收计划,目标是花高薪雇佣员工的大公司。提案一出,周边一众公司和组织纷纷抗议,并于周三投票前给市政厅写信反对,称这一新税政策对正在与疫情搏斗的西雅图来说极不明智。

而与此同时,也有数十家工会、社区组织、非营利性机构以及宗教组织纷纷表示支持此案。几乎所有参与周三听证会(远程召开)公共评论环节的组织都强烈要求市政厅做出实际行动,应对西雅图因疫情日益恶化的流浪人群和住房问题。

在「启动西雅图」新税制下,每年要发超过7百万工资的大公司都要为年收入超过15万美金的员工逐一缴税。周三的预算委员会将这个税率定为0.7% 到2.4%的范围内,内分不同等级和相应数额。举例来说,一家每年要发七百多万美金公司的大公司里,一个年收入20万美金的员工要缴纳其20万美金的0.7%,也就是$1,400的税款。而2018 的税收政策只针对年收入2千万美金以上的大公司,且无论员工具体薪资如何,每人只收275美金。

周三的投票结果是7票支持和2票反对。反对的亚历克斯·皮德森(Alex Pedersen)和德博拉·华雷斯(Debora Juarez)指出这项决议应该留到11月,让选民决定。市长珍妮·杜肯(Jenny Durkan)也同意此观点,并认为现在实行新的税法会迫使一些大公司搬离金县。市长可以否决新税法,但她的否决也可以被市议会的6票取消。

新税法能够筹集多少税款很难预测,因为当下的工资数据并不准确,且经济形势非常严峻。不过市议会的分析员表示,新税法可以在2021年带来至少2亿1400万美金的税收收入。

最终,周一(7日),晚些时候以7票对2票通过,预计将于2021年生效。依旧,皮德森和华雷斯投票反对该税收方案。「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摩丝达说。「它将帮助西雅图渡过新冠疫情危机,并让西雅图变得更加强大和减缓贫富差距。」该法案周一进行了修改,此次新的税收政策将不影响杂货商店,决议也免除了一些医疗机构,时限为新冠疫情危机期间三年内,并允许该法案在颁布后的20年内终止或废除。

西雅图市中心协会(Downtown Seattle Association)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乔恩·斯科尔斯(Jon Scholes)在投票后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人头税」是不良的公共政策。此外,对他而言,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是,西雅图已面临的两位数失业率。

虽然,亚马逊房地产首席主管约翰·舍特勒(John Schoettler)曾表示,该公司并不完全反对税收「人头税」,并称新收容所是解决无家可归问题的「第一步」(an initial step)。但近年来,该公司已开始不断在西雅图以外的城市及其周围建立业务。就在上个月亚马逊宣布,将在雷德蒙德(Redmond)的购物中心租用111,000平方英尺的办公室,以容纳600多名员工,主要为亚马逊网站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工程师团队。另外,其卫星业务-库伊珀计划(Project Kuiper)团队,亦搬迁至雷德蒙德,办公空间更达219,000平方英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