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编译)随着更多封城措施以及疫苗研究接近面世,各州州长仍然在请求华盛顿提供更多资源,协助持续上升的新冠病感染人数。

新一轮对室内营运业务的限制,以及已超负荷的医院,加上失业救济政策期限即将结束,除非联邦政府及时推出更多援助经济措施弥补受损,美国未来几个月的前景非常不乐观。据估计,由现时到2022年6月,全美多个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将面临资金短缺,合共可能超过4,000亿美元。

威斯康星州州长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在一个电话会议上呼吁国会延续今年三月份时通过的《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俗称,CARES)的经济援助方案。他指大量工人、家庭、农民和小型企业将需要协助,并指除了在年底限期届满的CARES援助基金外,联邦政府非常需要一个更完善的救济方案,才能令经济复苏。

华盛顿州州长杰伊·英斯利(Jay Inslee)的联邦联络官凯西·卡蒂姆斯(Casey Katims)表示,威华州疫情情况非常不乐观,根本不可能等到当选总统乔·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职后,才设法解决该州的问题,并强调需要在年底前得到援助。

共和党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Larry Hogan)也在上周二(17日)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华盛顿政府必须团结起来,协助国民及国家经济。

同日,民主党的科罗拉多州州长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召集了一次特别立法会议,并制定了针对疫情影响的一项2.2亿美元刺激经济措施。他指即使疫情在全国各地持续爆发,但国会和总统根本未有为人民提供急需的救济,他会尽能力协助自己的州份。

另外备受关注的问题是明年疫苗分法的费用,州卫生局已要求国会拨款84亿美元应对。可是现在正处于总统过渡期,在新总统上任前,恐怕国会迟迟未能达成共识。

国会中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普遍表示,需要一项新的刺激法案,但在细节上未能达成共识。共和党反对直接向大多数纳税人派发新一轮的纾困支票,而另一些共和党人认为华盛顿不应援助已在疫情前陷入财困的州和地方政府。

参议院多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表示,民主党的做法为州和市政府提供巨额资金,但根本与疫情援助没有关系。另一边厢的共和党则表示,民主党根本无心利用资金援助疫情带来的负担,而被私用在其他地方上。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止11月25日,东岸时间上午6时,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270万例和26万例死亡。

今年春天,国会和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同意采取一系列一共近3万亿美元的纾困措施来应对疫情。援助措施包括大幅提高每周失业救济金,以及对企业的援助金及贷款以及对州和地方政府的援助等。各州虽然将援助金分别用于检测及追踪病源、协助企业、帮助居民支付水电费和租金,以及协助学校进行遥距课程,但在多个地方却未获批准用作补偿税收损失和保持政府服务正常运行。

随着病毒在各州继续扩散,资金需求变得更加紧迫。加利福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分别超过了100万宗病例。

加上医院负荷过重,之前一度不愿实行强制佩戴口罩的共和党州长现在终于转态,并且开始对违反社交限聚令的企业处以罚款。

拜登已呼吁国会立即通过早前已被众议院通,过但未获参议院接受的2.4万亿美元刺激经济方案,并指这样才能令美国人『继续生活』。

疫苗进展在两家公司宣布早期试验达到至少九成有效性后,出现起色。但由于储存疫苗、医疗人员防护设备以及将疫苗带入每个社区需要庞大资金,是另一个令人担心的挑战。

有政府部门估计,如果各个州、地方、地区和部落政府继续动用所有资金储备应对疫情,将会在2022年六月出现赤字,金额达到2750亿至4150亿美元。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表示,视乎疫情的严重程度,资金短缺金额可能高达3,960亿美元。

堪萨斯州州长劳拉·凯利(Laura Kelly)表示,她正在促使该州国会代表团向联邦政府寻求更多的援助。她称堪萨斯州虽然将在短期内得到联邦总计5750万美元的援助金,能救济大约三千家企业,但这受惠只占一半申请援助的人数。

伊利诺伊州州长普利兹克(J.B. Pritzker)在夏季签署了一项预算,涉及50亿美元债项,希望能够由第二轮联邦救济计划的拨款支付。

民主党普里兹克指每个州及城市都因疫情严重影响收入,联邦政府是唯一的求助对象及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