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

苍苍飞逝的时间,辗过那些黑白的记忆。今天是5月12,明天是5月13,也许你说这不是屁话吗?也许是,但是突然觉得这两个日子相继而来还是有一些巧合。

还记得四年前的今天,那本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初夏的味道本来很美,可是谁知突然天动地摇,好一个晴天霹雳。还记得当时的情形是我一个人在家,刚洗完头坐在椅子上,突然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在摇动,当时又正值旁边在修路,有一压路机。我第一反应是到阳台上去看是不是压路机的原因,发现并不是。当时也完全没觉得是地震,只是感觉楼摇晃的厉害,就下楼了。等到下楼了才发现我在的8楼至少振幅达到1.5米,当时虽然有感觉说是地震,但是还是去了学校,因为也快到上课时间了。

那个下午没有上课,我借同学的手机给母亲打了个电话,结果因为当时网路的忙碌没有打通,我就特担心我母亲,因为母亲回农村去了。当时因为交通问题母亲也没能回来,我一个人在那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县城里,晚上我还是一个人回去睡觉了。后来我才知道母亲担心了我一夜,第二天很早母亲就赶回来了,母亲看见我没事才放心。

四年前的大地震中也演绎了不少母爱,太多的例子,我也不想详细地举例。见证了生生死死,人会变得坦荡。记得有一句话说的好,上天从我们来到人世的时候就安排了一个天使在我们身旁,她一直是呵护着我们。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我们就一个妈妈,怎么能不爱她。

那些记忆,勾勒出了你最大的爱。祝天下所以的母亲节日快乐。

母亲节—送给我们亲爱的母亲

外面淅淅沥沥地飘着小雨,我在电脑前静静坐着,享受这静夜带给我的安宁,隐约间,窗外飘来了一首熟悉的旋律。「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多想靠近你告诉你,我心里一直都懂你……」不知是谁在播放满文军的那首曾感动你我的歌曲《懂你》。我站起身,打开门走向阳台聆听这温馨的歌曲。

依偎著阳台听雨、听歌、听我内心的声音。走过千山万水,看遍红尘纷扰,历经风风雨雨,尝尽酸甜苦辣,唯有母亲的关怀不曾动摇。责骂中,包含着爱;唠叨里,总透著关心;沉默时,总藏着挂念;举手间,总盼儿平安;这就是妈妈的爱。闭上眼睛,用心冥想,我的妈妈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平凡的穿着,平凡的长相平凡的……但正是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母亲带给了我生命,给了我一个健康快乐的体魄,给了我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我想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中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那一年,我们还不知道「我不苦我不累」是妈妈的谎言;那一年,我们还不知道多少个熟睡的夜晚都有妈妈帮我们盖上落下的被子;那一年,我还不知道多少个离家的夜晚都有妈妈的牵挂;这一年,我才懂得:一个电话,再远的距离也是近的;一声问候,再冷的天气也是暖的,一句妈妈辛苦了,再多的劳累也是快乐的。这一年,我们不再懵懂,不会在妈妈的怀抱中描绘着我们自己的快乐天国;这一年,我们不再固执,不再有小脾气和父母争吵;这一年,我们不再用幼稚把我们的青春挥霍!这一年,我们懂得了许多许多……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妈妈的鬓旁有几丝白发;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妈妈的脸上又多了一道皱纹;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妈妈老是咳个不停;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妈妈喜欢吃稀饭;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妈妈过马路反应慢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妈妈不再爱出门;如果有这么一天,也许说明妈妈真的老了。你留意过自己的父母吗?你什么时候真正感觉父母老了?

时光荏苒,我们在妈妈温馨的抚爱中长大成人,妈妈总是把一缕缕温暖及时输送给我们,让我们在纷杂的尘世中永存那份做人的品性,不失那份人之初的纯真。也许,在我们这一生中,有许多人、许多事,经历了转身便会忘记,但在我们的心灵深处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妈妈,永远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消减我们对母亲那深深的爱。因为亲情在这世间,总是让生活充溢着一份份平平常常但却恒久的温暖,亲情是贯穿生命始终的。

有人说,世界上没有永恒的爱。我说不对!母亲的爱是永恒的,她是一颗不落的星。虽然我们过著最平淡的生活,母爱却渗透在生活的一点一滴里。不断浇灌的情,是养育情;不断倾注的爱,是慈母爱;不断守侯的心,是母亲心;不断叮嘱的话,是母爱话。

母亲节到了,愿亲爱的妈妈健康快乐永幸福!

最真挚的祝福

刚刚无意间看到母亲节的字样,才发现明天就是母亲节了,二十几年来,好像还从来没有特意去关注这么个节日,即使有也只是打个电话问候下平安。其实我知道,母亲她可能更不晓得还有这么个节日了,一生都在默默的付出著,却从来没有奢望着自己能够开开心心能过上这么个属于自己的节日。母亲,我伟大的母亲。

记忆中,母亲给我最深刻的无非是她那灿烂的笑容,虽然皱纹早已布满额头,但惟独她的笑容却依然美丽,我知道。不仅仅是笑容,母亲永远是天底下最美丽善良的女人。

很小很小的时候,总是喜欢跟在母亲后面到处走,去集市,去农田,去厨房,我喜欢跟在母亲的身后,看她做事,看她忙碌的身影。 后来上学了,每天回到家,总是会第一时间叫上一句「妈我回来了」,这时母亲的笑容一下子映入我的眼帘,不管有多累,她总会用这种特定的表情代替所有的语言。

初中的一次考试,因为发挥不理想,名次一落千丈,当班主任老师要求我们必须让家长去参加家长会时,我很犹豫,不知道这样的成绩怎样面对一向充满期待的父母。可我没有选择,母亲最后还是去了。家长会上我一直低着头,不敢正视母亲的眼睛,我想母亲的眼神一定充满著伤心与失望。老师在念出我名字和名次的一刹那,我把头埋得更低,更沉,仿佛这个世界,一切都在藐视自己,责骂自己。然而,当班主任老师让母亲站起来发言时,我惊呆了。母亲的脸上挂著一窜窜笑容,慢条斯理的讲述著,怎样去面对一次小小的失败,怎样坚强的度过难关。母亲的话语非常朴实,一语完毕,在场所有的父母,同学和老师都热烈的鼓掌,那一刻我终于抬起头,泪流满面,这是怎样的母爱,我有什么理由不抬起头,重新证明自己呢。

我是欠母亲的,准确说是我们家都欠母亲的。奶奶去世的那一年,我刚满十岁,略显懂事。那一年,父亲在外地工作,姑姑远嫁他乡。临终前,奶奶一直由母亲照顾著。直到最后一刻,奶奶依然没能见到自己的儿女,不是不想,实在是当时的环境太差了。姑姑赶回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一见面就跟母亲抱成一团。母亲太不容易了。至今我依然记得奶奶灵柩下葬的那天,按习俗我跟哥哥跪在她后面,送丧的队伍抬着奶奶的灵柩往山上艰难的走着,母亲则带着我和哥哥一直不停的磕头,伴随奶奶到达最后的地方。

母亲的一生都在不停的忙碌著,家里的农活,不管是重还是轻,她总是会不停的做,不停的忙。有时候实在累了就稍微歇一会儿。我知道母亲很累,可她从来都不说累的话,只有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时,我才发现,此时她才会闭着眼睛打个小盹儿。

十九岁那年,我独自来到北方的城市求学,惟独牵挂的还是母亲的身体。每次打电话回去总能听见母亲说家里一切都好不用牵挂的话。可天有不测风云,那年的夏天,母亲因为一次意外,干农活的时候不小心从高处摔了下来导致脊椎骨折,住进了医院。本来就一贫如洗的家显得更加艰难了。上有八十高龄需要照料的爷爷,父亲则必须守在病床前照顾,大哥在外地打工不能回去。也是那一年,我第一次自作主张,做了一个永远也不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见到母亲的那一刻,她依然强忍着疼痛,一脸笑颜!

打工的生涯真的很艰辛,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不容易。初出象牙塔,四面碰壁,心灰意冷。当接通电话的那一刻,我假装在外面什么都好,可母亲还是听出了端倪,我一下子变得吞吐。母亲很平静的说,如果觉得累就回家休息下,没有过不去的坎,家永远都是最温暖的地方。回家短暂休息了十天后,再次来到上海,我选择了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母亲的叮嘱永远刻在了心里,没有过不去的坎。

后来的很长时间,一直都在遭遇着艰难,可我知道不能放弃自己,只因为爱在心中,心中的母爱一直都是前进的导航灯,不管任何时候,如何艰难。

母亲节,再次送上儿子最真挚的祝福:愿您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