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Zita)在过去的三年里,西雅图的学生因为等待黄色校车,而错过了数千小时的课程。西雅图公立学校(SPS)的数据显示,自2016-17学年以来的近5000宗事件中,校车从未出现或迟到超过一个小时。在大约4,600个案例中,校车迟到了15分钟到1个小时。

在过去的几年中,西雅图是全国校车司机最短缺的城市之一。短缺问题在去年秋天达到顶峰,该地区的数百条路线中没有足够的司机。终于过了学年大部份时间后,公立学校与另一家公司签订了补充合同,并为司机加薪,校车才回复一贯的服务。

但根据《西雅图时报》的采访和记录,该地区的交通运输问题比萧条的劳动力更为严重。他们表示,由于时间安排的变化、对延误的沟通不畅以及交通部门在一个城市中运送大约22,000名学生的需求不足而导致危机恶化。家长和校长给地区官员分享了一些令人担忧的情况:有小孩在入黑后才送到地点。

今年有改进吗?打电话给学区交通部门的家长会听到一条录音消息,告诉他们预计在最初的几天会有延误,但是地区官员说情况会变得更好。

First Student提供西雅图370大部分校车。 该区首席运营官弗雷德•波德斯塔(Fred Podesta)说,校巴承包商人员配备齐全。 总监丹尼斯·朱诺(Denise Juneau)说,她把交通工作放在第一位,并致力想出一个完美的交通的计划。该地区计划继续向另一家公司支付高达180万美元的费用用作First Student无法处理的路线。

时间表的变更导致延误恶化

巴士的延迟已不是新鲜事。数据显示,它们至少在三年内一直存在问题,但另一个问题急剧恶化:巴士极度延迟或根本没有出现的事故在两年内增加了833%。

正确地的规划巴士路线不仅仅取决于交通情况。2016年,该学区开始推迟课程时间表,让学生获得更多的睡眠,然而学校在三个不同的时间开始。但父母—特别是有多个孩子在不同学校上课的父母来说—这时间表与工作时间发生冲突,因为最晚的上课时间为早上9点35分。该学区还计划了在上学日增加20分钟的时间让教师准备,这进一步推迟了时间表。

在2017年,SPS缩短了时间表:学校将有两个开始和结束时间。由于时间较短,巴士只能管理一条路线而不会严重拖延下一条路线,这意味着该区的承包商需要更多的司机。

虽然该地区获得了230万美元的拨款,用于为合同成本的预期增加提供资金,但First Student仍在努力招募和留住司机。 成为巴士司机需完成为期一个月的课程,并需要进行体检、培训和背景调查。 First Student官员去年表示,随着司机寻求更多有利可图的工作,申请人经常辍学或离职。一名司机的缺席意味着另一名司机将要行驶多一条路线,即使这意味着要迟到几个小时。

沟通问题失当

在去年秋天危机最严重的时候,许多家长抱怨巴士服务的沟通要么太迟,要么就不存在。该区的后期公交通知系统在上学的第一天就失败了,引发了家长打电话到该区的交通热线。但根据该区要求的2019年1月的审计,该热线无法支持多次等待的电话。

到2018年9月5日上午9点30分,即去年的第一天,运输部门每小时处理173个电话,电子邮件显示,其中71%未被回认。

First Student司机和主管应该在延迟时通过无线电进行通信。但去年秋天地区官员之间的电子邮件显示,First Student向该地区发送了不准确或迟到的信息。在2018年11月的一次事件中,一名司机花了一个上午寻找他的巴士钥匙,但公司却将他标记为「行驶中」。

无论对家长还是校长来说,校车的延误可能会成为一种紧急情况,尤其当学生患有癫痫症,在校车延误时他无法获得救援药物,而学校护士已经离开了。

将来的安排

大城市学校理事会(Council of Great City Schools)2019年的审计报告指出,尽管许多司机都致力于他们的工作,但该部门「缺乏改进的紧迫性」。 根据审计的建议,该部门现有更多的员工致力于客户服务和对First Student的监督。

该区将专注于修复效率低下的路线,并为父母开发公交车跟踪器。总体而言,地区领导层希望减少对First Student的依赖。它计划与其他运输供应商签订五份新合同,包括以儿童为中心的乘车服务HopSkipDrive。该地区还计划修复雪天的程序,在去年的暴风雪期间,许多残疾学生因没有交通工具而无法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