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ie编译)这座曾被称谓「翡翠城」(Emerald City)的西雅图有近500个大大小小的公园。但如果环顾四周,就会发现西雅图的公园系统处于危险之中。自大流行以来,许多城市绿地已被无家可归营地、垃圾、毒品和犯罪活动所占领。现在,该市正面临一场艰苦的战斗╴恢复社区的公园。「这令人心碎,」丹尼公园之友(Friends of Denny Park)的创始人兼主席蒂姆·盖多斯(Tim Gaydos)。

这是一场无家可归者引起的危机,十多年来,该危机一直在我们城市中蔓延开来。

对此,西雅图市长珍妮·杜肯(Jenny Durkan)由清除公园垃圾「着手」。市长杜肯已经提议一项560万美金的预算,用于解决眼下至明年夏天期间西雅图各大公园和公共区域内的垃圾处理及相关维护问题。

上周三的市长办公室讲话中提到,自新冠疫情在全美蔓延以来,西雅图市已经在处理垃圾问题上举步维艰。不仅垃圾量和非法倾倒量都在上升,而且受疫情影响, 清洁人员和志愿者都大量减少,更给此项工作雪上加霜。市长办公室统计称,西雅图公用事业部门(Seattle Public Utilities)在今年7月至9月于公共区域内收集的废弃材料,达921,000磅,比4月至6月的313,000磅,增长了195%。

市长杜肯的计划有待市议会的通过。这项计划将向西雅图2020年剩余的预算上增加120万美金,也将向2021年增加440万美金。这笔资金将用于促进公园、商业和自然区域内垃圾的捡拾和设施维护工作。而市议会成员们也在讨论相似的方案。

市长的这一提议将延续到2021年的7月。在此期间会陆续在8个社区路线内开展每周2次的减少垃圾乱扔和非法倾倒项目,最终扩展到18条路线;陆续在17个无家可归营地发放并回收垃圾袋,最终扩展到34个地点;陆续设置8个处理废旧针头的箱子,最终扩展到18个。

市长办公室同时指出,这一项目也会增加在商业区打扫和清除市区涂鸦工作上的支出,同时也会从多个部门调集人员补足城市清洁维护领域短缺的人手。

市议会近期一直在讨论关于市长于9月提交的2021西雅图财政预算的修正案问题。在杜肯办公室上周一发布的政府部门经济预估里,西雅图2020和2021的政府财政收入会增长5700万美金。她建议将一部分增长的财政收入用于垃圾捡拾和设施维护工作。

杜肯特别提出,她的这一提议也体现了市议会的诉求。市议员塔米·莫拉莱斯(Tammy Morales)曾经提议过扩大垃圾袋发放和回收项目,而议员丹·斯特劳斯(Dan Strauss)也提议过增加商业区域的清理力度等。

不止如此,市长这一提议会在多个层面解决目前在多个公园出现的无家可归者帐篷扩张问题。就在上周,包括乔治敦社区委员会(Georgetown Community Council)在内的多个社区商业组织都已经公开抱怨了公园的帐篷问题,这让很多帐篷居民和拥护者担心市议会可能会在不提供足够帮助的前提下对营地进行强拆。而公共卫生官员们已经警告过,破坏帐篷营地可能导致新冠病毒的传播。

杜肯的项目计划中提到,「这项方案绝不是要强拆无家可归营地。」市议会的无家可归委员会主席 安德鲁·刘易斯(Andrew Lewis)则指出,这项讨论中的服务应该得到广泛的支持。「我去过很多露营地,那里的人们也想要集中投倒垃圾的地方,他们并不想看到垃圾堆积成山。」刘易斯说道。

在丹尼公园的一个无家可归营地里,人们一直都在好好利用设置的垃圾箱,保持了区域的整洁。现在市政府可能会在更多公园里设置垃圾箱,并在公园管理部门中设立「快速反应小组」,借助已有资源,预防废弃营地里的非法倾倒和垃圾堆积问题。

西雅图/金县无家可归协会的主管艾莉森·埃辛格(Alison Eisinger)说道,这里的多数人们都「明白大家住在外面是因为没有其他安全而又稳定的居所。」

「议员们应该权衡好自己的首要任务。」埃辛格指出,并提到她家附近一处公园的卫生间总是「时开时关」(inconsistently open,),很不方便。她补充说到︰「我们没有足够的卫生设施,也没有足够的住所和庇护所。」

杜肯市长说过,她的2021年财政预算会增加几百个短期的庇护所床位。上周,她和市议会达成共识,会在2020年的剩余时间里促进解决城市的无家可归者群的问题,至于明年会具体怎么操作,他们还在讨论。

西雅图市区协会副主席唐·布莱克尼(Don Blakeney)认为市长转移垃圾的方案是迈出了非常好的第一步。「我们的目标是让更多人离开公园,这要通过外展工作和为他们提供更安全的居住环境。」他说到。

另外也有环境服务工作者提出,市政厅还应该投入资金增设更多的移动卫生间和洗手池,毕竟公园里的卫生间在秋冬季节就会关闭。

但据《KOMO》新闻,在西西雅图的交界广场公园(Junction Plaza Park),在今年春天设立了卫生站后,无家可归者、暴力和犯罪活动激增。西西雅图交界协会的执行理事罗拉·拉德福德(Lora Radford)说︰「卫生站对社区和周围企业造成情绪和经济损失。」住在公园附近的居民阿什利·托丁(Ashleigh Totin)表示:「我的几名邻居被人用刀袭击,我亦曾遭到殴打。」

西雅图湖城(Lake City)的阿尔伯特·戴维斯公园(Albert Davis Park)已变得完全无法享用,并被非法活动所取代。家就在公园对面的吉米·高塔(Jimi Hightower)说︰「人们感到沮丧。我们一直在与城市接触,但很多时候,没有人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