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编译)巴拉德市(Ballard)的斯蒂尔理发店(Steele Barber)刚刚才营业数周,某天半夜有几名窃贼闯入这家高档男士沙龙,以「迅速而又富效率地」进行盗窃。店主马修·汉弗莱(Matthew Humphrey)说:「他们从后门进来,用胶带粘住门窗,然后用弹弓把玻璃打碎。六分钟之内,他们来来回回,偷走了价值4,000美元的高级外套,护发产品和一台平板电脑。」

另外一名受《KOMO》新闻访问,称为P先生的快递员指出,就在今年早些时候,停泊在他居住的国会山(Capitol Hill)公寓楼外,价值$1500的Rad Power Bikes(电动自行车)被人偷走。他说:「就在我把电池取出后,返回家中更换另一个电池之际,自行车就没了。那是我用来维持生计的工具。」

汉弗莱和P先生都有资格获得金县刚刚采用,新的类似修复式正义计划(restorative justice program),该计划使用公共资金向受害人赔偿损失,而不是「惩罚」犯罪者。这是一个社区性的惩治替代方案,「强调为受害者提供修复式司法和赔偿」,由金县检察官办公室负责。它协助首次非暴力型的罪犯,以防止其有重罪定罪的负面记录。该计划的其中有一个部分,是向财产犯罪的受害者支付因「财产被侵害」而造成的损失。

金县检察官丹·萨特伯格(Dan Satterberg)说:「我没有寻求其他司法管辖权的想法。我们将制定这一计划。」他的办公室将负责监督该计划。萨特伯格认为,该计划将为犯罪者和受害者提供更好的解决结果。

萨特伯格指出︰「受害者有时可能需要数年才能获得赔偿金,而盗窃者可能会因没有支付赔偿金反复来回法院。目前的情况是,受害者没有得到援助。该项计划有助于帮助受害者的紧急需要,并设有如500美元的上限。」

汉弗莱称,申报保险后,他将要垫付$1000的免赔额。但如果盗窃者被抓后并同意接受惩治计划(进行教育),汉弗莱垫付的钱可用纳税人的资金予以报销。汉弗莱说:「当然,我将非常感激能得到赔偿,但我一直在应否由纳税人买单的逻辑中挣扎着。我希望公共资金可以防止这些盗窃问题的根本原因或更多警务。」

保险赔款后,P先生还需要$500才能买到与被偷那辆相若的自行车,保持他的快递业务。当被问及是否认为受害者补偿计划是一个好主意时,他说:「我不知道我是否做过任何可以帮助受害者的事情,这可能是件好事,但我觉得这也使纳税人也成为受害者。」

「事实是受害者在当前的刑事司法系统中没有拿回他们的赔偿金。这计划立即使受害者恢复。」萨特伯格说。此外,他认为这样可以为纳税人省钱,因为一些潜在的案件中,罪犯由于无法支付赔偿金而经常回到法院,浪费公帑。最终,这可能成为一个由被告支付的循环基金,而这笔钱将用于未来的犯罪受害者。」

金县议会上周批准了受害者恢复计划(victim restoration program),这是金县行政长官道·康斯坦丁(Dow Constantine)9月时公布至少将投入620万美元的「恢复性社区通道」(Restorative Community Pathways program)项目的一部分。从明年开始,受害者赔偿方案的预算定在90,000美元至150,000美元之间。该计划将在2022年初开始实施。

据萨特伯格办公室提供的常见问题解答 (FAQ) 部分,轻罪犯人将有一次机会避免初次判决,因为如果接受该计划,他们根本不会被指控。同时指出,每年将除消数百张逮捕令、搜查令,并且种族失衡将减少。

但对于汉弗莱来说,这是错误的鼓励性计划。「因为它免除了惩罚。这像『免费午餐』。他们得到了他们想偷的东西,而我修理了由市政府报销的窗户。听起来像是错误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