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夏蕙專訪

記者晶晶(左)與黃夏蕙合影

(西雅圖晶晶)黃夏蕙從16歲開始至今,經常活躍於香港娛樂圈和慈善公益活動,香港人稱她夏蕙BB。她是一個很有趣的人,爽直、俠義、敢愛、敢言,她總是出人意表,令人眼前一亮。

2015年,她來西雅圖的時候,我曾經訪問過她。事隔幾年, 2019年5月,她與丈夫「香港賽車之父」潘炳烈爵士來美國旅遊探親,我又怎能錯過跟她見面的機會。

當天,她住在朋友家中,我與雲豹娛樂公司製作人司徒美寶和Louise Mok一起去拜訪她。她雖然長著長長的秀髮,但她還是習慣帶假髮,化好妝,等候我們的到來。當我們要求與她合照之時,她說:「等一下,等我塗一下口紅。」她非常注重儀容,永遠給人一種端莊和大方的獨特氣質。相信愛美的人士也懂得,注重儀容,也是對別人的尊重。

夏蕙姨每年都佩戴不同生肖的頭飾去黃大仙上頭注香。年三十晚在黃大仙廟外等候,她從大約下午三點左右,一直排隊到晚上12點,為的是上頭注香,祈求來年身體健康,帶來好運。然後,她會逛花市,與朋友一起吃宵夜,直至清晨回家。每年她去上頭注香,媒體必定爭相報導,看看她到底有什麼別出心裁的扮相。其實,很多年前,她與鄧碧雲、鳳凰女、司徒關佩英每年一起去上頭注香,不知道是命運的捉弄,又或是命中注定,每一次沒有上頭注香的姐妹,都相繼離開。所以,夏蕙姨必定在年三十晚上頭注香,以保安康。

傳媒稱她為「殯儀之星」,她無奈地說:「到了我這個年紀,身邊的朋友,走的走,病的病,但是我總要面對。」其實人生如浮雲,要珍惜眼前擁有的一切。她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對負面的新聞,一笑置之,始終一如既往。

夏蕙姨生長在一個衣食無憂的家庭,本應該好像其他長者一樣,周遊列國,優哉游哉地生活。可她無論身在何處,仍關心社會時局,看到有些長者悽慘的景況,她積極置力於慈善事業。她成立「夏蕙慈善基金」,該基金得到香港政府的認可,她希望成立一個安老院,基金由政府和私人贊助,目的是幫助長者。目前,她將租一個地方,然後為一些無依無靠的孤寡老人派飯,一個星期一次,大約幾百人,希望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士。她說:「傳媒從當初恨她, 到今天大眾愛她,並稱她為BB。」80多歲的她,廣告仍然源源不絕。例如:GoGoVan裡諧趣的廣告造型。而她扮演美人魚的廣告,裡面提及,不希望香港政府推行「明日大嶼」填海工程,她化身為美人魚,守護香港海洋這個家。

夏蕙姨一生有兩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她愛得轟烈,愛得專一。一位是前任丈夫已故胡百全(CBE, JP);另一位是潘炳烈爵士。夏蕙姨是一個闊達的人,她覺得做人要「捨得」,她一生人「捨」去了金錢、時間和精神,卻「得」到健康和朋友。以富達、寬容和平常的心面對人生。凡事有捨、才有得。訪問之後,她卻不肯讓我們離開,一定要我們一起吃飯。她是我們的長輩,可她與我們卻沒有代溝。晚飯後,我們跟她道別,她與潘先生又向下一站候斯頓出發。我們希望他們永遠快樂,身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