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译)在华盛顿州、伊利诺伊州、新泽西州和其他地方的多间疗养院,都迅速爆发了令人震惊的新冠病。揭露该行业长期存在的问题,包括长期依靠低薪医护助理人员而他们又负担不起病假(他们很多都是时薪兼职没健保)。

这明显从美国新冠病毒爆发中最致命的一个点,位于西雅图郊区柯克兰(Kirkland)的生命护理中心(Life Care Center)正在面对的问题。联邦调查人员于24日发表报告,到目前为止,从疫情爆发以来近百人感染及已造成35人死亡的三个严重不合规领域:该护理中心未能快速识别和管理患病院友;没有通知华盛顿州卫生部有关院友对呼吸道感染的速度增长;因主诊医生生病缺席的情况下没有后备方案。完整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但这些不合规领域都围绕着︰人手不足和工作人员不够专业。

除了柯克兰的生命护理中心外,全国各地的长期护理机构至少还有几十人死亡,数百人感染。其中芝加哥郊区威洛布鲁克(Willowbrook)的Chateau护理和康复中心爆发了46例碓诊;新泽西州至少两个护老机构中有5例死亡,其中包括一名Montclair养老院的管理员;阿肯色州小石城(Little Rock)的Briarwood疗养院已有41例确诊;俄亥俄州特洛伊(Troy)的Koester Pavilion疗养院有17人确诊,1死亡个案,还有二十多人出现症状。

哈佛医学院教授戴维·格拉博夫斯基(David Grabowski)曾研究过疗养院的人手编制问题,他说:「疗养院本来总是原爆点(Ground Zero),但鉴于我们已经存在巨大的医护人员短缺,这一情况将被放大。对于如今的疗养院来说,这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糟糕。」他说,最令人不安的是,美国75%的疗养院没有达到联邦建议的最低人员配置数量标准,而且许多都没有从事该行业的经验。五分之四的疗养院雇用时薪员工,而且大多数只付最低工资。很多员工被训练至熟悉正确的护理程序后,鉴于考虑到低工资问题,往往会转换至零售或餐饮行业。

专家们说,冠状病毒危机只会加剧该国15,000个长期护理机构的人员配备问题,因为「封城」和学校停课使许多这样的员工别无选择,只能留在家里照顾孩子。芝加哥律师史蒂文·莱文(Steven Levin)曾就疗养院的做法提起诉讼。他说︰「我们有最弱势的人群(只的是需要照顾的老人)在处于这种情况︰疗养院人手不足,没有得到足够的培训且离职率高,因此无法做他们必须做的事情(照顾院友)。这让我感到非常可怕。」

来自田纳西州莱巴嫩( Lebanon)的注册护士助理雪莉·佩里(Sherry Perry)一直在面对新冠病毒危机,并认为她的雇主已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来防止感染,例如每天多次清洁扶手。并认为她的雇主已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来防止感染,例如每天多次清洁扶手。但是她知道人员短缺对她的生活造成的影响,如她通常要负责13名院友的护理、协助院友身体清洁、翻身、协助进食等。佩里说︰「这具有挑战性。我们在病人身上花的时间不多于我们应该需要的时间。」在工作34年后,佩里每小时只获得17美元。刚她指开始入职的人每小时只有10或11美元。「他们工作很辛苦但工资不足,而他们不被重视。」 

除了人手不足﹐同时,疗养院一直与控制感染工作「搏斗」中。根据Kaiser Health News对检查报告的分析,在过去的四年中,美国有近10,000家疗养院,几乎占总数的三分之二,至少一项感染控制措施上不达标。某些控制措施「瑕疵」(deficiencies)似乎相对较小,例如记录保存不完整。其他较为严重,例如工作人员在帮助院友戴上尿布之前不洗手、在脚上留下疮口及暴露在肮脏的地板上。

甚至在政府对整体质量评价很高的疗养院中,失误也很普遍。十个排名最高的疗养院中有四个因感染问题而被获传票。在评分最低的疗养院中(只有一颗星),十个有八个被获传票。芝加哥的Chateau护理和康复中心,在本周爆发时获得了两星级的联邦总体评价,在2018年的检查中发现它在基本护理方面存在很大差距。在几个小时的时间内,三名工作人员清理院友的臀部,不仅事后没有洗手,他们甚至在走进大厅、更换床单或帮助院友穿上尿布和衣服之前都没有摘下肮脏的手套。两名亲属告诉调查人员,附近有一位院友躺在床单上,床单上沾满了直肠管漏出的污渍,这是一个经常出现的问题,因为工作人员的检查不足。

医疗保险倡导中心(the Center for Medicare Advocacy)高级政策律师托比·爱德曼(Toby Edelman)认为,这所有草率行为的原因之一:绝大多数护理不足之处都没有被罚款。她说:「这场疫情显示出的一件事是,执法系统对不能满足护理标准的机构过于宽容。」

疫情爆发前几个月,特朗普政府提议在关键领域进一步放宽政策:阻止感染。政府表示计划改变规则,要求疗养院拥有一名「至少兼职」(at least part-time)感染控制专家,让其有「足够」(sufficient)的工作时间,引起行业评论家和监管机构的抗议,认为这种变化留下了太多的回旋余地。负责监督长期护理机构的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The Center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表示,进行更改是为了表明感染控制专家不必局限于兼职,但这是在审查公众反馈,以决定下一步行动。

尽管获得了五星级的评价,但去年四月柯克兰生命护理中心被华州检查员发现,在两次流感爆发后,感染控制方面存在不足,影响了17名居民和工作人员。后续检查发现它已纠正了问题。疫情爆发前几天,几位亲属和朋友去探望了生命护理中心的院友,他们告诉美联社,告诉美联社,他们没有发现任何特殊预防措施,也没有人被问到自己的健康状况、或者是否曾访问过中国或其他受该疫情影响的国家。他们说访客像往常一样进来,有时没有登记。该中心员工最近才开始戴上口罩。此外有活动按计划进行,包括2月26日举行的狂欢节聚会,数十名院友、访客和工作人员参加了聚会。

尽管联邦和州卫生当局尚未将柯克兰疫情和其他23个疗养院的感染与任何一名员工联系在一起,他们发现该地区的疗养院很脆弱,因为有工作人员在有症状下工作、有些在多个机构工作、有时员工甚至不了解或不遵循有关保护眼睛的建议或在与病人密切接触时要加倍小心的建议。

「他们需要钱。 他们没有有薪病假。他们不意识他们的症状。他们否认他们的症状。」西雅图和金县公共卫生官员杰夫·杜钦(Jeff Duchin)博士对记者说。该行业组织美国卫生保健协会首席医学官大卫·吉福德(David Gifford)博士说,这些问题不能突然得到解决,而且疗养院的疫情反映出该病毒的性质,可以由无症状患者传播,而不是潜在的人手不足问题。他说︰「任何危机都掩盖了已经存在一段时间的系统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