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us Spiske

(HK01)商人出身、与华尔街关系密切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急欲恢复经济运作之心,路人皆见。然其公开表示或于5月重开经济后,多名州长即群起反之,甚至自组联盟,自决防疫措施何时松绑。此种州长凌驾总统之现象涉及美国联邦制度,或许为其特有,但此出「叛舰喋血记」折射出的道理,对于大平洋彼岸之香港还是不无启示。

特朗普近日在社交平台提及《叛舰喋血记》(Mutiny on the Bounty),「一出刺激又振奋的精彩旧电影,尤其当叛舰者迫切需要舰长时」。此出电影重拍多次,讲述1789年英国皇家海军的叛变事件,1962年马龙白兰度主演的一次更获奥斯卡七项提名。特朗普此际用意溢于言表:叛舰者,州长也;舰长,特朗普本人。

东西岸州份各结盟

继3月底夸下海口欲在复活节前让美国社会复工,特朗普近日又再表示其有权下令经济恢复运作,更谓有望在5月1日前实现。当美国单日录得破记录的逾2,200宗死亡病例时,可想而知,多名州长自是反对在疫情未受控下冒险行事。在这场疫症中与特朗普针锋相对的民主党籍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Cuomo)扬言,如果认为情况未许可,即使总统下命令,他也会违旨。

纽约州联同附近的新泽西、康涅狄格、宾夕法尼亚、罗德岛、特拉华五州宣布结盟,共商何时及如何恢复经济运作,麻省其后加入成为第七州。至于在西岸,沿太平洋海岸线的加州、俄勒冈及华盛顿三州同样已合作起来。一时之间,总统特朗普有如无兵司令,东西两岸各自运作。

特朗普周一(4月13日)在记者会上强调,「当一个人在任美国总统时,其权力是全面的。联邦政府拥有绝对权力。」副总统彭斯亦谓,「必须清楚,历来美国总统在国家紧急状态时的权力毋容疑置都是全面的。」但其实不用科莫提他「我们有的是宪法,没有国王,总统没有全面权力」,特朗普也不会不知道真相。正如他在4月2日论及医护装备时,也曾表明联邦政府只是支援角色,便说明了州政府才是这场「疫战」的最前线。

未授之权由各州保留

就算特朗普不谙美国政制,曾任州长及众议员之彭斯,肯定也相当清楚总统的紧急状态权力也非无远弗届。按《美国宪法(第十修正案)》,「宪法未授予合众国、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权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美国立国之时对联邦政府信任有限,故其联邦主义下,若无明文赋予总统如此权力,即为各州所保有。在这场「疫战」中,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也曾指出「由最接近民众的政府决策」是保障人民自由的安排。无怪乎党友如参议员保罗(Rand Paul)、共和党众议员切尼(Liz Cheney)也纷纷表态,说联邦政府不享有「绝对权力」、「未授之权由各州及其人民享有」。

虽然没有制度需要一成不变,但在此场疫症中特朗普指挥不了大局,与其说是联邦制度使然,倒不如说是其个人没有领导力及公信力。一方面,特朗普初时低估疫情、现在心急重开市场,甚至予人不尊重领导抗疫的传染病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之感,均令其失去公信力。另一方面,特朗普早前多次偏帮红色州份,令这场疫症或多或少陷入美国红蓝二分之政治泥沼。首起结盟之东岸六州及西岸三州,州长皆为民主党人,某程度上便反映出蓝色州份对特朗普何等不信任。

少指令、多说服

美国奉行联邦主义,但若特朗普早便务实防疫,如动用《国防生产法》生产足够医护装备等,亦未必如今日般只作无兵司令。即使在当前制度,他的确没有权力凌驾州政府、强制解除封城等,但若能展示总统风范、赢得社会认同,凭着国家危机中的聚旗效应,联邦政府之总统一样可以大有作为。正如小布殊政府的法律顾问柳约翰(John Yoo)公开撰文曰,「我们独特的联邦制度不代表特朗普没有权力,带美国走出前所未有之经济收缩。但他要少些依赖指令,多些说服别人。」诚然,政治领袖需要权力,但同样,甚至更需要说服力。若只靠强制权力才能上行下效,事情焉能顺利?不论美国总统、香港特首或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如何取信于人、以才德而非以力服众,或许是从政者最需学习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