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纽约时报》,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Smithfield Foods)是第一家在4月发出警告的公司,称新冠疫情正使美国「在我们肉类供应方面处于危险的边缘」。泰森食品(Tyson Foods)公司也敲响警钟,称多家工厂由于疫情暴发而关闭,国内供应链「将有数百万磅的肉消失」。可是,同月,史密斯菲尔德向中国出口了9170吨猪肉,这是该公司过去三年,向中国出口量最高的一个月。泰森向中国出口了1289吨猪肉,为2017年1月以来的最高。

该数据由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公司(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供应链研究部门磐聚网(Panjiva)和美国农业部收集。为了在疫情期间维持工厂的运转,肉品产业鼓吹其在美国民生中的重要供给作用,而这样的数据可能会使其尴尬。尽管一些肉类公司称其大部分出口猪肉是在疫情暴发前生产的,但即使是以前加工的肉品,也本可以在4月和5月上架。

由于上千工人确诊,数十人死亡,多个州的屠宰场关闭,该行业公开游说特朗普政府干预州和地方官员,否则将面临美国食品店中肉类严重短缺的危险。一些零售商的确限制了顾客购买肉类的数量,就连快餐连锁店温迪(Wendy’s)一度出现汉堡供应短缺。但是肉类加工厂,包括中国最大的猪肉生产商在2013年收购的史密斯菲尔德——至少并未公开强调,保持工厂营运,也将保护他们向一个国家出口的长期投资,这些出口对他们的增长至关重要。

分析人士说,肉类短缺现象已经缓解,大多数工厂已经重新启动,尽管许多工厂仍以较低的速度运转。随着一些肉类公司继续对其工人进行检测,阳性病例仍然在出现。据追踪疫情的食品与环境报导网路(Food & Environment Reporting Network)称,到目前为止,有25523名包装肉类的工人的检测结果呈阳性,89人死亡。

「肉类公司说的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消费者和环境监督组织「食品与水观察」(Food and Water Watch)的资深说客托尼·科尔博(Tony Corbo)说。「并不是没有足够的供应。而是供应被送到国外了。」

但该行业坚持其关于短缺和需要保持工厂运转的警告。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只要我们国家的粮食工厂继续运转,我们就不仅有足够的肉来养活美国人,而且还能养活世界。」史密斯菲尔德公司说,4月出口的肉「实际上是新冠疫情在美爆发前的几个月订购和加工的」。该公司补充说,「出口的大部分产品是国内消费者没有太多兴趣或完全不感兴趣的」,例如猪脚、猪鼻和猪尾巴,而且出口随着疫情期间生产速度下降而下降。

泰森公司说,自十月以来,对中国的猪肉出口约占其总产量的3%。该公司还说:「近几个月来,我们优先考虑向美国国内肉类市场供应。并且,对于国内消费者食用的猪肉产品,我们主动减少出口量以满足美国的需求。」

大流行之前,美国的猪肉行业一直在大规模扩张。联邦政府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中西部地区新建的大型屠宰场使猪肉产量增长了12%。农民们也扩大了畜群,甚至投资建造巨大的工厂进行猪肉加工。2017年,一家由中西部五家大型生猪养殖场组成的企业耗资3.35亿美元,在爱荷华州苏城建造了一座占地近100万平方英尺的猪肉加工厂,开始每年加工300万头猪。一年后,这家名为「海岸胜利」(Seaboard Triumph)的公司增加了第二个班次,使年产量翻了一番,达到600万头。为了给工厂配备足够的员工,「海岸胜利」的招工范围远至西太平洋岛国密克罗尼西亚(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

这些增长是在美国猪肉消费自1980年代初以来一直保持相对平稳的情况下发生的。中国的猪肉消费量占世界的一半,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美国肉制品公司的巨大机遇。「我们说的是去年和前年创纪录的猪肉产量,」阿彻金融服务公司(Archer Financial Services)的畜牧业分析师丹尼斯·史密斯(Dennis Smith)说。「生产商需要出口。」中国的猪肉供应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直到2018年非洲猪瘟破坏其猪只数量后发生了改变。中美贸易战减缓了猪肉出口。但到了今年年初,许多关税已经降低,美国猪肉行业在出口方面所投入的巨大赌注,「现在看起来非常明智,」史密斯说。运往中国的猪肉往往利润更加丰厚。在某些情况下,中国买家会进口大量屠体猪肉,这样加工所需的劳动力更少,从而给肉类加工厂带来更高的利润。

中国也开始影响美国猪的饲养方式。最近,泰森等大型生产商表示,他们将不再对猪只加喂莱克多巴胺(Ractopamine),这是一种饲料添加剂,能让猪在进食较少谷物的情况下增加肌肉。美国的大多数猪都被饲喂这种药物,但中国禁止使用它。

根据美国肉类出口联合会(U.S. Meat Export Federation)的数据,猪肉生产商通常将25%到27%的肉类出口到海外。但在今年前四个月,受中国需求的推动,这一数字跃升至32%。上周,农业部报告称,4月份对中国出口的猪肉总额,达到了该机构20年前开始跟踪该数据以来的最高月度水平。猪肉出口总量较去年4月增长了22%,达到29.1万吨,尽管比今年3月有所下降。

虽然肉类公司强调,出口到中国的猪包括猪蹄、尾巴和大多数美国人不吃的其他部位,但4月份的出口中,约有40%是整猪屠体。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数字可能更大。众所周知,肉类加工厂总是遮遮掩掩,目前还不清楚全国有多少工厂是专门用来生产销往中国的猪屠体。政府公布的出口数据也不完整。在肉类行业高管发出短缺警告后,食品与水观察组织的科尔博提交了公开记录请求,要求农业部提供所有「出口证明」的清单,其中详细列出每家公司的肉类出口情况。他说,联邦机构拒绝在未经公司许可的情况下透露每批产品中所含肉类的数量和种类。

史密斯菲尔德多年来一直对自己与中国的关系很敏感。该公司在其网站上指出,公司由一家实体拥有,其股票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交易,其高层管理人员均为美国人。去年11月底,《路透社》报导称,成立于维吉尼亚州史密斯菲尔德的猪肉加工厂正在调整生产,以满足中国的需求。工人们描述了他们将重点从美国产品转移到屠宰及切割猪屠体、然后运往中国上。

4月下旬,总统特朗普宣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让肉品加工厂继续运营。几天后,史密斯菲尔德发布了一份新闻稿,表示将对其维吉尼亚州的工厂「立即开始进行设备更新」。该公司表示,这家工厂将专门为美国消费者加工猪肉。史密斯菲尔德在声明中表示,对工厂进行改造是为了满足美国消费者「对新鲜猪肉、培根和公司招牌『正宗史密斯菲尔德火腿』的需求。」

但此举可能还有其他因素。「我认为,他们已经意识到,出口问题可能会恶化为公关问题,」家畜行业分析师史密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