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编译)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和来自48个州和地区的总检察长联盟周三分别对脸书提起了两项反托拉斯诉讼。该诉讼针对Facebook(脸书)的两项重大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该两家被认为是脸书的重要资产,在寻求针对所谓的反竞争行为的补救措施,这可能会导致要求脸书出售这两个应用程式。截至周三收盘,脸书股价下跌近2%。

脸书的总顾问詹妮弗·纽斯特德(Jennifer Newstead)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是历史修正主义。反托拉斯法的存在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和促进创新,而不是惩罚成功的企业。Instagram和WhatsApp之所以成为当今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式之一,是因为脸书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资金以及多年的创新和专业知识,为数十亿用户开发新功能和更好的体验。在本案中,委员会在其长达53页的投诉中未提及的最重要事实是,它在多年前就已完成了这些收购。现在却想要重新审查,等于向美国企业发出了令人畏惧的警告,即任何出售都不是最终定案。人们和小企业之所以选择使用脸书的免费服务和广告,是因为他们必须使用,因为我们的应用程式和服务为其带来了最大的价值。我们将全力捍卫人们继续做出这些选择的能力。」

脸书随后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阐述了其对投诉的反对。

FTC诉讼

FTC声称,脸书采取了系统性的策略,来消除对其垄断地位的威胁,包括分别在2012年和2014年获FTC批准后,以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和以190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

但现在,该投诉称,脸书在美国个人社交网络市场上拥有垄断权。

该机构表示,作为诉讼的一部分,FTC将寻求永久禁令,这可能导致脸书出售Instagram和WhatsApp。此外,FTC将寻求禁止脸书对第三方软件开发商施加反竞争条件。FTC在诉讼中表示:「自从击败早期的竞争对手Myspace并获得垄断权以来,脸书便开始通过反竞争手段进行防御。在确认了Instagram和WhatsApp这两个对其主导地位构成重大竞争威胁后,脸书采取了行动,通过收购这两家公司来遏制这些威胁。这反映了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08年电子邮件中表达的观点,即『收购比竞争更好』。」

FTC的诉讼还指出,脸书试图收购竞争对手Twitter和Snapchat,但并没有成功。「在Twitter拒绝了脸书于2008年11月提出的收购要约时,扎克伯格先生写道:『我期待有更多的时间让我们有秩序地收购产品,而不必担心竞争对手的增长。』」FTC诉讼道出。

FTC诉讼的部分修订内容指出,脸书的主应用已经失去了用户,而Instagram的参与度却在增加。该诉讼写道:「通过控制Instagram,脸书试图阻止Instagram『蚕食』脸书用户,这确认了独立的Instagram将对脸书的个人社交网络垄断构成重大威胁。」FTC在诉讼的另一部分内容中指出:「脸书将WhatsApp限制在提供移动通讯服务上,而不是让其成为有竞争性的个人社交网络提供商,并且限制了WhatsApp在美国的推广。」

FTC选择将案件提交联邦法院,而不是由内部行政法律法官审理。 FTC在投诉中解释说,此决定是由于「有理由相信被告脸书违反或将要违反联邦贸易委员会执行的法律规定」,也适当可作《联邦贸易委员会法》(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Act)中永久禁令的案例。

各州诉讼

在各州和和FTC在调查脸书的过程中进行合作的同时,由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蒂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领导的各州联盟选择了单独提起诉讼。詹姆斯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尽管各州与联邦贸易委员会实质性地保持一致,但在诉讼中可能会存在差异。」她明确表示,各州是「法律的独立执行者」。

起诉脸书的各州总检察长联盟比最初加入司法部起诉Google的联盟要广泛得多。11名共和党州检察长也加入了司法部的诉讼。其他州正在继续调查Google,并可能提出自己的指控,也有可能与美国司法部一起诉讼。起诉脸书的也包括民主党州,如脸书「娘家」加州。

美国各州的指控称,脸书在美国个人社交网络市场拥有垄断权,类似于FTC的诉讼。该诉讼称,脸书通过「采取不买即埋的策略,阻碍竞争并损害用户和广告商的利益」,来非法维持了这一垄断地位。这表明脸书担心该公司在重要的新领域中落后,新兴公司正在建设与脸书竞争的网络,并且可能「极有可能大破坏该公司的主导地位」。

各州声称,脸书保持Instagram和WhatsApp作为独立品牌运行,是为了「以填补空白,因此它们不会被其他有可能削弱脸书主导地位的应用程式所取代。」各州也指,脸书在收购战略之上使用排他性策略来识别竞争威胁,其方式是「所在运营的市场中阻碍了创新、投资以及竞争力,并且它将继续这样做」。起诉称,在脸书开始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之前,其目的是压制竞争、剥夺竞争对手有价值的服务。

该诉讼重点关注脸书收集数据在维持其垄断权方面所发挥的作用。起诉书描述了脸书所谓的垄断权如何赋予它创造「广泛的自由度」,以便它可以收集和使用用户的信息。各州声称,脸书可以根据用户数据来实现自己的商业利益,因为用户即使愿意使用其他公司的做法也没有选择余地。由于脸书具有有关用户的详细数据,因此它能够建立其他平台根本无法提供的高度定制的体验。最重要的是,用户首先要投入沉没成本(sunk cost),而脸书从其庞大的用户群中带来的巨大网络效应,阻止了用户寻找替代品。

詹姆斯说,该州诉讼发出了一条重要的信息:「任何扼杀竞争、伤害小企业、减少创新和创造力、削减隐私保护的行为,都将由我们办公室的全面打击。」

各州要求法院采取各种补救措施,包括阻止脸书在未事先通知原告州的情况下进行价值超过1000万美元的收购,认为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违反《克莱顿法案》(Clayton Act),并施加其他条件以防止未来的违规行为,其中可能包括出售该两个应用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