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瓦诺在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面前进行听证回答。(AP PHOTO/ALEX BRANDON)

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Brett Kavanaugh)9月4日在提名听证会上表示,若获任命许可,将成为「高院九人小组的团队合作成员」,允诺成为「支持法律」的法官,不会依据个人观点裁决案件。

在妻女陪伴下出席听证会的卡瓦诺说:「一位好法官必须担任仲裁,成为不偏颇诉讼或政策的中立且公正裁决者。我不是一位挺原告或被告的法官,我不是亲检方或亲辩方的法官。我会致力成为九人团队的一员。」

53岁的卡瓦诺曾任华府巡回上诉法院法官12年,卡瓦诺的保守观点可从他去年判例查见端倪。他曾否决一名遭联邦拘留的移民青少女堕胎,此外,卡瓦诺在1990年代与调查比尔‧柯林顿总统性丑闻案的特别检察官史达(Kenneth Starr)共同执笔最终调查报告,成为弹劾柯林顿的法律根基。

参院司法委员会对卡瓦诺的提名听证问答议程5日进行,本月稍晚投票,若一切如共和党计画,卡瓦诺将于10月1日履职。

 

国会任命听证 卡瓦诺:大法官应独立 不为政治服务

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听证第一天插曲不断,听证开场,卡瓦诺数度提到大法官甘迺迪毕生对「自由」的信仰,是他的导师和典范。卡瓦诺说,最高法院是三权分立的最后防线,也是宪法所保障权利与自由的最后防线,不应为政治服务。

卡瓦诺任命听证首日,民主党参议员以未能取得卡瓦诺任职白宫时的资料,提出「中止」及「延迟」的动议,但皆遭共和党主席葛拉斯理(Chuck Grassley)以不符合程序拒绝。

民主党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加州)、布克(Cory Booker, 新泽西州)、布鲁门索(Richard Blumenthal,康州)与贺锦丽(Kamala Harris,加州)皆表示,大法官这个影响美国未来最重要职位的听证会,在未能详阅审核卡瓦诺相关文件前,听证会无需赶着举行。

葛拉斯理说,卡瓦诺服务法界数十年,提供给参议员的数百万页公开资料,已能充分反映他的法律立场。

「美国民众有理由担心你。」伊利诺州参议员德宾(Dick Durbin)眼睛直视、手指著卡瓦诺说,因为总统提名、力挺的阁员,如今多名被革职或去职,而最近总统对司法部部长塞辛斯的持续贬抑就是一个例子。「在35个月里服务小布希政府,你在同性婚姻、堕胎……的立场如何影响总统,那是个黑洞。」德宾说。

面对民主党不友善的评论,共和党参院党鞭孔宁(John Cornyn,德州)向卡瓦诺说,不是你的反对者不了解你,而是他们太了解你,而且已经预设立场。

听证会两党口水角力,旁听席上也叫嚣时起,国会山庄警方逮捕了70名示威者,其中有61人因干扰听证被强制带离哈特参议院大楼的会场,会场内外反对卡瓦诺出任大法官的团体,包括支持妇女堕胎权和反对废止欧记健保人士。

 

卡瓦诺自称生于「谋杀之都」邻居群起推翻其说法

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任命听证会5日进入第二天,除了他的法律立场和论点,他的出身、家人、教育及打工经验也一一曝光。5日在提到枪枝管制立场时,他说自己不是活在泡沫中,而「成长于枪枝暴力和毒品充斥的城市」,那个城市有「谋杀之都」之称。

这个发言引来大华府人在网上的负面评论,批评卡瓦诺根本没机会经历大华府另一头的暴力。他住的是城市西郊蒙郡贝赛斯达林木苍郁、治安良好的高级住宅区。根据人口普查局资料,蒙郡贝赛斯达房屋中值是85万8000元,6万多的居民中,82%为白人。

卡瓦诺父亲是香水及化妆水公司总裁,母亲是马州检察官。身为家中独子,卡瓦诺就读私立贵族学校乔治城预校。除了就读耶鲁大学、耶鲁法学院及毕业后短暂任职联邦第三上诉法院,他之后的职业都不出华府法政圈。

 

「强调无人能高于法律」卡瓦诺回避假设性问题

在第2天长达12时、有时紧绷的任命听证会中,参议员就特朗普政府未公布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任职美国前总统小布希时代的文件、枪枝立法、通俄门调查、以及是否能迫使现任总统接受传唤,拷问卡瓦诺。

对于总统是否能凌驾于法律之上(Above the law),卡瓦诺说,「在美国宪法系统下,无人能高于法律,包括行政部门。」

但针对民主党籍参议员范士丹的提问,「大法官是否可以要求被调查的现任总统回应传讯?」,卡瓦诺以「我不回答假设性问题」作答。

  • 效忠宪法而不是效忠总统

而对于任命如获通过,是否效忠特朗普的问题,卡瓦诺表示「我效忠宪法」。

任命听证会第二天,参院司法委员会着重考验被提名者对敏感议题,如枪枝管制、堕胎权的立场,但并未触及广大民众关切的「可负担健保法」或近来被频频挑战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针对最高法院使妇女堕胎合法化的「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卡瓦诺说,他认为这已是既定法律(a settled law),他将以45年前的「罗诉韦德案」和1992年支持限制部分堕胎权的「家庭计画组织诉凯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两判例,作为主要审案依归。

对于攻击性枪枝与枪枝暴力的看法,卡瓦诺说,他生长在曾有「谋杀之都」之称的华府,熟知枪枝暴力对人民的重大影响,但涉及枪枝的法律他以首都宪法第二修正案和判例为准则。

  • 非公民也受宪法平等保障

卡瓦诺在第二天的听证会多次强调他主张的「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即使是非美国公民也应受到宪法的平等保障。

卡瓦诺表示,大法官最重要的特质应是「独立」,不合时宜的判例应被检讨,而前例被推翻也有例可循。

和听证会首日一样,5日的听证会进行的第一个小时,仍因不断受到示威者干扰而数度中断。

 

共和党没反对迹象 卡瓦诺可望通过参院认可

大法官人选卡瓦诺在参院司法委员会的四天激烈的公听会7日结束,目前没有任何共和党国会议员打算反对。虽然民主党人竭力攻击,可是他表现稳健,可望顺利通过参院认可。

参院司法委员会可能在本月20日进行认可表决,然后在下一周进行全体院会表决。

共和党在参院虽只有51-49席多数,可是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有任何共和党议员打算对卡瓦诺投反对票,因此即使民主党全体反对,他仍可望通过认可。

在接受质询过程,他一直保持和善态度,以此化解民主党人最猛烈的攻击。拒绝对可能告到高院的堕胎和拥枪权等争议激烈问题表达个人观点,只引用高院的判例。

谈到特朗普他小心应对,拒绝卷入政治争议,避谈总统能否赦免自己、总统是否必须接受传票。